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上席待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玉蛮憋着满肚子的气,迦昱也好不到哪去,两人一前一后谁也不肯先开口向对方和解,最后还是玉蛮肚子里发出震天响的咕噜咕噜声才打破了这场冷战。

    玉蛮连忙捂住了肚子,尴尬得整张脸都红了,恶狠狠地瞪向迦昱:“要是换作你,一定比我叫得更响!”

    迦昱轻咳了两声,笑未笑:“你这肚子的脾气比起你来倒也不小。”

    这是在嘲笑她成天到晚都在和他扯嗓门么?

    玉蛮一面啃手指,一面哀怨地瞪迦昱,死命瞪迦昱,迦昱终于被瞪得妥协了,桃花眼中瞬间笑意满满,唇角高高上挑:“现在过去,应该还来得及。我命人给你留了些好吃的。”

    “好啊!”玉蛮终于转怒为笑,脸上绽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拽起迦昱的手就跑,子比他还急,嘴里唠叨着:“好饿呀好饿呀!迦昱,你们昆莫生辰,一定会准备好多好吃的吧?有吗?我想吃羊,最好还是羊腿的,那里的最鲜美了,我还想吃兔子,唔,如果还有鹿就好了,骆驼不好吃,有一回我吃骆驼,差点要把牙都啃掉了,好硬好硬……”

    “这些你都吃过?”迦昱的手任凭玉蛮拽着,狭长的凤眼映照着越来越近的通透的光亮,流光潋滟,竟是一抹纵容与宠腻。

    “那当然了!”玉蛮冲迦昱挤眉弄眼,小心翼翼地问道:“可是我听说你们人有时候也吃狼,上回我就瞧见你打着要猎杀狼的主意来着。这一回不会有狼吧?其实狼一点都不好吃,你们为什么非要和我们狼过不去呢?我们狼可好了,虽然有时候攻击人类,但那也是因为你们人先欺负狼……”

    瞧见玉蛮这颠三倒四的胡说八道,连“你们人”“我们狼”都出来了,迦昱嘴角的笑容显得有些无奈:“再啰嗦就什么也别吃了。”

    “唔……”玉蛮终于乖乖地闭上了嘴,委屈极了,她还想再晓之以理动之以呢,要是让她在桌上瞧见了狼,这不是要她自相残杀吗?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玉蛮随着迦昱上了席,这一回玉蛮坐的不是原来那个地方,而是直接坐在了迦昱的旁。玉蛮是知道迦昱的份的,迦昱是乌孙的皇子,坐的自然是上席,玉蛮也没想到,可恶的迦昱竟然会这么好心,把她也带到了最好的地方。

    要知道,先前银翘可怜巴巴地求迦昱带她来,迦昱也没答应呢。玉蛮的小心肝不有些忐忑,不知道银翘知道以后,会不会生她的气?可她也算因祸得福吧?她也是为了银翘才莫名其妙在迦昱这挨了一顿训,若不是迦昱担心她又闯祸不得不将她紧紧带在旁盯着,她也不可能有机会来上席啊。

    玉蛮他们回到席上的时候,酒宴正酣,最上首坐着的那人连眼睛都有些迷离了,这人年纪看上去比她阿爹还要大些,材魁梧,脸上留着一大把胡子,鼻头也红红的,大大地肚子挂在前方,玉蛮都担心他再喝下去,那肚子会不会爆炸开来。

    “昆莫真颜,岂容你这样肆无忌惮地打量。”迦昱弓起食指在玉蛮的脑袋上敲了敲,顺手给她割下了一大块羊腿送到她面前来:“低头吃你的。”

    玉蛮疼得当即捂住了自己被敲的脑袋,目露哀怨,但看在迦昱随即就为她送上来讨好她的份上,这才不跟迦昱计较这一敲之仇,埋下首来开始狼吞虎咽。

    看着她粗鲁的吃相,迦昱似笑非笑地执起一杯酒来,也不喝,好像只是拿在手上玩似的,时不时顺手替玉蛮割下些来填满她吃空了的盘子,偶尔也给她倒上两杯果酒,威地往她嘴里塞几粒水果。

    玉蛮当真是食动物,除了,什么都不吃,若不是迦昱够狡猾,玉蛮也不可能被塞进那么多水果,不过眼见着刚烤好的鹿又上来了,玉蛮高兴得不得了,也没空去和迦昱计较。

    迦昱也不吃,只是看着她笑,看这丫头吃东西,还真会让人的心也跟着好了起来。迦昱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庆幸自己生于帝王之家,否则照玉蛮这吃法,他就是再会打猎,也养不活她。

    “容祁啊!你来得正好,这是我乌孙独有的佳酿,来人,快给满上!”那位兴致明显不错的乌孙昆莫满达靡忽然招呼人斟酒:“上一回见你,才不过连十岁小儿都不如的小子,没想到十多年过去了,发生的变化太多了。还能在这看到你,也算是缘分。下一次再见,也不知道我这老头子还在不在!”

    满达靡这话显然将自己端在了长辈的份位上,明眼人都瞧得出来,今夜这位乌孙昆莫明显对匈奴十分不满,这一番话下来,也不知道是在感叹江山易改英雄易老,还是在讽刺匈奴墨折篡位当权,这位无用的十三下却沦为一个残废,连行走都得依靠轮椅,比十几年前臭未干的小子还要不如。

    乌孙匈奴多年来关系微妙,自匈奴易主之后就更是如此,匈奴一向自负,就如这一回,在他满达靡面前,无论是这位匈奴的容祁还是那位凶恶的头狼墨折,也都不过是晚辈罢了。若说匈奴有意与乌孙结好,这一回匈奴除了送上贺礼,匈奴王墨折却压根没有亲自前来。若说匈奴狂妄自大,已经到了目中无人的地步,偏生又派了这位体弱多病的十三下前来贺寿。

    “乌孙王正当壮年,乌孙在您的治理下自当会有一番作为。这杯酒,容祁恭敬不如从命。”十分从容淡漠的声音,只见一道清雅的白袍影正端坐于厚重的轮椅之上,他淡淡垂眸,端起酒,直到将唇角的最后一滴甘露也饮尽,淡然的神没有受到丝毫影响,风度翩翩,丰神俊朗。

    原本注意力全在食物上面的玉蛮听到这声音,忽然竖起了耳朵,嘴里仍油光满面,鼓着嘴寻声望去,那双幽深的眼眸却也恰恰正望着她的方向,眸光含笑,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那原本略显苍白的面容上,似染上一层醉人的芬芳,暗香浮动,心头略微地痒,让玉蛮忘了继续嚼动嘴里的食物……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