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 殿下欣喜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容祁修长的手指转动着轮椅,西域的夜风放肆缭乱着他垂散的墨发,腾起,纠缠,又垂落,白衫磊落,更显消瘦,隐含着无声的落寞。

    堪言愣愣地站在原地,也忘了要上前搭把手推轮椅,容祁也素来独来独往惯了,堪言在与不在边他也毫无知觉,大概是压根没注意到堪言根本还呆在原地吧。

    过了好一会,堪言才一拍脑门,火急火燎地跳了起来:“老子是天下第一号大蠢蛋!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下!下!”

    下不答……莫不是心不佳……

    堪言抖了抖,容祁的脾气素来内敛,没人见过他大发雷霆的样子,可就是这冷漠,让他比大发雷霆还要令人生畏。

    “下!”堪言追了上去,锲而不舍地扯着嗓子喊。

    下还是没有反应,虽是坐在轮椅上,却恍若遗世独立……

    堪言脸色一白,这下知道自己完蛋了,下的怒气虽不外表,可不代表天底下真有没有脾气的人。

    堪言形一晃,刷地一下来到容祁的前方,壮着胆子挡住了他的去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眼角扫过,下仍是一张淡漠的面容。

    “下,您还是一掌劈死我吧。堪言办事不利,下若恼怒,尽管罚堪言吧!”堪言苦着一张脸,当真是苦不堪言。

    容祁似乎被突然从后方跳到前方堵住他去路的堪言给吓了一跳,虽然不恼,却依旧淡淡地看着无缘无故跪在自己面前的堪言,略微沉默了两秒,方才道:“你在做什么。”

    堪言挠了挠头:“下不是在恼堪言办事不利吗?方才堪言几次呼唤下,下却不曾理会,堪言虽是个粗人,倒还不至于连下不悦都看不出来。”

    说着,五大三粗的堪言甩了甩袖子,拉长,开始抹眼泪了。

    “你唤了我?”容祁皱了皱眉,神有些茫然,却只是云淡风轻地解释道:“我不曾听到。许是方才在想些事,一时入了神,不曾在意。”

    “……”

    堪言顿了顿,一时无言以对,只听得容祁依旧是平静的语调问道:“你唤我何事?”

    堪言猛打了个激灵,这才想起了正事,往衣襟里探手掏了掏,掏出一张小像呈给容祁:“这是探子从汉人上摸来的,属下虽没能找到当年那处世外仙境,但这画中小像却看着眼熟,属下便上了心,留下了这张小像。”

    容祁接过画像,当即蹙眉,这材质,当是天家所有,除汉室贵族外,寻常百姓无人会用如此珍贵绸缎作画,这画像,分明是汉家天子下达予官府的帛书。

    帛书上有字,勘言自然是不认识那上头的小篆,因此不知此乃何物,也不知道画像上的人出现在那上面是什么意思,但容祁却是识得的,他皱眉,正是因为此乃密书,汉国天家私下授予底下要职,秘密行事,不曾公开,按堪言所说,其中是张小像,汉国天家的人为何在秘密搜寻画中人?

    看来堪言和他的属下应该是从汉国要臣上摸来的此物,竟还让他们摸出了他们汉家皇室的隐疾。

    容祁虽对此密帛的出现感到诧异,却并无好奇,他消瘦却俊朗的面容上没有过多的表,墨玉一般的眼眸也一如既往的沉静如水,修长的手指微微一扯,打开了帛书……

    堪言抬起头,看到的正是容祁打开帛书的那一瞬,只见下原本淡漠的面容上忽然一凝,幽潭一般沉静的黑眸瞬间出现了一丝波动,仿若一道无形的漩涡在搅动着这原本的平静,他的面色一白,指尖竟有些颤抖。

    画像之上,是一个少女,明眸皓齿,却仍显稚嫩,像,又不像……

    若说相似,昔缠着他说要嫁给他的那孩子明明那样年幼,小脸永远是脏得看不清本来面貌的模样,而画中的少女,却干净清晰,轮廓仍是稚嫩,却让他陌生。

    若说不像,他又为何会有如此反应……

    他的印象中,那脏兮兮的小丫头始终野蛮憨厚又天真烂漫,然而若要仔细回想,她的模样却是那么的模糊,唯一清晰的只有那一双永远闪烁着笑意的眼睛,黑黑的,灿灿的,灿若星辰。

    “下?”

    “是玉蛮……”良久,容祁终于一声轻叹,其中的意味复杂不明,似感叹,似无奈,似疼惜:“汉室为何在寻她?”

    他错过了些什么,不曾陪伴那个憨傻的丫头成长,以她那咋咋呼呼又单纯透彻的子,只怕要吃不少苦。但她还活着,还活着,已经长那么大了,她多高了,可曾仍和当初那样成天吵着要吃?可曾……可曾记得他?

    容祁的眼神一黯,大概,大概是不记得了吧,当时的她还那么小,儿童戏言,是否是他太过当真……

    “果真是?”堪言瞪大了眼睛,然后一拍大腿哈哈笑了出来:“老子就说这小像眼熟!老子果然是天生慧眼,天下无敌!他的,差点把这么重要的小像给忘了!”

    容祁无奈,只能又问了一遍:“汉室为何在寻她?”

    堪言兴奋过后,终于老实下来:“原来她就是当初那个哭哭啼啼的娃娃?汉人为什么找她?估计这娃娃犯事了吧,没准是大事?!那不行,那得赶紧找到她,免得还没见到人,这娃娃就被犯人给咔嚓了。话说回来,这娃娃不会真犯大事了吧?怎么这么多人在寻她?”

    “这么多人?”

    堪言满脑子问号地挖鼻孔:“我说这画像眼熟的!不仅汉人在找她,连墨折那厮也在找人,也不知道这混蛋在打什么主意!噢,除了汉人和墨折的人,底下的人回报,在云中地带,还有一股不知名的人吗好象也在找什么人,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丫头有关。没想到啊!这娃娃看着没几俩,和老子还颇像,是个干大事的人!不是大篓子还绝对不捅!”

    墨折……

    容祁皱眉,已经为匈奴之王的墨折为何在寻玉蛮,墨折为人很辣婺,找玉蛮,可是因为忌惮他?可他应该不知……不知玉蛮与他有关才是……

    不知名的人马,他们可是也与玉蛮有关?连堪言都查不出来历的人马……

    容祁扶了扶额头,低低轻咳,看来,他必须得尽快找到这让人头疼的傻丫头了。

    虽感到头疼,但他心底的那丝温意却无法隐藏,死寂的心脏,在颤动,在欣喜,多少年了,这是让他感到陌生的绪,是因为,有了这丫头的消息吗,哪怕只是凤毛麟角……

    不知过了多久,容祁终于缓缓地收回了思绪,再看他的神,早已恢复平的淡漠从容:“明便启程往乌孙赤谷城,寿礼可备好了?”

    堪言愣了愣,没想到话题转变之快,一时有些傻眼:“是,已备妥。”

    堪言一提起这事仍恼火,若不是容祁在上头压着,以他的子,哪里还会甘心留在匈奴,早提刀和墨折那厮拚了,能杀几个是几个,多杀一个也是赚。乌孙王寿辰,墨折却命下以匈奴使臣份前往乌孙贺寿,哼,不知道的还道是他不拘一格任用贤才,鬼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