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 公主出嫁在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这个冬天总算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了,听说今年的冬季来得慢吞吞地,这突然一来,却连连下了足足三个多月的暴风雪,冻死的牛羊不计其数,遭殃的不仅仅是乌孙一国,西域诸多国家都没能幸免于难,各地都相继发生了大大小小的暴乱,难民和流民也越来越多了起来。

    几个月前,昆莫大寿时那样奢华的场面好像一场梦一样,现在的赤谷城,就连昆莫大人都成皱着眉头,又有谁敢喘一口气呢?

    更棘手的是,在这种人人自危的况下,昆莫最年幼的公主银翘却没完没了地折腾闹事,听说光要阻拦公主离家出走,王城的侍卫们都已经拔了好几回刀了,偏偏银翘公主也不是省油的灯,侍卫们自然是不敢真的和公主对手,每天这样打打闹闹的戏码就要上演无数回,每一次都是银翘公主哭红了眼睛跑回寝,砰的一声把门甩上,谁也不见。

    因今年的冬灾罕见,外面乱民匪盗激增,就连年轻的迦昱靡大人前些子都已经出发去了南部的几个部落视察。昆莫忧心忡忡,总算是病倒了,成脾气也不大好,大家更不敢拿这些事去触昆莫的霉头。

    迦昱忙着视察部落,自然不可能带上玉蛮。玉蛮在赤谷城里,倒是吃好喝好,但子却不大好过,因为无聊,实在是太无聊了!

    直到听说迦昱靡回来了,她才蹦跶一下从榻上跳了起来,一抹嘴边睡出的口水,连鞋也不穿就奔了出去,将迦昱留下照顾她的那两个侍女都惊了个措手不及。

    砰的一声,玉蛮迎头就撞上了正从外面进来的迦昱。

    “哇”的一声惊叫,玉蛮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脑袋,疼得泪眼花花,抬起头来幽怨地瞪向风尘仆仆的迦昱:“疼疼疼疼……”

    迦昱的确是风尘仆仆,他一向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地,像现在这样下巴上还有刚冒出的青茬子,眼睛也因为连来未曾好好合过眼而充斥着血丝,眼窝下面还有一圈的青色,看上去狼狈极了。他上的盔甲和披风还未脱下来,刚从外面回来,盔甲上冰冰凉凉的,甚至结着一层薄冰,又冷又硬,玉蛮一头撞上去,脑门上立即就肿起了一块红。

    “你倒还。”迦昱双手抱臂,居高临下地瞥了玉蛮一眼,嘴里说的虽是奚落的戏谑之语,但连来有些疲倦的眼睛里却难掩见到玉蛮莽莽撞撞奔过来时的欣喜之色。

    “唔,疼死了!”玉蛮气呼呼地哼了一声,她疼得要命,迦昱这个罪魁祸首却还在说笑话,笑笑笑,没错,他还在笑呢!

    迦昱被玉蛮瞪得不行,这才轻咳了几声,掩住了笑,目光从玉蛮光着的脚丫上扫过,顿时粗鲁地把玉蛮给拎了进去,就像拎小鸡一样,嘴里碎碎念着:“果真是,连鞋都来不及穿,真,真……”

    屋子里烧着炉子,暖洋洋的,迦昱一走进来,立即像一个冰块掉进了火炉里,暖意瞬间蔓延到了全上那冰凉的盔甲好像也跟着轻了一些。

    迦昱把玉蛮丢到了沿,顺手蹲下把玉蛮的鞋子往她脚上上,嘴里却仍还自言自语:“用得着这么吗……”

    那双桃花眼一笑,简直要颠倒众生,玉蛮都纳闷了,迦昱怎么突然对她那么好了?

    “说吧,大老远奔出来迎我,定是有事。”迦昱忽然一改刚才让玉蛮都迷糊的态度,高大的子一立,双臂环抱俯视她,唇角轻扬:“你们汉人不是有一句话,叫无事不登三宝?”

    玉蛮一头雾水地挠了挠脑袋,汉人文化的确博大精深,不过跟她谈这些,简直就是对牛弹琴,不过迦昱都说到这份上了,玉蛮自然被勾起了伤心事,垂头丧气地耷拉下脑袋,两只手委屈地捏在了一起玩手指:“迦昱,银翘不理我,她好像,很讨厌我……”

    女孩之间的矛盾的确是不可理喻,前一刻还好得要命,下一秒却可以吵得向世代仇敌似的,见玉蛮这难过的样子,迦昱神色一柔,笑眯眯地拍了拍玉蛮的脑袋,大发慈悲地好声哄她:“我回来时也听说了这段时间银翘做的事,她许是心里不痛快,与你无关。”

    “可是……”玉蛮泪眼汪汪地抬起头来,可怜兮兮地看着迦昱,那表,简直像一只可怜的流浪猫,任谁铁石心肠也受不了她这副模样。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看看她。”迦昱叹气,子还没待暖和呢,转就得往外走,玉蛮见他愿意去看看银翘了,当即破涕为笑,缩头缩脑地跟了上去。

    “大胆!谁准你进来了!”

    迦昱刚推开门,一尊中原汉朝送来的青铜小鼎就砸了过来,哐当一声,重重地砸在了迦昱脚边,就连躲在迦昱后的玉蛮都吓了好大一跳。

    迦昱眉头微皱,低头扫了眼被银翘砸过来的青铜小鼎,顿时脸色一沉:“银翘!”

    屋子里黑漆漆的,狼藉一片,银翘乍然听到迦昱的声音,竟然也是吓一跳,回过头来看他,眼眶红红的,肿得像核桃一样,哇地一声冲上去抱住了迦昱的腰:“迦昱靡哥哥!我不要嫁给匈奴容祁,我不要我不要!”

    “胡闹!”迦昱嘴里虽呵斥着,但到底是一起长大的兄妹,手上却已经心软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银翘正在抽气的背。

    “我要嫁的是像墨折那样的大英雄!他们说他是草原上少见的美男子!我不要嫁给匈奴容祁,他是个残废!”银翘不依不饶,把这些天的委屈都哭了出来。

    “可是,匈奴容祁长得极好看……”玉蛮缩着脑袋,细细的声音从迦昱的背后钻了出来,心虚地不敢直视银翘。

    银翘见是玉蛮,当即更加难过了:“谁让你替我答应的!玉蛮,你都没问过我!”

    玉蛮也好生委屈,当时她哪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啊,而且她什么也没答应啊……

    “真的,我见过匈奴容祁的,他生得极好看,你看了也一定会喜欢……”玉蛮以为银翘哭闹,只是因为没有嫁给草原上少见的美男子墨折,只能弱弱地拿话安慰她。

    “他能有墨折好看吗!”银翘简直要气炸了,玉蛮什么也不懂,虽然她根本没见过墨折也没见过匈奴容祁,可是墨折是匈奴的单于,匈奴容祁什么都不是,还是个残废,嫁给他当然不如嫁给墨折!

    “我想应该是有的吧……”玉蛮的眼前忽然闪过那双漆黑得像漩涡一样深邃的星眸,他伸出的掌心躺着一片翠绿的叶子,修长的手指干净又好看,他上淡淡的馨香仿佛仍在鼻息之间萦绕,玉蛮忽然有些脸红心跳起来,整张脸红成了一片。

    “那……那他也是个残废!”银翘不依不饶地跺起脚来,拉着迦昱的袖子就吵:“我不管,迦昱靡哥哥,你要救救我,我不嫁不嫁不嫁就是不嫁!”

    “银翘!”迦昱的声音终于一沉,这一声喝斥将吵闹的银翘都吓了一跳,威严十足。

    迦昱眼神微冷地扫了银翘一眼,竟将她看得出了一声冷汗。

    “这样的话以后不准再说了。”迦昱声音一哑,拉开银翘拽着自己袖子的手,神难得一见的冷峻锐利:“你要嫁给他的事是改不了的,想要闹到匈奴去,将你乌孙公主的脸面丢尽,那也随你。”

    ------题外话------

    忧愁神马呢,你们担心的事不会发生,乖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