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9 失而复得(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黑色的大帐围着厚厚的毡毛,张牙舞爪的狼头鹰图腾仿佛随时能从狂舞的旗帜上飞出来,火盆上的火没有熄灭的征兆,反而越烧越旺,佩刀的巡逻刀兵有序地完成了换班。

    轮椅在帐前停了下来,领路的侍从退到了两侧,为容祁和堪言让出了一条道。

    “请堪言将军留步。”帐前守着两名魁梧的将士,见他们来了,不由分说地便拔出刀交叉成阻,拦在了容祁面前,那些退至两侧的侍从见此景,竟然各个目不斜视,好像没有看到一般。

    岂有此理!

    匈奴上下谁人不知,昔匈奴最横行霸道的勇士堪言自留在十三下左右的那一天起,无论下去往何处,堪言将军总是寸步不离。

    堪言子横,除了这个温润如玉却体弱多病的容祁下,天底下还真没有人能让这桶随时可能燃爆的炸药老实下来的。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别想拦下他堪言!

    况且十三份尊贵!可是先单于最器重的儿子,打从一出生,就被全族上下称作草原的苍鹰,头狼的儿子,如今更是先单于所遗血脉,王位正统!这些吃里爬外见利忘义的东西,说来说去不过是墨折那厮的走狗!竟也敢对下如此无理!

    下少言寡语,子温和淡漠,但堪言可是急子,这会竟然连他也敢拦了,脾气怎么可能还压得住,顿时火冒三丈,非但不肯卸下佩刀,反而不由分说地就拔刀出鞘,揪住他们的衣领就抡了出去,气势汹汹,大喝一声如雷贯耳:“你堪言大爷不发威,还真让你们这群兔崽子翻上了天!”

    “他妈的!反了你!”两位守帐将士见堪言发难了,顿时也气血上涌,骂骂咧咧地和堪言搏斗起来,一时间刀刃碰撞,火花四,谁料堪言力大无穷,匈奴第一莽夫的名号不是盖的,交起手来一下比一下狠,原想拔刀加入打斗的周旁几人还没上前,就被堪言的气势给吓得手一缩,犹豫了起来。

    转瞬之间,那材魁梧丝毫不亚于堪言的两个勇士就落了下风,几乎被堪言追着打的份,许是墨折曾下过令,这一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整个王庭竟然没有半个人敢多往这看半分。

    “堪言,把刀卸下。”

    终于,一直没有说话的容祁面色平静地抬起眼来,云淡风轻地丢下了一句话。

    此时堪言早已经打了个酣畅淋漓,痛快得不得了,容祁发话了,自然是老老实实地收手了,见自家下神色从容淡漠,反正自己也打得舒畅了,简直是心爽快,哼了一声,将自己的佩刀丢到了两个手下败将手里,傲慢地瞥了他们一眼:“给你堪言大爷把刀擦亮了,否则要你们狗命!”

    “你!”

    “怎么样?老子刀也卸了,还有意见?墨折也没说不准在卸刀前揍他两条狗一顿。”

    “大胆!竟敢直呼……”

    “进去吧。”容祁修长的手指略一用力,转动了轮椅,轻飘飘的一句话淡淡落地,白袍磊落,青发也因他近的憔悴而略显松垮。

    正吵得心舒爽的堪言闻言,立即正了神色,阔步来到容祁后,接手了轮椅,那两只转动两侧轮子的修长的手见后有了助力,便收了回来,一手随意搭在扶手上,一手掩入了袖摆下轻轻垂于腿上。

    ……

    王帐内光线昏暗,唯有一盏火烛暧昧地散发出橘红色的光晕,王帐很宽敞,一眼便望见帐内铺着厚厚毛皮的半躺着的黑色影。

    他黑袍未退,头发却已经散下了,前的衣襟半敞,矫健的膛在忽明忽暗的火烛光晕笼罩下肌理分明,但他并未入寝,而是随手翻阅着卷书,见容祁进入,他蓦然抬起眼来,幽幽鹰眸好像泛着绿光,就像一头感的野狮在看着令自己垂涎滴的猎物。

    “这单于当得果然是快活。”堪言阳怪气地揶揄,握住轮椅后方的手不更紧了一些,还当真有进入龙潭虎的气氛。

    “你出去吧,孤与你家下有要事相商。”墨折忽然从榻上起,一时间这如山一样高大的影站起,如乌云压下,使得容祁整个人都被置入了他的影子之下。

    “单于尽管和下商议,要老子出去?没可能!”堪言哼了一声,不屑地抠鼻子。

    “容祁,你倒是养了只好狗。”墨折竟也不恼,只是看向容祁的目光打从一开始就充满了侵略,那个残酷婺的匈奴王墨折竟然如同讨好一般图亲自接过堪言的手站到容祁的轮椅旁。

    见此景,容祁原本就淡漠的眼底,竟有一圈的冰冷逐渐扩散,抬起一只手拦住了墨折:“单于不必如此,您知道容祁的来意。”

    容祁的疏远让墨折精光熠熠的眼睛里淌上了一层失望,他唇角一抬,看向岩止的目光更加肆无忌惮,还有些贪婪,有些愤懑,有些痛楚,面对着这样一张让人垂涎的容颜与那让他越发兴奋的高贵和淡漠,墨折侵略的目光变得更加尖锐起来。

    他忽然一把握住了容祁的手,目光变得迷离,嘴角讳莫如深的弧度依旧:“容祁,你何必待我如此生疏,我记得你幼年时总唤我皇叔,如今我虽是一国之君,但说到底,这个国家还是你的,我的东西,什么时候对你吝啬过?”

    “单于!”容祁原本就苍白的脸上顿时间羞愤难当,眼珠子也变得越发冷漠起来,怒气在瞳仁中凝聚,却让他难得有了绪变化的面容显得更加的俊雅,甚至多了一分平时绝无的妖冶,忽然之间,容祁用力将手甩开,喉头一甜,抵不住剧烈地咳嗽起来,面白如纸。

    “下!”堪言顿时恼火地一把推开了墨折,只恨自己没把刀带进来,要不非得把这混蛋的手砍下来不可,此刻容祁的体状况让人越发担忧,堪言只得恶狠狠瞪了眼墨折,转向容祁,手忙脚乱地在自己上摸索:“下,药……药,药在这,您快吃。”

    墨折也是一时迷,才被堪言推了个猝不及防,踉跄后退,又见容祁旧疾发作,一时不敢紧,只敛了漾的心神,神色恢复了平的冷峻如冰,只是眼神在容祁上流连时依旧放肆:“孤知道你今的来意,若不是为了那位公主,你也不会上孤这来。你尽管放心,如今孤好吃好喝以公主之礼善待着她,暂时不会对她如何。”

    以公主之礼……

    确然,纵使那乌孙公主如今是匈奴的奴隶,但以墨折的行事,也不会公然将之随意丢在王庭之中。

    似有什么东西迅速地从容祁心中闪过,难道……

    容祁服下了药,神色一缓,只是黑发凌乱,墨眸如玉,面色苍白。

    “这就是你要娶的女人?”墨折不知容祁心中所想,嘴角的讽刺伴随着深深的笑意:“如此姿色的女人,匈奴有的是,她配不上你。如果你是为了一个女人上孤这,此事以后就不必再提了。”

    容祁眉间蹙起,若有所思,却是不语。

    “自然……”墨折话锋突然一转,直的鼻梁下,笑意盎然:“我匈奴坐拥祁连山以北,昔汉人猖狂,如今却根本不值一提,倒容得乌孙人胆敢与我匈奴争夺祁连一地,他们的公主到了我们手里,再尊贵,也不过一介奴隶。此次乌孙屯兵祁连,我要你将他们彻底逐出祁连,到了那时,你想要孤将一个小小奴隶赐予你,也不是不可以。”

    “臣领命。”容祁陡然回神,只是淡淡拂袖,神色已是一如既往的从容淡漠,清雅尊贵,犹如神祗。

    “孤乏了,你去吧。”墨折对上容祁这样神圣而不可侵犯的疏远淡漠,顿时有些不悦地皱起眉,神色冷下。

    离开王帐,容祁不发一语,只是眉间微凝,眼眸深邃,如漫天耀眼的星辰碎成了细细的光。

    堪言在后推着轮椅,也不敢说话,只不断用眼睛偷偷去瞄容祁,探究他的心究竟如何。

    夜风轻拂,白袍单薄,那淡漠的神与微凝的眉宇,纵使坐轮椅之上,却依旧萧疏轩举,湛然若神。

    在经过那座寂寞的木桩之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容祁却心头一动,忽然伸出一只手扣住了转动了轮子,迫使自己停了下来,惹得堪言也一头的雾水,却只见自家下忽然望那个黑漆漆的角落看去,他的神色平静,但眼底的波澜却是一圈一圈地翻滚开来,抑都抑不住。

    果然,果然……

    堪言顺着那方向看过去,也只看到木桩旁用链锁锁住的一个奴隶蜷缩在那的黑影而已,这在匈奴并不罕见,堪言不以为然。

    容祁的神态在任何人看来还是一如往昔的平静,甚至不起波澜,只是袖下的手却已紧紧握拳,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堪言,推我过去。”

    “是。”

    轮椅在那蜷缩的影前停了下来,那奴隶的面容被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了,根本看不清楚,一靠近,才发现她的褴褛,唯独那意外跑出衣襟的金色刺痛了他的眼。

    他忽然俯将这脏兮兮的小奴隶给捞了起来,堪言惊讶不已,但对容祁做的事却也不敢多嘴一句,只是在心里不断哀叹,那奴隶多脏啊,下好端端的干净的衣服全被染脏了,但下却丝毫不在意,惨不忍睹啊惨不忍睹!

    “唔……”玉蛮忽然落入了一个馨香的怀抱,脖子上的酸疼让她一阵难受,不低低呜咽出声,似在哭,又似在抱怨,容祁一惊,以为她醒了,却发现她的眼睛根本是闭着的,也根本没有半点醒来的征兆,只是说胡话罢了……

    ------题外话------

    今天这字数真是足啊有木有有木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