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脾气古怪的少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少年带着玉蛮落地,玉蛮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脯,然后仰起脑袋咧出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将偷出的衣服捧高,脆生生地道:“给你!”

    面具下,少年狭长的凤眼微微一眯,一只手随意地翻了翻玉蛮献宝一样捧在手里的衣物,不仅没有要接过的意思,反而十分嫌弃甩开了手,把碰过那衣物的两根手指往玉蛮上擦了擦,语带嫌恶:“别人的东西我不要,脏死了,你还不扔掉?”

    脏?

    玉蛮无辜地收回捧得高高的小手,满脸的困惑不解,不脏啊……

    还说别人的东西他不要,他自己不就是一个小贼吗,那柄剑还是别人的东西呢,他怎么就要了,而且先前还是他指使她去偷别人的衣服,现在偷出来了又不要……

    “你在心里嘀咕些什么?”少年懒洋洋地挑眉,双臂环,居高临下地审视着明显在腹中嘀咕着骂他的玉蛮,那双狭长的眼睛精光璀璨,好似可以将玉蛮看穿一般。

    玉蛮一听,惊讶地睁大了眼睛,一脸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模样,清脆的童音带着新奇:“你好厉害!连我在心里说悄悄话都知道吗?”

    “那是自然。”少年不以为然地挑唇,被玉蛮这一惊一乍的丰富表给逗得又好气又好笑,被人发现了秘密,这臭小子难道没有一点羞愧感吗?  玉蛮不对这脾气古怪的少年更加佩服了,眨巴眨巴着那双像黑耀石一样晶亮的眼睛:“那你能知道我在说什么悄悄话吗?”

    “还不是在骂人。”少年哼了一声,一副嫌弃玉蛮蠢顿的模样。

    “好厉害!”玉蛮惊呼出声。

    少年隐隐颤了颤嘴角:“你还不把这些脏东西丢掉,要抱多久?!”

    怎么说翻脸就翻脸……

    玉蛮嘟囔了几句,只好松开手,把自己好不容易偷出来的衣服丢在了地上,心里还颇为可惜地直叹气,这位小哥哥可真是怪人,脾气坏极了,既然不要别人的东西,却要让他把别人的衣服给偷走,害得别人没有衣服穿……

    她顶多是受人胁迫才干的坏事,要说最坏的,就是他了。

    “走吧。”

    少年丢下了一句话便自顾自地走在了前头,也不等玉蛮。

    玉蛮回过神来,赶紧追了上去,少年虽是慢悠悠地走着,可玉蛮还是追得吃力,谁叫她腿比人家短呀。

    “我们要去哪?”玉蛮好不容易追了上去,气喘吁吁地发问。

    “自然是送你回家。”少年慢悠悠地双臂还,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凤眸之尾也幽幽地泛出了一层困顿的泪花。

    “唔……可是你还没告诉我第二件事要做什么啊。”玉蛮挠了挠脑袋,有些犹豫。

    “今天就到这。”少年难得好脾气地回答玉蛮的话。

    “可是……”

    “今夜我乏了,没时间与你玩。但你今天做得不错,将我逗得很开心,第一件事,就算你办成了。”少年的心看上去似乎的确不错。

    “那第二件事呢?是什么?”玉蛮锲而不舍地追问。

    “第二件事下次再说,你急什么?”少年挑眉,眼角的余光瞥见玉蛮这小胳膊小腿的几乎是小跑着追上他的速度,便大发慈悲地放慢了原本就慢悠悠的步伐,玉蛮追得果然没那么吃力了。

    “下次是什么时候?”玉蛮晶亮的眼睛散发着求知的光芒,闪亮闪亮的,毫无杂质,澄澈纯粹。

    少年微微一顿,看着玉蛮着充满期待的目光,心便不自觉地好了起来:“你很期待见到我?”

    “那当然了!”玉蛮不假思索地点头,说起话来眉飞色舞地,表生动极了。

    她当然想早点办完三件事,把那柄剑拿回来补好丹炉。

    少年心大好,难得和颜悦色地拍了拍玉蛮脏兮兮的脑袋,刚才他只用手指碰了碰那几件衣服就嫌脏,现在竟然连玉蛮这么乱糟糟的头发都拍得下去了:“明天晚上再说。”

    “哦……”玉蛮有些失望,看来第二件事至少得明天晚上才能做了,便向少年告辞:“那好吧,那我要回家了。”

    “嗯。”

    告过辞,玉蛮一路小跑着要回家,不经意地回头看时,却发现那小哥哥仍不紧不慢地懒洋洋跟在她后,玉蛮不奇怪地回过头来问道:“我要回家了,你家也在这边么?”

    “我不是说了,要送你回家?”少年鄙视地白了玉蛮一眼:“你刚才得罪了那么多人,他们派出要抓你回去的人指不定还在路上,不怕死,我还怕没人逗我开心呢。”

    “哼,玉蛮才不怕他们。你不必送我,我自己能回家。”玉蛮皱了皱小鼻子,她才不怕那些人呢,她和狼兄打架的时候最厉害的就是逃跑了,她才不会被抓到。况且她阿爹生起气来可厉害了,要是发现那些人追到了家里来,阿爹保准打得他们滚尿流。

    少年气结,原本被她逗得相当愉悦的心也不自觉地坏了起来:“你哪来那么多问题?我自然要知道你家在哪,明晚才好找你。万一让你跑了,谁来逗我开心?!”

    原来是这样……玉蛮苦恼地挠了挠头,不明白这位小哥哥怎么说着说着“又”生气了,只好随他去了。

    回到家,已是夜半三更,玉蛮回过头去想要向少年道谢,却发现后只有黑影一闪便不见了踪影,那位小哥哥早已经走了,玉蛮回过头来,蹑手蹑脚地往自己的小舍去,生怕惊动了阿爹。

    “阿蛮!”

    怕什么来什么,玉蛮猛地打了个激灵,耷拉着个脑袋转过来:“阿爹……”

    “你在做什么?”道士正一道服两袖清风地站在那,衣袂飘飘,长须也跟着飘动着,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

    玉蛮红着脸,扭捏了两下,怯生生地撒谎:“撒……撒尿……”

    “嗯……”道士对玉蛮的粗鲁颇为头疼,按了按额头,见天晚了,愣是按耐下了说道理的冲动,挥了挥手:“快去睡吧。”

    玉蛮听闻及此,如获大赦般飞跑去了,这粗鲁的行径,又将道士看得直唉声叹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