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深沉

    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陆玥痛苦呻吟的声音。“啊啊,好痛……好……痛……”

    低哑的声音减弱,随后就没了响动。

    闵颜蕾拿着手机的手开始颤抖起来,不知不觉中泪流满面,快步跑到应裘芳面前,婆娑着双眼,“阿姨,阿姨,玥玥她,她……”声音哆嗦的可怕,一句话已经无法完整的说出来。

    应裘芳此刻心里也有种不祥的预感,勉强稳住自己的绪,双手环住闵颜蕾,抚着她的背,轻柔的说:“别怕,有什么事慢慢说,慌张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殊不知,她的语气里也掺杂着一丝慌乱。

    闵颜蕾努力放下心头的恐惧,强压住内心的悲愤,紧咬着下嘴唇,几秒后,开口:“玥玥出车祸了!”

    应裘芳的眼睛猛然瞪大,真的和她忐忑的一样,她还是因为送药才发生的这样的事。多可的孩子,如果就这样意外死亡了,她父母会有多伤心难过……

    姜还是老的辣,应裘芳很快稳住了绪,冷静的问:“你知道她在哪么?”

    闵颜蕾低垂着脑袋,使命的摇了摇头,眼泪一滴一滴地滴在地板上。

    地板上很快湿了一滩。

    应裘芳一边拨通着电话,一边和闵颜蕾说:“你把你的手机拿出来,我们查出她的所处之处。”

    “老张么,你帮我看看,现在哪里的路段出现了车祸,是一辆奥迪A6,恩,是个年轻女人开的……”

    陆玥觉得自己的视线变得模糊起来,前方挡风片上一片殷红,顺着重力方向向下流,看着极其渗人。

    没想到,以前电视上才能看到的一幕,竟然在自己上发生了。她好累,好累……原来,几万元一个的充气包是没有用的,根本救不了命……

    医院里,白色的推车上躺着一个女人,她紧闭着双眼,嘴唇惨白,因为缺少水分而有些许的脱皮和龟裂。

    最让人触目惊心的是,女人的额头上鲜红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周围有些血液已经结痂,凝固在了女人惨白的瓜子脸上。整张脸几乎没有干净的地方。干净整洁的长波浪此时暗淡无光的散在白色单上。

    “快快快!”穿着白大褂,耳朵里塞着听诊器的医生紧蹙着眉头,推着向前移动,神严肃紧绷,周围穿着白色的护士服护士们脸上也出现了一丝不忍和心疼。

    前方就是急救室。道路上几乎没什么人。

    护士们医生们迅速将女人推进急救室的第一扇门后,门“唰”的一声闭合了,刹那间,仿佛看到女人被推进了第二扇门。

    追随在医生护士后面的是一个打扮时髦男人,发型却极其简单有精神,异乎寻常的适合他。此刻,他的眼神正焦急的盯着闭合的手术门,一旁红色的LED灯正闪烁着“手术中”三个字眼。

    如果时间可以倒退,他一定不飙车。不知道里面的女人,她还好么?

    男人垂丧的脑袋,无力的坐在等待手术的座椅上,一颗心仍扑通扑通的跳着。他宁愿躺在里面失去知觉的是他。而不是等待在手术室外面,叹息着人类的无能为力。

    在死亡的面前,人变得卑微起来。

    很快,邵凯斌也得到了通知。得知陆玥出车祸,倒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的时候,他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命运不会待他如此不公的,属于他的鲜花还未曾绽放,不能就这么凋谢了。不行!他不许!

    邵凯斌发疯似得冲出了军区,像一头被激怒的野兽,完全不能用理智指导自己的思想。现在他满脑子都是陆玥的样子,她淡漠时候的样子,和他妈说话时候恭敬的样子,她看到他钱包后贪婪的样子……虽然只是相识了没几天,他却像了她整整一百年。

    这就是真正的么?

    陆玥,你一定会没事的。现在你一定很疼吧,别怕,我来了,有我在,出了什么事我来抗,你一定要过来。陆玥还是那么喜欢疯狂购物的陆玥,我的陆玥,哪怕是不我的陆玥。只要你醒过来,我什么都愿意,为你……

    邵凯斌在渐渐暗淡下来的暮色中,不停的按着喇叭。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慢,他要去见陆玥,他要在陆玥的边!

    你们都给我滚,滚!邵凯斌发疯似的猛砸一圈方向盘,精品蛇皮制成的方向盘有些变形了。他恨不得立马插上翅膀,飞上天,快点降临到陆玥边。

    邵凯斌一路咒骂着终于到了医院,跑到服务台,面不改色气不喘的问:“护士,一个叫陆玥的女孩现在在哪?”

    护士翻弄着电脑,查询着,邵凯斌心急的说:“护士,麻烦你快点行么!”

    护士翻了个白眼,盯着电脑屏幕,没好气的说:“在抢救呢,不过快好了吧!”语毕,抬起头来,看到邵凯斌的容貌,眼里流露出钦慕之意,早知道就不对他那么凶了……

    邵凯斌可没工夫多看护士一秒,得知消息后,立马往抢救室跑去。

    转角,一个医生摇着脑袋,一脸的惋惜,“诶,多年轻的生命啊,就这样没了。”说完,颇为遗憾的转移开。

    转眸,一旁的护士推着一辆推车,上面躺着一个人,看不到她的容貌,因为上面遮盖着一层白布。形大小和陆玥差不多。难道……

    死了么?就这样离开人世了?

    邵凯斌忍不住眼眶发红,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冲到推车前,一声一声凄厉的叫唤着:“陆玥,陆玥,你醒醒。”仿佛只要多叫唤几声,她就能醒过来。

    护士一脸复杂的表,看着邵凯斌,眼神里充斥着太多复杂的东西,但此刻,邵凯斌也没有这个闲工夫去管着管那的。

    邵凯斌伸出颤抖的手,慢慢的,慢慢的伸向单,无比护珍惜的透着白布抚摸着陆玥的脸,不料白布上竟渗出偏偏鲜红。

    邵凯斌的心就像被泡菜被腌了一样,失去水分,渐渐枯竭。痛彻心扉的疼痛之余,他还想要看最后一眼陆玥,最后一眼。

    ------题外话------

    亲们信不信一眼定真?默默就是这样的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