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你是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大漠的夕阳就像一个硕大的火球悬挂在空中,余晖尽洒,夜幕沉下,悲壮如歌。

    狼群进入了自己的领地便四散开来,懒懒散散地趴在地上,清幽的月亮在沁凉的湖水里投下一个大大的月影,偶有年纪小一些的狼崽子缺乏经验,被这硕大的月影给骗了,扑通一声,月亮没捞到,自己倒掉进了湖中,溅了稀稀拉拉趴在岸边石头上小憩的大狼一的水,还得劳狼崽子的父母下水将它给叼出来。

    清亮的月光恰好照到小山洞中,玉蛮正趴在沉睡的少年上仔细观察着,玉蛮一向没耐心,平时跟狼兄出去狩猎,她总是没一会就待不住了,这动动那滚滚,狼兄的猎物每一次都会被玉蛮给吓走,气得狼兄下次狩猎再也不肯带上玉蛮了。

    这一会,玉蛮居然出奇安分地待在少年边,一步也不肯离开,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这个人就被狼兄给吃了。

    少年睡得并不安稳,清隽的面容略显冷漠,他的体滚烫得很,玉蛮便叼了几撮不知名的植物来,学着狼兄受伤时干的事,把这些苦涩的植物嚼碎了吐了少年一,可少年的眉头仍然紧紧地拧在一起,这让玉蛮十分苦恼,狼兄受伤时也是这样做的,不用多久就又活蹦乱跳了,为什么用在他上好像不起作用呢?

    玉蛮挠了挠头,决定还是把狼母请来想想办法,可是又担心她一走,狼兄就趁虚而入就把人给吃了,于是玉蛮十分地犹豫,在洞口来来回回地走,就是没法下定决心。

    平躺在地上的少年忽然闷哼了一声,紧接着便又陷入了一片寂静,这一声把正在艰难抉择的玉蛮给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时,只见少年竟然浑都在发冷汗,脸色发白,嘴唇上也毫无血色,他好像在梦里正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紧紧咬着唇,眉头越皱越紧,再也不肯发出一声声音了。

    “呜呜……”玉蛮用爪子推他,见他不醒,便用牙齿咬他的衣衫扯动他。

    “谁!”少年猛然睁开眼睛,一只沾满血污的手下一秒便准确无误地扣住了玉蛮的脖子,他墨玉一般的眼睛在睁开的瞬间迅速地闪过一道杀意,玉蛮被吓得哇地一声哭了,她这一哭不要紧,惊得山洞外立即响起此起彼伏的狼嚎声。

    少年微微一愣,待看清了正被自己扣住咽喉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竟敢肆无忌惮用自己的舌头他的女孩,眼神渐渐从冷厉变为了一瞬的迷茫,几乎只是转瞬之间,方才那个杀气凛冽的少年仿佛只是一场错觉,他的手一松,神色已经恢复了清醒,连最后一丝迷茫都消失了,不愠不怒,淡漠得过分。

    天知道刚才玉蛮的处境有多危险,只要他一用力,就能让她首分家了。

    少年的手一松,全的力气也仿佛立即被抽光了一般,那只手重重地垂了下来,再无一丝力气。

    脖子上的力气突然没了,玉蛮往后躲开的姿势也没了阻拦,砰的一声跌坐到了地上,摔得股生疼,但那个少年只是淡淡地看着她,没有取笑她,也没有帮她。

    玉蛮受到了惊吓,刚才还哇哇大哭,现在却连哭也忘记了,水汪汪的眼睛还挂着雾气,可怜兮兮地吸着鼻子。

    见她的子脏兮兮的,也没穿半间衣服,少年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下一秒,玉蛮只感到上一暖,头顶一沉,伴随着浓烈的血腥味钻进鼻子里,一件破了好几个洞还满是血的斗篷就被丢到了她的上,连带着把她的脑袋也砸了进去。

    玉蛮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前一刻还哭得惊天动地,这会居然颠地朝少年凑了过去,睁着仍挂着水气的眼睛,鼻子也红通通的,但脸上的表却难掩饰她的兴奋:“你疼?”

    玉蛮难得遇到一个能和她说话的人,恨不得能够立即搜肠刮肚把自己会说的话一次全说出来,她会说很多话,溜进云中偷羊的时候,她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蹲在那听来来往往的人说话,然后回来学着说给狼兄听,可惜狼兄那个坏家伙,根本就不理她。

    少年没有回答她,但这一点也不影响玉蛮的:“你梦到羊角顶你股了吗?”

    少年仍旧没有开口说话,只是平静地看着她,似乎久久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在哪,分明已经将他到了绝境,此刻自己为何还活着,这个女孩……又是什么人……是他派来的人吗……

    玉蛮坐在少年边上,掰着手指,磕磕绊绊地说着牛头不对马嘴的话,絮絮叨叨的,似乎没有要消停一会的意思:“小马、小驴要拜师学艺,师傅是鹿和大象。才没几天,小驴就没兴趣了,对小马说,大象不就是长着长长的鼻子……”

    就像在哄一个发噩梦的孩子入眠一样,玉蛮自己还是个半大不小的女娃娃,此刻却神严肃,表认真,搜肠刮肚地吐着字,咬着音:“小驴不辞而别地跑回了家,小马却虚心地向师傅学习,学成之后,小马回到家乡看望小驴,一进门就看见小驴被蒙着眼睛,绕着磨盘一圈一圈地走……”

    说道小驴小马,玉蛮下意识地嘴唇,口水又要掉下来了,上一次狼兄从人的商队那里猎来了一头驴,玉蛮说着说着便觉得肚子咕嘟咕嘟作响,如果能再吃一次就好了……

    “你是谁。”少年启唇,淡淡响起,碎玉一般的声音。

    他的声音好像着了一层魔力一般,让玉蛮喋喋不休的声音戛然而止,安静了下来……

    玉蛮顿时一愣,心中轻颤,盯着少年在动的唇,突然好想去腔里面有个地方又开始痒痒的了,难道自己又饿了吗?狼兄那一定还藏着羊腿……

    “你是谁。”

    少年又重复了一遍,玉蛮这才回过神来,讷讷地回答:“玉蛮……”

    “玉蛮……”少年微微蹙眉,若有所思地重复了一遍玉蛮的名字,似在喃喃自语,又似呢喃梦呓。

    这一声玉蛮,听得她浑打了个激灵,好像整个人都被摄了魂去。

    好痒,好痒……

    玉蛮开始烦躁起来,她肚子好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