● 温情四溢

    片刻后,外科主任终于反应过来。瘦长的脸上出现了一抹不好意思的红晕。蹙着眉头,瞥了一眼弥留之际的陆玥,又转眸瞥了眼挂在墙壁上的倒计时钟。

    反正也是最后的时刻了,细菌感染不感染也都是浮云了。

    更何况是领导提出要格外关注的科里的海龟,世界上新生的“外科一把刀”,不得不卖他个面子,外科主任破例点了点头。

    戴好口罩,换上了淡青色的无菌服,全副武装武装。多年来的潜心研究,让他知道,一个重症病人被细菌感染是多么严重的失态。

    更何况,里面躺着的那只是他的青梅。看过他穿开裆裤的娃纸。

    在温哲进房之前,闵颜蕾安抚一样地握住了他的手。

    温哲眼帘轻抬,对她勉力一牵嘴角。他明白她的意思,他有分寸的。只是,再也分寸也抵不住阳两别。

    望着那张面孔上血色尽褪的苍白,温哲觉得自己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他是医生,在国外实习的时候,生离死别天人永隔见得多了。但真正轮到自己的时候,他才感觉到与旁观者的那种微不足道的惋惜比起来,当事人的腔所要承受的苦痛远比旁人要多得多得多。

    心电图机、起搏器、输液泵、麻醉机……

    越过一排排冰冷的医疗器械,温哲的目光柔柔地落到了病那人的上。

    陆玥静静地躺在病上,鼻子里插着插管,手背上扎着吊针,额头上还包扎着雪白的绷带。

    走到病边,轻轻握住陆玥沾染着血迹的手。隔着橡胶手感受着陆玥生存气息一点点的消亡,却是束手无策。

    陆玥觉得眼皮越来越重……

    “喂,你给我把眼睛睁开!”

    是谁,这么惨无人道。困啊……等我醒来再收拾你。先让我睡……睡一会……

    呵,好像是温哲啊。那小子的声音还是像小孩子一样清朗,我又不会死。陆玥突然有些舍不得这里,舍不得这里的锦衣玉食,舍不得这里的众多美男……

    体已经无法对外界做出反应了,可意识还是有的,虽然很模糊,但还是感觉到有人轻轻抚了抚她的额头,烙下温柔的一吻。

    温湿的亲吻让她顿时精神一振,意识也跟着清醒了几分。想睁开眼睛看一下,可是已无那份力气。

    陆玥轻轻嗅了嗅,并未闻到温哲上专属的香气。

    陆玥此刻全上下酸痛难忍,想喊,却又无法开口,痛苦极了,眼泪悄然间从眼角滑落,终是昏厥了过去。

    睡梦中,陆玥能够感觉到,有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拂过她的面颊,虽然那种感觉很模糊,可那份温柔还是让陆玥眷恋不已。不喃喃出口:“妈妈,我好难受……”

    脸上的手微顿了一下,又覆在她的额前。“不难受了,不难受了。睡醒就好了……”声音里充满怜悯。

    一灯如豆,映得室内无限温暖。

    “渴,好渴……”陆玥从梦中悠悠转醒,口干舌燥,喉咙中更像有火在烧。梦中,陆玥看见了妈妈正一脸慈祥的坐在边,抓着她的手,心中的委屈顿时化作了绵绵不绝的泪水释放出来。

    有个声音一直在耳边轻念着:“不哭,不哭了。”温柔的感觉,将陆玥从梦中唤醒。

    陆玥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窗前一抹青影。视线渐渐清晰起来,她却用力地闭上眼睛,又缓缓睁开。“温…温哲……”陆玥声音沙哑,她不能确定是不是在做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轻轻开口,唤出声,怕打碎这场幸福而又有些虚幻的梦境。

    在命运交关的时候,有人陪伴,真好。

    温哲淡淡冲她一笑:“醒了?”伸手覆上她额头,“恩,烧总算是退了。”接着用手背抚了抚陆玥泛红的脸颊。

    温哲拿过矮桌上的茶杯,拿起一根棉签,小心翼翼的涂抹着陆玥的苍白龟裂的嘴唇,柔声说:“不急,我慢慢帮你涂。”

    陆玥的头一直晕乎乎的,知道微凉的水流进咽喉才唤醒她的意志。抬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温哲,委屈之心刹那间,通通涌了出来。眼泪像绝提的洪水一样,夺眶而出。泪珠点点落在温哲雪白的衬衫上。

    见她流泪,温哲心里一紧,一时间慌了神,忙柔声哄她:“不哭了,不哭了。小玥,我在这里,不哭了,好吗?”

    这句话一出口,两人都停下了动作,愣在那里。

    四目近距离对视着,温哲心跳的频率也被打乱了,不想让她伤心,不想看她哭泣,一句久违的“小玥”自然而然地喊出了口。低头看见睫毛上海挂着泪珠,双眼迷蒙的看着自己,微叹了一口气,俯轻轻的拥住满管子的陆玥,动作轻柔。

    “小玥,不哭,我一直在这里……”

    “温哲,温哲。”陆玥贴着温哲的脸蛋,感受着他温的体温,用力吸着温哲上特有的味道,泪水又一次哗哗落下。女人果然是水做的,不知道为什么,车祸之后,陆玥的眼泪变得越来越多。想到自己因为车祸所受的鸟伤,索就趴在温哲怀里大哭起来。

    温哲低头默默地看着陆玥,用手轻轻抚着她的背,照她这么哭下去,非岔了气不可。

    哭了不知多久,陆玥觉得心一下舒畅多了。头从温哲的口稍抬起一点,看到被自己眼泪打湿的温哲的脸庞,一脸不好意思的瞅着温哲。“对不起,我把你的衣服弄湿了……”声音还有些哽咽。

    温哲摸了摸湿透的脸蛋,又看了看脸红红,眼睛也红红的陆玥,伸出手将她睫毛上残留的泪珠擦掉。

    端着药碗的闵颜蕾走了进来,看到躺在上的陆玥,冲她笑了笑,转头问温哲:“她没事了吧?”

    “恩。”温哲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接过闵颜蕾手上的药。盛好一匙,用唇试了试温度,递到陆玥嘴边,柔声道:“把药喝了,你就好了。”

    陆玥用舌头浅浅尝了一下,便说什么也不肯喝了。“不要了,太苦了。这哪里是人喝的东西。”

    ------题外话------

    默默掉收了额额。神马况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