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JQ!!!

    什么叫多久都没关系……陆玥满脸黑线。

    转从车上拿下了早上精心做的藕蒸菜,浅蓝色的餐盒上海传递出丝丝温色的莲藕秀色可餐,令人看了就想留蛤蟆子(闵颜蕾首当其冲…)。

    陆玥伸手递给了应裘芳,“阿姨,这是我早上起来做的美容菜。可能不和你胃口……”

    说完,脸上出现了一丝绯红,玛瑙般的眼珠子不自然的转动。

    应裘芳顿了顿,片刻后略显吃惊的接过去,脸上笑意吟吟,画着眼线的美眸亮起了光彩,“玥玥,你给我的惊喜太多了。”

    陆玥浅笑,和她们打了招呼后,坐上A6掉头离开了。

    突然想起来,邵凯斌的军队在哪啊……瘪瘪嘴,拨通了邵凯斌的电话。

    “喂?邵凯斌么?”

    “嗯。有事?”邵凯斌心里有些激动,声音却一如既往的稳定从容。

    “你妈叫我给你送药来了,你妈你哦。”陆玥打趣的学着电视上旺仔牛广告词,嘻嘻哈哈的说着。

    邵凯斌轻咳几声。

    “地址。”

    “我一会儿短信给你。”

    “好。”

    “我在门口等你。”说完,就撂下了电话。一如军人的干脆利落。

    两人的对话都很简练,出乎意料的合拍。也或许,只有在这种事上合拍……

    回到队里,大门口哨兵荷枪实弹的站在门口巡逻,看到邵凯斌出来,急忙敬礼。邵凯斌也回了个军礼,向门口走去。嘴角有一丝他都没有察觉到的笑容。

    看的纪辉目瞪口呆,中队这是恋了么……

    吹来的风似乎带着一些燥,邵凯斌背影拔,站如松,等待着陆玥。心跳声在寂静的道路上,显得异常突兀。

    几分钟后,陆玥的车在邵凯斌前徐徐停下,黑色的奥迪A6在阳光下常闪耀,最闪闪发亮的还是车里的女人。

    车窗慢慢放下,陆玥从窗口将药递过去。

    瞥了眼那人的肩章与制服,眼波微漾。陆玥是空军出生的,知道做一个特种兵的坚信。心中对邵凯斌升起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陆玥的视线落到眼前那人英的眉眼之上。

    此刻,他宽阔饱满的额头上正盘桓着一层细密的薄汗,峰峦一般高笔直的鼻梁上也沁出了晶亮的汗珠。薄刃般的唇片紧紧地呡成一条细线。

    怎么看都像是从哪个广告里走下来的完美模特,周笼罩着耀眼的光芒。

    “抱歉,让你久等了。”陆玥摘下墨镜,打开车门,走下来,略带歉意的对邵凯斌笑笑。

    邵凯斌心里一沉,他还觉得陆玥是无视了交通规则,闯红灯过来的。20来分钟的路程,被陆玥减了一半的时间,怎么,在空中飞行的人,在陆地上也一样的牛X?

    没有预料之中的回话,邵凯斌破天荒没有接茬,清冽的目光却似是有些愣怔的停留在陆玥的上。

    陆玥疑惑的低头打量自己的装扮,怎么,很奇怪么?

    陆玥正了正脸色,清澈的嗓音再度在房中作响,“你的子还行吧?”陆玥在车上撇过药盒,是治疗胃病的。

    一秒、两秒……仍旧没有回复。

    陆玥皱眉,却见那人的眼神正牢牢地攫着自己,丝毫没有要移开的意思。

    见这架势,一旁的纪辉早已目瞪口呆。

    他看看自家满眼深邃的老大,再看看已面露尴尬的送药美女,后知知觉的他顿时得出了一个惊天动地的结论——头儿和这位美女,绝对有JQ!

    那啥,不是有句老话,耽误人家谈恋是会被驴踢的,眼珠滴溜溜一转,趁着老大不注意,瞧瞧的闪到边上去巡逻了。

    “谁让你穿那么少的?”邵凯斌急忙脱下上的迷彩服,盖在陆玥的上,自己只剩了一件背心。

    微凉的秋风吹过皮肤,还是有一种寒冷的感觉的。邵凯斌却神色淡定的竖立的秋风肆意的地方。

    少?有木有搞错?不就是穿着蕾丝纺纱褶皱衣么,老娘要的就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效果!嗯,或许,或许还有一些低的成分。

    陆玥闻到邵凯斌衣服上散发出来的男荷尔蒙气息,不羞红了脸。这个男人,怎么进入角色那么快呀。不是假装男女朋友骗他妈的么,怎么上纲上线的?

    不过……被人管着的感觉好的。

    陆玥轻咳一声,试图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一抬眼,正对上邵凯斌近在咫尺的俊颜。

    此时的他正深深地望着自己,墨色的瞳中弥漫着的是无边的温柔。

    陆玥的心“突——”的一跳,惊怔的绪使得她心跳的起伏过大,一瞬间,陆玥有种缺氧的感觉。

    然而下一刻,她觉得自己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上。

    因为她听见眼前那人的薄唇之中缓缓吐出了一个久违的称呼:“小玥……”

    陆玥嚯然抬眼,对上的是邵凯斌眼中那片柔和明亮的近乎要将她溺毙的星芒。

    陆玥清清嗓子,声音也变得冷漠起来,“我想,我们并没有那么亲,我也不需要你多管。”说完,将上的迷彩外衣脱下,甩到邵凯斌上。

    转坐入车内,扬长而去。

    “老大!”一个人影闪过,大嗓门将还呆立在原地的邵凯斌震得耳朵生疼。但确实也唤回了邵凯斌的思绪。

    “没记,小点儿声!”邵凯斌皱皱眉,语气不咋地但却没有一丝谴责的意味。傲然的五官上仍是方才的柔满溢。

    黑眸一瞥,看着已经变成大开的门,邵凯斌微微敛眉:“在军区里混久了,越来越没规矩了是吧?”

    若有似无的瞥了一眼在边上佯装巡逻,眼睛却瞅着邵凯斌这边的纪辉。吓得纪辉连忙撇过视线。好吧,确实是他没管好。但是中队的戏,谁不想看啊!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纪辉已经被邵凯斌凛冽的眼神杀死千万次了。

    任威识趣的瘪瘪嘴,不服气的说,“老大!我们可是关心你,你要知道我们的一片苦心撒。一片冰心在玉壶……”(有毛线关系…)

    ------题外话------

    没人搭理默默,表示伤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