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弘桑要扒玉蛮的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玉蛮自打被墨折卸了下巴折腾一番后忽然变得老实了,席上墨折时常似笑非笑地瞥她一眼,更让玉蛮觉得浑毛骨悚然。

    天不怕地不怕的玉蛮平素就任,倒也不是真的怕了墨折,可他那句……

    玉蛮心中竟如针扎了一般,墨折那样的大坏蛋,她看到他在说“不要再玩弄容祁那家伙了”的时候,眼底波澜万千,竟是交织着厌恨和心疼,好像在他眼里,她才是那个大坏蛋。玉蛮看着那样为容祁不平与心疼的眼神,连自己都要厌恶起自己来。

    容祁在她面前总是温润尔雅,时常带着笑意,可最痛苦时候的容祁,最狼狈时候的容祁,自己真的知道吗?

    她为他做过什么呢,就连解苦的龙须草也解不了容祁的苦吧。

    小时候阿爹总骂她小白眼狼,小白眼狼,玉蛮原是不服的,如今被墨折那样厌恶她的眼神看了个透彻,犹如一盆冷水忽然将她浇了个清醒,她竟发觉,自己真的是那个大坏蛋。

    玉蛮回到容祁边,也只是看着他发呆,心中愧疚,好几次言又止,容祁偏过头来看她,只是弯起唇微笑,眼中有关切:“怎么了?可是他为难你?”

    玉蛮张了张嘴,硬生生地把要问出口的话咽了回去,只摇头:“容祁,以后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真的。”

    尽管她真的很想问问容祁,她是不是真的让他很失望,很伤心,很难过过,她知道他的子不好,可容祁却极少提自己子的事,就是喝那些药时,也从来不曾皱过一下眉头,如同喝水般。容祁既是没有说的事,定然是不愿意让自己知道的,玉蛮难得地开了窍,竟然没有惯着自己以往鲁莽的子,开始为容祁着想了。

    玉蛮嘴笨,她想待他好,比待自己还要好的好,可她不知该如何向容祁表达自己的心意,她想把自己的心剖出来,所有的愫,到了不懂浪漫的玉蛮嘴里,只化成了那句最朴实的话语,我想对你好,很好很好。

    容祁微愣,笑了,并不给玉蛮浇冷水:“这话我便放在心上了。”

    玉蛮也愣了愣,重重地点头,并没有把墨折对自己做的事和说的话告诉容祁。

    宴席散了,玉蛮陪容祁回帐,心思大条的玉蛮自然没有察觉出今的单于庭暗潮涌动,只怕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席上弘桑等人一杯酒也没喝,所有人都状似闹,可真正喝醉的人却少之又少,弘桑将军更是保持一派的清醒,神最轻松最悠然的反倒是容祁,虽也没多喝,却好似也完全不在意那酒已多多少少让自己有了几分醉意。

    周遭有巡逻的士兵开始交接班了,换上了新的一批人,玉蛮总觉得哪里奇怪,却又挠破头都想不出到底奇怪在哪里。

    “容祁……”玉蛮正要和容祁说自己的忧虑,她总觉得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劲呢?

    “你说,待到7月,草原上的沙东青结了果,我们便去静湖旁住上两个月,可好?”容祁含了几分醉意,薄唇轻扬,俊脸微红,墨眸含笑,瞬时让天地月失色,将玉蛮看得一呆。

    到了夏季,草原上百花盛开,争奇斗艳,那景象是极美的,美得壮观。而那骄傲的沙冬青甚至能在荒漠上开出绚烂的花朵,嫩黄的花瓣筑成了一座海洋,这样生机勃勃,这样让人艳羡,容祁时常觉得唯有这沙冬青像玉蛮,美好,单纯,天真,又那样倔强,充满活力。

    容祁是真的醉了,才会有如此惑人心神的神,直把人的心思都吸进去了。

    但容祁的醉却从来不会让自己失态,他还是那样温润如玉,只是每每玉蛮把眼睛瞟向他时,总忍不住脸红心跳。

    堪言送了药来,容祁喝了,便要看会书。这是容祁多年的习惯了,只要体还没有倒下,每每入睡前,他总要在案前坐许久。

    因着在席上时满腹心事,玉蛮并没多吃,却又不好意思告诉容祁自己又肚子饿了,只撒了谎说要撒尿便出去了,容祁虽不放心,但听玉蛮这么说,自己便也脸颊一红,却又不能让堪言跟着去,单于庭里的女眷他又是不放心的,只得反复叮嘱玉蛮让她解了手便立即回来。

    方才的如沐风双眸含仿佛是错觉,容祁今好像比往常还要正色严肃地叮嘱了玉蛮解决了急事一定要立即回来。

    玉蛮向来粗心,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连忙应了便跑了出去,恰巧遇到了架在杆子上风干的生羊,肚子便越发咕嘟咕嘟乱想了。

    “你在做什么?”

    玉蛮吓了好大一跳,转过来一看,见是一名穿着侍卫服的将士巡夜发现了自己鬼鬼祟祟盯着看的模样,顿时心虚得面颊绯红。

    那侍卫却是看了她一眼,又瞥了眼生,转过去,只当没看到玉蛮:“向西两百米,堆了些干草干柴,去那的人少,你可以将烤熟了再吃。”

    玉蛮一愣,顿时更加羞愧,感觉自己干的亏心事被人一眼看穿了一般。玉蛮却也没多想,便真的将生取下一些,寻着西边的方向去了。

    见玉蛮果真去了,方才提点玉蛮的那名侍卫忽然脚步一停,侧转了回来,朝玉蛮走的那方向看去,压低的护盔下,是一双细长的眼睛,闪过一丝讽笑。

    玉蛮照着那人的说法,果真找到了堆积的干柴和干草,欣喜不已,便架了火堆要烤,谁知火星子才刚冒出来,这火一下子就蹿了起来,像是一条巨大的火龙像远处蔓延,玉蛮吓得呆住了,根本不明白眼前这是什么况。

    倒像是有人蓄意谋算过的一般,这条火龙的走势未免也太恰好了一些,火油味刺激得玉蛮脸色一白,素来心思单纯的她,觉得自己可能上当了,干了蠢事。

    西边原储的是大面积的粮草,这条火龙恰好波及到了粮草库,一下子在偌大的草原上染起了剧烈的火势,整个单于庭顿时乱了起来,人们忙着扑火,最先赶来的竟然是弘桑大将军何他带的人。

    弘桑见了烧起来的粮草库,锐利的老眼里顿时卷起了龙卷风,震怒,却又好像早有此心理防线,脸上的表虽是可怕,但到底是强撑住了,只绷着一张脸,望着那火势,表晴不辨。

    玉蛮知道自己闯了祸,弘桑见到玉蛮竟然也在此,先是惊讶,紧接着看清了玉蛮边的那些东西,顿时变了脸色,双眼像刀锋一般落了下来,嘴角抽动,脸色铁青,似要吃人。

    “大将军……”玉蛮也有些不安地站着,因为这一切实在是发生得太突然了,就连她也不明白到底怎么会这样。

    弘桑虽年迈,做派也一向严肃,可真正见他怒火上头的时候还是极为罕见的,玉蛮也是头回见到弘桑大将军把持不住愤怒得直冒青筋的模样。

    重重地冷哼了一声,弘桑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硬生生将当场把玉蛮碎尸万段的念头给压了下去,只神色更冷了,神难辨地看向着火的那方向,给玉蛮丢下了一句:“回下那去,稍后我老夫自会在下面前拔了你的皮!”

    弘桑经百战,杀敌无数,莫说玉蛮了,往往攻城掠地之时,连襁褓婴儿也要斩草除根,断不可能对玉蛮这样的丫头会下不了手,如今弘桑强忍住怒气,只怕是看在了容祁的面子上。

    玉蛮自然知道弘桑将军并非说笑,慌慌张张地跑回去找容祁,动静那么大,只怕容祁也早已知道粮草失火之事,然而玉蛮进来时还是不由得一愣,只因帐内的气氛太过安静,比起外面的乱成一团,好似两个世界,容祁也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一般,依旧神色平静,甚至可以说得上悠然,半分像弘桑将军那般恼怒焦虑的绪也没有。

    知道是玉蛮回来了,容祁的神色好似比先前还有轻松了些,大有尘埃落定的豁达之感,看得玉蛮困惑。

    “容祁,我好想闯祸了……”玉蛮红着脸,想到弘桑大将军的可怕模样,立即心虚地埋着头。

    “如何?”容祁专注地翻过了一页书,唇角微扬,声音听起来果然比玉蛮所看到的还有淡然轻松一些。

    “我想把烤熟,可是却不知怎的着了火,连救都来不及,那粮草太不经烧了,一下子就着大火了!弘桑将军说要拔了我的皮……”玉蛮委屈地掘起了嘴,心中却是思绪百转,对这发生得太快的变故好像有了些眉目,那个侍卫……玉蛮眼皮一跳,总觉得自己是给人当枪使了!

    “哼!老夫正是此意!”弘桑忽然从外进来,与他征战多年的佩刀竟然已经握在了手上,他的脸色有点黑,头发也有点焦,显然是刚从火场里回来。

    玉蛮没料到弘桑竟来得这样快,看来当真是要再容祁面前拔了自己的皮,吓得顿时面色一白,却又不敢辩解,心虚得不行。

    容祁放下书,请了弘桑将军的座,弘桑倒也不客气,就这么坐下了。容祁有意看了眼那个吓得不敢说话的小女人一眼,听到粮草失火之事,语气却是不如弘桑大将军那般在意。

    弘桑和容祁在帐内议事,堪言守在外头,自然不会放任何人进来。

    这回弘桑恼怒也是有道理的,玉蛮先前觉得古怪,正是因为在单于庭里见到的不少侍卫竟有些是面熟的,单于庭只怕早已落入弘桑的掌控中,要夺权易主,将墨折的单于之位还给十三下,便是今朝。墨折为人精明谨慎,能成此事,其中容祁对其那点龌蹉心思的利用也不可小觑。如今虽占了单于庭,但墨折毕竟在位这么多年,自然有他培植巩固的根基,怎可能一举扳倒,就算今落入穷境,八方各部的军队赶到单于庭也不过是十几的时间,到时候少不了一场恶战,如今粮草烧尽,岂不是功亏一篑,自绝后路!

    “粮草烧光了,弘桑将军自然会恼怒,百万之军,无粮寸步难行……”容祁对此事却是轻描淡写,并未对玉蛮细说各中原由,只是抬头看向了玉蛮:“所以……”

    玉蛮知道此话是对自己说的,不也一头雾水:“所以?”

    “可烤熟了?”容祁抿嘴笑,似乎心不差。

    这样的容祁玉蛮还是第一回见,不半张着嘴,偷偷去瞥怒火更甚的弘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下!”

    弘桑果然一声怒斥。

    见弘桑震怒,容祁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军莫要动怒,如今事已至此,也是天意。”

    “下……”弘桑听容祁这么说,忽然变了脸色。

    容祁却视而不见,只是淡笑:“弘桑将军,你是父王旧友,实在是忠义,能待容祁如此,父王泉下有知,定已欣慰。容祁无能,却要辜负了将军一番心意。”

    容祁温柔地看了玉蛮那傻丫头一眼,却似下定了决心一般:“墨折虽手段残酷,但从古至今又有哪个帝王不是踩踏着万丈白骨统治江山的?匈奴如今无人敢欺,与墨折岂能无关?况且……”

    墨折那样睿智的一个人,这火,恐怕也不尽然是天意。以墨折的手段,怎可能轻易落败……容祁淡淡一笑,后面的话并没有说下去,只是叹息:“比起我,王叔更适合当一个君主。”

    况且他的子一向无用,自己既是命不久矣之人,夺了这权又有何意义呢。

    从前他花了七年的时间忍辱负重,国仇家恨在,累了,实在是太累了。

    如今他想的,只是待到7月,草原上的沙东青结了果,他便与玉蛮便去那静湖旁住上两个月,玉蛮那丫头,定是没有见过开遍荒漠的沙东青,没见过沙冬青的果子……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