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还以为打结婚报告就成了

    他后面的话在自己的一声惨叫中没了影儿,邵凯斌抬眼,丝毫没有意外地看到了从门里窜进来的一个两个三四个。

    齐整整排排站,转眼的工夫大门口就立了十来号着迷彩服的熟面孔。这丫的,平时训练的时候都跑的没影,这会儿怎么那么积极!

    邵凯斌扬起嘴角看着面前直排站立的部下们,挑挑眉毛来了句:“怎么着?一个打探军,随后集体行动?”

    “都说是关心老大了……”任威郁闷地努努鼻子,无比哀怨的瞥了邵凯斌一眼,活像个守空房的小怨妇。

    “头儿。”高飞痞痞的调子悠悠响起:“听说你‘有况’?”

    话音刚落,周围一群人起哄的唏嘘起来。

    “老大,看不出来嘛!”

    “头儿,请我们搓一顿呗!”

    邵凯斌抬眼,正对上一排带着滚烫度的八卦犀利眼神。

    谁说军人不八卦?老爷们要是八卦起来那可是更彪悍的!翻农奴把家唱!

    “哪个嘴欠的宣扬出去的……”邵凯斌状似不经意地瞟了眼一旁的纪辉,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个擒拿就将他撂躺在地,躺在地上乱叫。

    “疼!疼、疼疼疼疼……老大轻点儿哎唷……”纪辉的右臂被邵凯斌反折在背后,分筋错骨一样的疼痛顿时让他不住鬼叫:“我又没有谎报军。我可一点没有虚假!实事求是!哎呀,妈呀,老大,老大我错了。”

    “你小子就欠练。”邵凯斌轻哼一声放开纪辉的胳膊,伸手将纪辉拉起,掸掉他上的灰尘,嘴里却毫不客气,“让你巡逻的时间不够,散播八卦是吧!”

    纪辉呲牙咧嘴地起,一边揉着肩膀一边哀怨地开口道:“面露色的表,人都走了,还傻愣愣地望着,说你没有事儿,谁信啊!”

    邵凯斌拍拍自己的脸,自己的表有那么明显么。

    面里的一群特种兵顿时又集体拍手起哄,全然没有了平里训练时那副严肃认真的劲儿。平时可看不到威武的中队出糗!

    话说,能行为这么一致还多亏了中队的悉心教导啊!平时可看不到威武的中队出糗!邵凯斌也压根没想到,万年老妖一般的自己竟有朝一在这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这边吃瘪吧!

    邵凯斌挑眉扬唇看着自家弟兄们闹作一团,心里却充满了淡淡的暖意。谁说军区就非得严肃不可?

    “唱戏呢?”听到外面里传来的叫嚷声,范天康冷着脸走出来,一进门便看到了一码儿的“绿色大盖儿帽”。

    大伙儿刷的一下都安静了下来,一个个互相瞅着对方,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后怕。

    “干嘛呢这是?”刚才听到了只言片语,范天康已大概猜到了七八分。

    “兔崽子……”军区中国陆军特种大队大队长范天康啐了一声,一巴掌把离他最近的纪辉拍了个呲牙咧嘴:“一个个王八羔子不好好训练跑到外面来做什么?!真他娘的给我长脸,不想训练还学会撤退了?!训练的时候怎么没见着你们一个个这么卖力?!”

    纪辉哭哈着脸,本来就黑,又发红的脸颊让人就心酸。貌似悲催的永远是他……

    “您看这不是关心中队未来的幸福么……”高飞在旁边帮腔道:“弟兄们放心不下中队,集体过来看看……”

    “你们立马去负重跑五公里,不跑完不准吃饭!”范天康坚决果断的决定了。

    “别啊大队……不好吧……”几封哭丧着一张脸,纠结不堪的脸蛋,颇有门神的风范儿。

    “刚刚一群人出来的时候怎么没觉着不好?”范天康冷哼一声:“少他娘的扯淡,赶紧给老子滚下去!”

    见景脑子飞快的纪辉赶忙向一旁的邵凯斌求救:“我们这一帮人关心您的幸福过来瞅瞅,您看您是不是帮我们求个啊老大?!”

    “马上执行!”邵凯斌淡漠着脸,中气十足的喊道。

    军令就是天!

    纪辉一打人摸摸鼻子,碰了一脸灰,一个个哭哈哈着脸,执行任务去了。几秒后,一打子人撤光了。

    “你丫的怎么回事?”范天康在邵凯斌肩膀上打了几拳,语气里却没有一丝责怪的意味。语气亲切的就像兄弟一样。

    虽然显露的不明显,邵凯斌还是嗅出了一丝八卦的气息。

    “现在不时兴打恋报告了。”邵凯斌冲范天康刚一呲牙。

    “别他妈绕弯子,老子问话呢!”暴脾气范天康刚平地一声吼,正常人还不得吓得魂飞魄散。

    “怎么着领导,我追媳妇还要事先请示您啊?我还以为到时候直接打结婚报告就成了呢!”邵凯斌一脸的淡定自如,臭的表,让范天康想一巴掌打下去。

    大队就是大队,姜还是老的辣,范天康精准地抓住了邵凯斌话语中的小字眼儿:“瞅刚刚进来那架势,我还以为明儿你就办酒席呢!”哈哈,丫的,小兔崽子,承认了吧!

    邵凯斌无视自己老大的冷笑,扯了扯嘴角,他坚定而嚣张地一字一句道:“我邵凯斌今儿个把话撂这儿,谁都甭想打陆玥的主意,甭惦记,她早晚是我的人!”

    “这瞅着不行啊。要是比你大嫂好看,我们公平竞争!”范天康话音刚落,就被猛地扑过来的邵凯斌压制住了下面的话。

    陆玥心复杂的漫无目的的开车在市中心,她心里乱糟糟的一捧像稻草一样,邵凯斌的意思似乎已经很明朗了,就算她再迟钝也该看出来了。似乎幸福时隔很久后,又开始光顾陆玥了。

    望着车窗前,璀璨的阳光,藏在心底酸的发酵的绪渐渐涌起……阳光,请别带走我的黑暗,让我活在天黑的世界里,让我和他在一起。

    “主人,有电话了。”

    陆玥瞥了眼放在一旁的手机,是闵颜蕾。

    陆玥接通了电话,通过耳塞和闵颜蕾交流着。

    “喂?”

    “玥玥,你在哪里?”闵颜蕾似乎有些担心。

    陆玥微微一笑,有个关心自己安危的朋友真的很幸福。“在路上呢。我马上来了。”

    “嗯,好,我这就放心了,那……”

    闵颜蕾话还没有说完话,突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急刹车,然后“嘭”的一声。顿时心悸,慌忙的对着电话,急切的问道:“玥玥?玥玥?”

    ------题外话------

    亲们可以留个言,收藏个,让默默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奋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