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最爱亲嘴和生狼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玉蛮急眼了,竟然眼眶一红,哇哇大哭,只松开拽着容祁的手,站在那委屈极了。

    容祁看玉蛮这难过的模样,也真是前所未有,心中也有些懊恼,他何曾将自己的坏心迁怒于人,当真是被玉蛮急了,口不择言,她难过,最不好过的还不是自己?

    玉蛮偷偷抬眼,容祁虽没有说什么,可他到底是没甩开自己也没有就这么走了,玉蛮心下一喜,可怜兮兮地吸着鼻子,去拉容祁的手:“你是不是还恼我?从前是玉蛮不懂事,弃你一人在山洞里不是真的不关心你死活的,其实我……你以前说过要将我留在边,不会赶我走,现在……这话还作数吗?”

    玉蛮有些小心翼翼,她知道自己从前说的话做的事定是寒了容祁的心,如果换了她,一定不会原谅容祁,那容祁又会原谅自己吗?

    容祁目光复杂,却久久沉默,玉蛮心里焦急,可又恼自己嘴笨,死活不知道该怎么对容祁说,她想他,真的好想他啊。

    “既然走了,何苦要回来。”良久,容祁终是叹气,微微别开了眼光,只因他那冷漠的眼睛,只要对上了玉蛮,无论如何是无法绝了轻易的,越是看着她,他就越是心中苦涩。

    玉蛮以为容祁只单单是问她在宴上时明明气急败坏而走了为什么又跑回来:“因为容祁你在这里啊!玉蛮……玉蛮见到血……我也不知道,我害怕……就是想要找你,玉蛮临死前就是想再看看你……”

    “玉蛮!”容祁听到玉蛮这丫头胡乱把“死”字挂在嘴边,这个与他纠缠不清了一辈子的字眼,他自己就从未在意过,但从玉蛮嘴里说出来,如今却让他煞白了脸,他对这个字眼的敏感,如同触到了痛处。

    好像玉蛮真的只是这么说一说,就会死去一般,容祁心底没来由地一空,那是他第一次如此痛恨这个字眼。

    玉蛮被容祁吓到了,容祁自知失态,神色一缓,好似极力隐忍一般,将那绪深深地按压了下去,声音低哑,不带半分个人绪,倒像是与自己无关,只是在苦口婆心地将道理说予她听一般:“你来找我,并不是你心中有我,只是习惯了有麻烦时我来替你收拾,就像你犯了错会想到你阿爹,是么?”

    “不是的!”玉蛮见到容祁那死寂的眼神,心底一阵恐慌:“我想和容祁你一直在一块,我喜欢容祁!”

    容祁微怔,眼神却是黯然,嘴角牵起了一抹讽笑与自嘲,这笑容却让人看了悲戚:“因为同吗?”

    玉蛮心中的委屈一古脑地倒了出来,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下来,滚烫的液体一颗颗砸在容祁的颈窝里,扑在容祁怀里死活不肯放手,撒野一样闹着脾气,她真的是憋坏了,竟忘了容祁的子一向不好,那双手满含着自己的怨气和委屈一下一下地砸着打着容祁的背:“才不是才不是!你不要我!你就是不想要我!我早知道你恼我!你看到我疼,我快要死了,我心里想着你,可你不心疼,你不在乎!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要我,你无论如何都不要我了,你讨厌我!你讨厌玉蛮!”

    “玉蛮……”玉蛮力气大,打人那是一下一下都打在了实处,可容祁却感不到半分疼痛,只觉得那一下下似打倒了他的心里,击垮他仅剩的那点理智和狠心。

    玉蛮觉得前所未有的恼怒,她忽然像小野兽一般用嘴贴住了容祁的嘴,又啃又咬,滚烫的眼泪一颗颗嵌入唇的贴合中,怎么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怎么只许他不经过她同意就亲她,本来她根本不需要像现在这样难过痛苦的,本来她什么都不知道的,凭什么就许他亲她,将她到了如今这境地,他让她想他了,喜欢他,他,可他又不要她,总要把她推得远远的!

    怎么只许他这样,怎么只许他这样!

    容祁愕然地怔了好一会儿,随即眼光终是一沉,匿在了迷雾里,他的唇很冷,轻轻地初探,辗转缠绵,玉蛮上那清爽的阳光味只有靠得这样近才能感知得那样清晰,好似将一层层冰川融化,意外地甘美,让人有些沉醉。

    玉蛮也愣住了,黑瞳睁的极大,盯得容祁恍然回神,苍白的脸上涌上了酡红,被玉蛮看得极其不自然。

    离了玉蛮的唇,他轻轻地拥住了她,这温柔的一个反吻竟然一下子就将这暴怒的小野兽给安抚住了。

    玉蛮傻乎乎地将脸埋在容祁怀里,愣了好半天,才终于知道要害羞了,悄悄扯了扯容祁前的衣衫:“这样是不是就是不讨厌玉蛮的意思了?是答应要和玉蛮在一起了吗?以后可以亲嘴吗,可以生小狼崽吗?”

    容祁一向知道玉蛮这丫头傻乎乎的,说话也直,但猝不及防地听到她这样露骨的话,耳根子竟然还是涨红,容祁的肤色本就白,这一红,想掩也掩不住。

    没得到容祁的回答,玉蛮一头雾水地抬起脑袋看她,她的眼睛还是红通通的一片,只因刚才哭得太凶了,嘴唇也红肿一片,是方才亲得太凶了,但脸上的欣喜却是藏不住的,脸颊通红,是少女的羞怯:“你不会再赶我走了对吗?往后……我们可以……是银翘说的,真的,她说喜欢的人在一起才可以亲嘴生娃娃……”

    玉蛮刚才是得意忘形了,但现下竟然也脸红得不行,又有些害怕自己说错话了,可她本来就嘴笨,她就是喜欢和容祁亲嘴啊。

    容祁的唇角的弧度很温柔,似还有些无奈,可这样的温柔还是让人看得揪心,只因他眼里,好像始终有一团冰凉的雾气迷茫,掩着一丝隐忧。

    玉蛮看懂了,脸上的笑容不还是有些微僵,还是恼她吗?

    容祁却是淡淡弯唇,将眼中的那些霾深深掩去,一声轻叹,叹息中有欣喜,有甜蜜,也有浓浓的无奈与担忧:“我在一,必会将你今后的一生牵绊在心,后即使我不在了……”

    玉蛮听不懂,但这话让人听了难过,她本就要和容祁一生一世在一起啊,他为什么要说自己不在,难道又要像以前一样疏离她,不愿意让她接近吗?

    容祁嘴上忽然停住了,眼神也忽然清明了起来,没有继续刚才的话,只是笑:“我本是为你打算,却不料还是个自私之人,开始贪恋起当下的子来,反倒误了你。你后若是怨我,只须记挂在心里,百年之后,再来找我算帐,可好?往后的子,你若愿意陪我,我自当心中欢喜,那就足够了。”

    像是孩子一般的无措,容祁的心思一向深如海,哪曾像这样无措过,黯淡冰凉的眼瞳里,有一道碎光闪过,闪烁着期冀。

    玉蛮忽然有些恼:“不行不行,你说了不丢下我的,还要亲嘴,要生小狼崽的。”

    玉蛮总把亲嘴和生小狼崽挂在嘴边,将容祁闹了个大脸红,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也是满脸通红,可又跟容祁堵着气,那臊人的话偏又不得不这么凶巴巴地吼出来。

    容祁失笑,知道和玉蛮是说不清道理的,只好哄她。

    他本是对自己的子没有信心,怕耽误了她,心中本就有忧,被玉蛮这么一搅和,心竟反倒好了一些。和玉蛮这样单纯的人相处,他时常也觉得自己也变得简单了起来,不必在刀锋上血,不必思虑那些尔虞我诈的事,甚至不必想着该如何斟酌说出口的每一句话。

    玉蛮被容祁哄得心中发暖,可又突然想到了先前容祁不要她的酒,反倒要了阿依玛的酒的事,再想起大祭师仲母那似有若无的几句煽风点火的话,一下子又想起要算帐来。

    玉蛮是典型地得了便宜还卖乖的人,先前在容祁面前那可怜巴巴又小心翼翼的模样早已经不复返了,此刻突然凶悍的脾气才像是真正的她,像只野蛮又单纯的小野兽一般,气呼呼地撅起了嘴:“你要了阿依玛的酒,是不是看阿依玛漂亮,前的两个东西又大,股也俏,腰也细,我看到了他们都色迷迷地盯着她瞧,你是不是也喜欢看她,所以才要她的酒。”

    容祁哪里能料到玉蛮会提起这一茬,面色忽然有些尴尬,耳根仍然微红,玉蛮就坐在她怀里,晶亮的眼睛带着恼意瞪着她,嘴巴撅得高高的,满是委屈和不满。

    “我就知道,仲母说你要娶媳妇,你先前恼玉蛮,一定是看上了阿依玛。”

    “你如何知道我看上了她?”容祁连那女子的模样都不记得,哪里会记得谁是阿依玛,况且那杯酒他也委实没有喝下去。

    “那你就是看不上玉蛮。”玉蛮也是知道容祁脾气好,这才越来越霸道起来:“玉蛮前面没她大,股没她俏,腰也没她细……”

    容祁想点头,却见玉蛮是真的在意这事,顿时哭笑不得起来,这才不得不微微正色,数落玉蛮今晚胡乱搅和的事,向她解释道:“我何曾告诉你要娶媳妇的是我?”

    他还未曾教训这丫头胡乱掺和的事,那阿依玛的酒他的确是接了,这女子也的确是今夜他亲自挑选出来的人,她也的确是即将拥有尊贵无比的份,但却不是要做他的女人,不过是要献给墨折的女人罢了,玉蛮这丫头要捣乱,难不成他还能接了她的酒不成?

    “况且我这副残废之躯,也只有你看得上我。”

    容祁的一句话把玉蛮哄了个脸通红。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com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