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任务也能邂逅(四)

    尽管那两个字极其冷漠,没有礼貌,陆玥还是怒气耐着子开口道:“让我看一下伤口。”

    “多事……”

    男子吐字如金,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斜飞入鬓的俊眉却因为难以忍受的痛楚而紧紧地皱成一团。

    陆玥哽了一下不怒由心生,气血上涌,转过,坚毅果敢的抽而去,衣摆在空中扬起了弧度。

    还没走出厕所门,闵颜蕾就一把拉住了陆玥。

    陆玥皱着眉头,转回,凛冽的眼神里充斥着一丝不耐。好心当做路肝肺!这种男人,闵颜蕾竟然还把她拉住!有异没人!重色轻友!

    闵颜蕾望着陆玥的双眸中水波粼粼,有一种乞求的意味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睫毛微颤,紧握住陆玥的双手渐渐松散下来,放开了陆玥。轻落的一声叹息,敲在了陆玥心上。

    陆玥盯着闵颜蕾,她究竟是怎么了!这不像是以前的她!方才双手滑落的过程,仿佛不是瞬间完成的,而是慢悠悠的间隔了一个世纪。那是一种至亲的失望,陆玥的心,为什么会吱吱的疼痛呢?

    是不是从方才开始,地球已经不按照原来的轨道运行了。似乎有什么东西交错了。

    陆玥看着闵颜蕾的神迟疑片刻后,转,回到了隔间,她不曾想到自己留给闵颜蕾的竟是高傲的背影。

    深吸一口气,陆玥恨恨地咬了咬牙根儿,一字一句地对男子冷冷开口道:“你死了不要紧,但好歹不要影响我们姐妹感。”

    说着她的纤手利落地掀开了男子的几乎被汗水浸透的白色打底背心。

    下一刻,陆玥的子却是不受控制地微微一震。完全的出乎意料。

    一颗子弹紧紧的嵌进了男子健美的肌中,红色的一块发炎,色的脓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从子弹边上渗出。

    光天化,朗朗乾坤,法制教育,和谐社会,为空姐的陆玥当然明白这样的伤口意味着什么。军区的训练让她很清楚这一切。

    男子如此反应,结论显而易见——要么是兄弟姐妹,要么是社会败类。

    要么是冒着生命危险混迹于黑暗之中的卧底。闵颜蕾这小妞,怎么和这种人也勾搭上了!

    看到陆玥愣怔的模样,像是预料到她会有此反应一样,对面的男子竟然从鼻息间溢出淡淡的一声冷哼。

    “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依旧是那副腔调,欠抽的表

    然而陆玥闻言却只是不着痕迹地吸气,下一秒,动作娴熟的包扎起来。

    没有什么斟酌,没有什么思考,在这一刻,陆玥没有顾忌其他,只是依循本心做了她想做的。

    手脚麻利地替男子做好了紧急处理,看到刚刚还不断涌出的鲜血终于有了止住的迹象,陆玥终于长长地吁了口气。

    轻轻帮男人披上外,担心别人看到他受伤的伤口,有所顾忌。动作小心翼翼,仿佛对待一件水晶制的工艺品,生怕将它磕着儿碰着儿了。

    “如果休息能够得到保证,暂时不会有大问题。”陆玥将目光转向男子的方向道:“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但我还是要问一句……需不需要我帮什么忙了?”

    即便知道回答,陆玥也不忍心跟一个深受重伤的人置气,忍不住多嘴问。

    “不用。”短促而冷淡的回答。

    一贯的冷漠语气,令陆玥恨不得一巴掌抽过去。拜托,搞清楚况好不好!

    确实,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陌生人,也不安全,更何况枪伤在

    “很好。”陆玥挑着眉毛微一耸肩:“再见,再也不见!”

    “你不怕……我是什么不该救的人?”男子狭长的眼睛微眯,眼神透露出危险的光芒。  陆玥眼睛抬也不抬地就淡淡应了句:“救都救了,哪儿那么多废话。”

    丫的,要是想那么多,老娘还会救你么…

    “我完全可以在你为我处理过伤口后一枪毙了你。”俊美的脸庞,说出了不符合外在的言语,真让人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

    “你怎么敢确定,我不是坏人?”

    “我没想那么多。”陆玥微微转头,明亮的目光轻轻落到男子极美的那双眼睛之中。

    魅惑人心的眼神,透露着丝丝坚定。

    简单干练的语言,彰显着浓浓人

    男子闻言先是一怔,转而竟然从嘴边扯出一抹极浅极轻的笑容来,那双狭长的泛着深咖色泽的俊眸淡淡地一瞥,视线就落到了陆玥微垂的面孔上。

    那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侧脸。

    明艳柔,蛊惑人心,透析出高贵的气质。

    更重要的是——那象征纯洁的美好。优雅高贵的动作,轻柔利落的医务,不食人间烟火般美丽。

    一丝丝真切真实的暖意就那样在他素来冰冷的心底缓缓流淌。

    柔柔的,温温的,带着阳光的温度,却不灼人,带着修补伤口般的功效,带着那人上那令他迷恋的温度。

    心里忽然就轻柔而淡缓地塌陷下去一方。

    一颗心就这么沦陷,比东三省沦陷还简单……

    于是,寒意远逐,暖意回升。

    男子轻轻地抚着自己伤口处整齐漂亮的包扎,幽深的眸光定定地落到那个逐步远去的姿上。

    心弦轻颤,这一刻,他忽然很想看到那个女子微笑的样子。

    他在入住自己大脑不久的记忆中搜索着陆玥清美的眉眼,在她的面容跃然而出的那一刻,他的眼里心里都是从未有过的舒缓与悸动。

    在过去的岁月中,男子从来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

    那是让他在今后的子里即便是在半夜里魇着了醒来时也能回想起的、名为温暖的感觉。

    陆玥就是这样的女人。小调皮儿。

    利落的转离去,拔的姿态引人无数遐想。

    此时,陆玥的手上也已沾满了血迹。

    刷刷的水声落下,然后今天在这西餐厅里的回忆,在场的人都不可能忘却了,成为冲刷不去的回忆,永恒的沉淀。

    一阵铃声后,一条短信冲入。

    ------题外话------

    收藏啊留言呀,默默的动力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宠你上瘾》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