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军人的无奈。

    陆玥,只要你能醒,只要你能醒……

    邵凯斌心疲乏的走向医院走廊的座椅上,双手交叉抵着下颚,眼神却始终向陆玥,长长的睫毛像两把小扇子,在粉颊上投下影。红润的小嘴因为车祸而覆上一层苍白,脸颊也是苍白的,浅浅的呼吸让人心惊,甚至想去证实一下还是不是存在。睡着的她安静的让人心疼,就像一只玲珑剔透的水晶娃娃。

    他也没想到,听到她出车祸,竟感到慌张!看到她躺在病上,呼吸微弱的样子。他的呼吸一下子停顿了,心被一只无形的手扯得生疼。

    几天前,因为被妈相亲得无奈,才不得已找了个临时演员,没想到她竟是那么优秀,那么有吸引力。硬件条件这么彪悍。

    分隔后,自己的脑海里莫名其妙地浮现她的面容。

    晨光熹微,照进了陆玥的病房里,惨白的脸蛋却没有因为阳光而重返生机。

    邵凯斌张着充满血丝的眼眸,望着陆玥的眼神依旧坚定。

    眼神微转,撇过一旁进入倒计时的钟表,红色的数字刺眼而明显,使人无法忽视。上面显示的,是“26:39”。

    “陆玥,不怕,我们还有时间,还有好长时间呢,这时候的你,也在努力与命运抗争,对吧……”邵凯斌喃喃自语道,他从来都没有那么脆弱过。

    应裘芳不忍儿子不吃不喝,劝他吃点东西,他又是坚定的摇头拒绝。她不知道,里面躺着的这个女人,对儿子来说究竟是好是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初生的太阳慢慢下山,朝阳也变成了夕阳,照到陆玥上的光线渐渐变暗。

    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都绷紧了。等待,是最让人无力的事。把全部的信仰交给上帝,却把难受留给了自己。

    应裘芳回家换了衣服,给儿子带了点补品,生怕儿子折磨瘦了。

    踩着高跟,尽量轻步的走在重症监控病房外的走廊上。

    透着接近的可以当做镜子一般的玻璃,望着僵尸一样躺在上的陆玥,深深的一声叹息。

    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皱着眉走到闵颜蕾边,轻声询问:“玥玥爸妈呢?”

    闵颜蕾一听倍感棘手,玥玥的家世她清楚,但是不代表她可以肆意的扩散出去。一时间为难,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在应裘芳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一眼看出了闵颜蕾的难处,也就没有追问下去。

    3:00。

    闵颜蕾清澈乌黑的眼睛再一次染上了红色,她好怕,陆玥就这么再也不会醒过来了。宁愿陆玥是那个什么都比自己强大,办事效率极高的女人,有温度的人类。

    2:00。

    温哲接到闵颜蕾梗咽的电话,“请你来看陆玥最后一面吧”,温哲手中的手机骤然滑落,急急忙忙的跑来医院。

    1:00。

    所有的医生护士一脸悲戚的站在陆玥的病房外,手中的病历表抱在前,轻微的在47:00旁边打了个小叉叉。

    邵凯斌感受到藏在口袋里的手机一遍又一遍的振动,起先是间隔几小时一个,到现在是不停的振动。

    邵凯斌脸上出现了青色的胡子渣,深邃乌黑的眼眸中遍布着一条条血丝,整个人散发出来的精神却没有一丝萎靡不正之感。

    他除了在温哲来到病房外的时候,抬眼看了一眼之外,没有搭理过任何人。不管别人怎么言语,他都始终坚定的望着陆玥,这是他一辈子的信仰,这是他对的忠诚。

    口袋中的手机还是不停的振动着。

    邵凯斌垂下眼眸,他不许陆玥就这么闪进他的世界,又这么光速的离开,他不许!

    沉吟半响,掏出了手机,接通了电话。

    “邵凯斌,你他妈的还打算当特种兵么你!”电话那头传来了暴怒的大嗓门,邵凯斌可以想象范天康在那边唾沫星子乱飞。

    “大队,我……”邵凯斌沉默了一会。不出他所料,是大队的电话,他的意图他也心中明了。

    “别我啊,你的了!你赶紧麻溜儿的给我滚回来!”不等邵凯斌说完,范天康就怒吼道。

    邵凯斌心沉了沉,暗哑又疲惫的嗓音开口:“首长,我想请半天假,只要半天……”

    “不成。”范天康刚干脆利落地拒绝道:“明天就要军演了!”

    “就半天,半天。”邵凯斌坚持道。

    “少在那跟我磨叽!我说不成就不成!”范天康气呼呼地:“我说你小子,轻重缓急分不清楚?!为了特种兵,你努力了多少年!”

    “我不会拖延,最快的速度回。”邵凯斌依旧是一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样子。

    “兔崽子你是不是找抽你?!”范天康一拍桌子,敛眉怒骂道:“你是一名军人!军人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什么时候学会的讨价还价?!老子再说一遍,不准假,不许,现在,你他娘的给我滚犊子!”说完,就撂下了电话。

    没错,他是一个军人。军人!

    军人就该有军人的样子。军人就特么不能把自己当做个人看待!

    邵凯斌猛然站起来,冲着陆玥歇斯底里的喊道:“陆玥,你他妈的给我醒来!老子不让你死!”

    听到邵凯斌暗哑的嗓音爆发出来的吼叫,周围的人都不红了眼圈。闵颜蕾偷偷转过去,抹掉脸庞上不由自主掉落的眼泪。

    邵凯斌对陆玥的感,她是看的真真切切。

    姿拔的走到闵颜蕾跟前,“请你务必照顾好她。”

    还没等闵颜蕾反应过来,邵凯斌早已消失在拐角处。心中对邵凯斌的好感瞬间降低,这丫的怎么走了。我靠。不是亲生的不行,不是自由恋的男女朋友就是不行!

    也不知道方才被感动落泪的是哪一只……

    “主任,我可以进去探视陆玥么?”温哲齿唇微启,转头缓缓的对一旁的医生说。温和的脸上永远都挂着谦逊的表,嚅嚅书生,博人好感。

    外科主任还没有从品味陆玥的美貌中回过神来,呆愣的说了句:“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