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 惊鸿一瞥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二人用乌孙话交谈,玉蛮全然听不懂,她个子小小的站在迦昱边,一灰头土脸,从头至尾,银翘几乎都没注意到她的存在。

    “迦昱,我饿了……”玉蛮扯了扯迦昱的袖子,仰起脑袋看他。

    细细的声音听起来脆生生的,让人想忽略都难,迦昱低下头,见她满腹委屈地嘟着嘴,看来是忍了很久,不由得挑唇一笑。

    迦昱还未回答,银翘却已经惊讶地蹬大了眼睛,像是见到了鬼一样,俏丽的手指直指玉蛮的鼻子:“你你……你叫王兄什么?!”

    “迦昱啊……”玉蛮一紧张,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迦昱就站在那,好整以暇地看着两个年龄相仿的丫头互相瞪眼,银翘是满满的飞扬跋扈,玉蛮那小包子也不是好惹的,被银翘这么张扬地瞪着,竟然也能淡定地睁着眼睛看回去,只是一脸困惑,不明白银翘为什么一脸惊魂未定的模样。

    银翘呆了呆,也没想到玉蛮竟然如此淡定地看着自己,好半晌,银翘那立体俏丽的五官才皱成了一团,紧张地一把拽过玉蛮纤细的胳膊,四下张望了一下,压低声音教训道:“被人听到你就完蛋了!要称呼我王兄为迦昱靡大人!”

    玉蛮无辜地睁着漆黑的眼眸眨了眨,红润的嘴唇动了动,迦昱靡大人?

    好像是总听到人这么称呼他,可是他自己告诉她他叫迦昱的啊。以前叫昱,如今叫迦昱,现在眼前这个女孩却要她唤他迦昱靡大人,怎么名字越来越长了……

    见她还是傻乎乎的样子,银翘气不打一处来,气呼呼地跺脚:“你怎么那么傻,这么笨的人我王兄怎么会留在边当仆人!总之你记住了,以后不能随意称呼大人的名讳,否则就是我想救你一条小命也无计可施!”

    “银翘,她是我的客人。”看戏看得舒坦了,迦昱靡这才慢悠悠地挑唇,把玉蛮从银翘的魔爪中拎了回来,往自己边带了带。

    “客人?”银翘再一次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似乎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公主份,压低声音咳咳,装模作样地想要掩饰自己刚才那粗鲁的模样,故作优雅地伸长了脖子:“咳,既是王兄的客人,那便是本公主的客人,看你的模样,是汉人?”

    “唔,应该是吧。”玉蛮下意识地用手指掏了掏耳朵,耳边仿佛又响起阿爹震耳聋的暴喝声不断强调着“老子是汉人,你这小狼崽子当然也是汉人!”

    银翘一喜,自来熟地挽住了玉蛮的手臂就往城池里带:“你真的是汉人?我听人说,汉人量矮小,看你的样子,果然矮小嘛!”

    “……”

    玉蛮看上去十三四岁,除了模样长得稚气了些,个子比起其他同龄的汉人女孩都还算是高挑的了,和银翘站在一起,几乎是一般高,也不知道她从哪看出她长得矮小了?

    迦昱靡忽然被两个丫头谅在了那,不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失笑,好啊,这两个丫头倒是熟得快,把他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那一方,玉蛮本就是个神经大条的人,银翘又单纯,竟然聊开了,后的从仆纷纷跟了上去,簇拥着二人往赤谷城里去。

    “你叫什么?我叫银翘,是乌孙公主,我母妃是乌孙左王妃,我和迦昱靡哥哥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是迦昱靡哥哥从小就由我母妃抚养,和我可亲近了!你是我迦昱靡哥哥的客人,那一定很了不得,你是汉人大官的女儿吗?”银翘难得见到年龄相仿的同伴,一时间叽叽喳喳说个没完。

    “唔,我阿爹是道士!”玉蛮眨了眨眼睛,阿爹当大官的模样她可想象不出来:“我叫玉蛮。”

    “道士?不是不可以娶妻的吗?你真有趣!”银翘新奇地叫了出来,把玉蛮揽得更紧了:“走走走,我带你去沐浴更衣,你脏死了,也不知道我迦昱靡哥哥是怎么把你带回来的,难不成他把你丢到茅坑里去了吗?”

    “迦昱靡……”玉蛮的脑袋里灵光大闪,惊呼出声:“啊!”

    这一声大叫,把银翘也吓得不清,跟着大叫了起来:“怎么了怎么了?”

    玉蛮睁大了黑溜溜的眼睛,恍然大悟:“靡……这是……乌孙王族才有的名字?!”

    她在书上看过,乌孙乃西域大国之一,靡字称号,只有乌孙真正的贵族才有,即使迦昱靡不是皇族,那也定是立下赫赫大功而被乌孙昆莫赐名的人。

    银翘目光奇怪地斜向一脸惊讶的玉蛮:“你现在才知道呀?!不过迦昱靡哥哥看起来待你极好,你瞧,他竟然许你直呼他的名讳,这么亲昵,就是母妃也不曾只呼迦昱靡哥哥为迦昱,说不定呀……”

    “迦昱果然没有骗我!他是有钱人!”她果然可以吃好多

    玉蛮正沉浸在一脸满足的喜悦之中,压根没听到银翘在嘀咕什么。

    银翘见她笑得灿烂,也跟着嘻嘻笑了起来:“说不定我们会变成一家人哦!不管不管,反正你现在又不是迦昱靡哥哥的人,我要比迦昱靡哥哥对你更好,以后乖乖跟着我,好处多着呢,知道吗?看你那么小,我是姐姐,你是妹妹,我们就是好姐妹。”

    “可你明明还没我高。”玉蛮撅着嘴,语言犀利了。

    银翘的脸一青,当即咋呼起来:“谁……谁说的!我比你高!总之我是姐姐,你是妹妹!”

    “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又不是看个头的。”玉蛮平时说话颠三倒四,没想到关键时刻竟然句句犀利。

    “呃……”银翘羞愧,哼了一声:“那好,那你说,你多少岁了!本公主马上就要十五了,再说了,喊我姐姐有什么不好的,你又不吃亏!”

    “唔……”玉蛮为难地挠了挠脑袋,说实话,她也不确定自己到底多大了,听阿爹说,她应该是十三四岁的年纪了,但到底是十三还是十四呢,银翘说她快要十五了,那就是十四咯,所以她也有可能和银翘一样大啊。

    银翘见她说不出话,就当她默认了,当即高兴地攀着她又聊了起来:“你知道吗?明天是我们昆莫的大寿,各国国王还有使臣都来了,今晚的宴席肯定闹!只可惜匈奴王墨折没来啊……”

    银翘说到墨折的时候,一脸神往,连玉蛮都忍不住好奇了:“这个人很厉害吗?”

    没想到被玉蛮一问,银翘的脸忽然红了,嗔道:“你干嘛这么看我!他……哎呀,我不知道啦!反正他又没来,刚才迦昱靡哥哥也说了,匈奴来的是那个残废的下,诺,那就是匈奴使臣的车帐,那个人一定就坐在车里。真可惜,我听别人说,墨折可是少见的美男子,这回竟然没来啊,那个十三下,这几年几乎没什么人见过他,肯定生得丑陋,还是个残废……”

    银翘后面说了什么,玉蛮已经没有听到了,她的目光已经顺着银翘指的方向望了过去,四下无风,仅有的微风也撩不动厚重的车幔,敦厚的马车雍容华仪,缓缓从西侧朝城池驶来,缓慢而优雅,从容而不惊,前后的侍从队伍长得不见首尾,马车后面跟着的是匈奴送来的贺礼,一车一车的,竟然装满了二十多辆车。

    玉蛮的眼睛睁得有些疼,大风突起,那为首的马车车幔忽然被掀开了一个角,白衣一晃,仿佛还有墨色的一角,好像是那人的黑发,也跟着轻轻地扬起,白衣如淡漠的云,黑发如恣意的墨,玉蛮呆呆地看着那个方向,却看不到车内人的容貌,只是这么粗略地惊鸿一瞥,玉蛮已经没来由地心底一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