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6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军营的鼓声忽然敲得整天响,一下一下的快节奏昭示着击鼓人雀跃的心(情qíng),这两位士兵可不像玉蛮一样没有常识,这样的鼓声一响,就知道军中发生了令人振奋的好事了。(.520. 无弹窗广告)

    “抓到了抓到了!”

    “狼啊!总算把那畜牲给抓到了!”

    “咱们快去看看吧,八营的勇士要当场宰了那头恶狼!”

    玉蛮一听到“狼”心里立马就咯噔了一声,简直是要吓坏了!怎么说她也当了这么些年的狼,听到自己的同类被抓心里还是十分不是滋味。

    听这动静,他们似乎都要赶过去围观杀狼,玉蛮所处的地方本就是军营中杂营,营中的士兵多是负责刷马鞍砍柴火的杂役,大概是漫长的冬季让好战的匈奴人闷坏了,听到八营的人抓住了一头狼,他们都能又羡慕又兴奋。

    这两位士兵脸上的表(情qíng)是明显地待不住了,也要和其他人一样去看个(热rè)闹不可,这才想起来还有玉蛮这个拖油瓶还没摆脱掉,一时有些不耐烦起来:“军中重地,救你一命已经是你上辈子积德了,去去去,快点走快点走,大人怪罪下来,我们就遭殃了。”

    “他们说抓到了一头狼,你们为什么玉蛮先前还虚弱得能不能熬过来还不可知,这会拽住人不让人走的力道却大得惊人。

    说到那头可恶的狼,二人便话多起来:“那头可恶的狼!只怕还养了不少狼子狼孙,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勇士被这畜牲咬死了,这回抓到了,定要拨它的皮当脖子围!”

    “咬……咬死了勇士?也许是抓错了呢……有可能是黄鼠狼啊,你们知道的,黄鼠狼经常咬农户的鸡。”

    “怎么可能认错,我也见过那畜牲一回!那双眼睛银灰银灰,有这么奇怪的眼睛的狼可不多。今年冬灾势猛,这畜牲只怕是从别的地方((逼bī)bī)来的,饿坏了脑子,也不看看被它们袭击吃下腹的都是什么人!”

    “八营的兄弟果然不愧是堪言大人亲自训练出来的,这头狼高大威猛,獠牙有这么粗!这么尖锐!尾巴都比我的大腿还要粗!能抓到这头狼的勇士还不知道是哪位兄弟呢。”

    玉蛮是知道的,匈奴人彪悍魁梧,况且他们狼从来不主动与人为恶,敢主动袭击人,而且还把那么多勇士给咬死的狼哪里是普通的狼。玉蛮越听他们这么说,越觉得心中不安,因为在玉蛮的心目中,这天底下最厉害的狼也就知道她的狼兄了。

    可是狼兄的窝离这远着呢,哪里会跑到这么远的这里袭击人类?而且如果是狼兄,那么厉害的狼兄,怎么可能让人给抓住呢,那她可要笑破肚皮不可了,永远地鄙视狼兄,嘲笑狼兄,让它抬不起头。

    可是,可是……如果被抓到的不是狼兄就好了,一定不是……

    “和她说这么多做什么?你快走快走,我们可不想跟你耗在这!”说着,那高壮凶悍些的士兵就已经对玉蛮动粗了,半提半拉地要把她给撵出去。

    “我不要走!我不要走!”玉蛮挣扎不得,越是着急,脑袋忽然好用了起来,水汪汪的眼睛委屈极了,看向跟在她和凶悍士兵后面为难无措的年轻士兵,这年轻士兵看着就瘦小,一看便知对于这凶悍士兵颇为敬畏的,可他又心软,才会这样时不时地想替玉蛮求(情qíng),玉蛮边被往外拽,眼睛便执著地盯着这年轻士兵看:“我狼!我还没见过那么厉害的狼呢!我不捣乱,真的,让我涨涨见识也好,看了我就走,没有人会发现的!”

    若不是玉蛮仍然体虚,以她的蛮力,哪里能被一个杂役小士兵给拉拽扯撵得动的,她还没告诉他们,以前的新兵魁首可是打不过她呢,她还是第一勇士呢!

    那凶悍士兵觉得玉蛮吵,他心中对堪言的畏大于敬,可不敢违背堪言的意思,说不肯就是不肯:“不行不行。[.520. 超多好看j你这汉人,怎这么不知好歹!”

    “大哥,你就让她看看杀狼的大事吧……”年轻士兵果然心软不行,被玉蛮又盯得双颊发(热rè),只觉得这汉人瘦小可怜得紧,而且听说汉人都是些只会吟诗作对连斧头都拿不起来的废物,肯定更没见过那么彪悍的狼,也没见过出血的事,让她涨涨见识也好:“我会看着她的,反正堪言大人只说等她醒了就赶走,早赶走晚赶走都是赶走……”

    “是啊是啊!”玉蛮连忙附和,堪言一定是故意的!他以前就总对她冷嘲(热rè)讽,现在一定是瞒着容祁故意找她麻烦,若是容祁知道了,才不会赶她走呢!

    “是啊是啊,而且我们都在,她一个小孩,哪里能在我们眼皮底下出什么篓子。”

    “对啊对啊!”

    那凶悍士兵被两人吵得不行,一脸不甘不愿地松开了玉蛮,心想着以玉蛮这小胳膊小腿,也确实捅不出什么篓子,况且只是看宰杀一头狼而已,花不了多少功夫,堪言大人也不会对一头狼感兴趣,定不会知道此事。

    ……

    宰杀恶狼之地果然(热rè)闹非常,但来的也都是些没见过市面的新兵和不曾上过战场的杂役,太久没有打战,让他们闲得慌,冬季的压抑也将人给憋坏了,只是宰杀一头狼没想到都引来了这么多新兵看(热rè)闹。

    成功宰杀恶狼的想来也是一名年轻气盛的新兵,才会为了宰杀了一头狼而如此兴奋,那新兵的凶恶像还颇有些像堪言,玉蛮远远地一见到这名高高站在台上得意洋洋的家伙便心生不喜,大概长得像堪言的人现在在玉蛮眼里都是大二人无异,更何况这家伙还是拿抓住了他们狼炫耀自己的利害。

    “就是这头恶狼趁着夜色不备咬死了我们守夜的兄弟!恶狼再凶狠,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只见那伪堪言一手拽着牛皮绳一端,一脚踩在一头青色皮毛奄奄一息的狼的脖子上,那头狼在他脚下,伤痕累累,连耳朵都耷拉下来了,脖子被牛皮绳拴着,一动也不能动,只有肚皮在隐隐起伏着,证明着狼未断气。

    “好!”

    “杀了它!杀了它!杀了它!”

    一路上玉蛮焦急万分地朝着而来,跑得竟然比那两名看着她的士兵还快,他们只当玉蛮是没见过世面,大惊小怪,却不知道玉蛮一路焦急忐忑,心里已经不知道想了多少种办法,思考着如果真的是狼兄或她的亲族被他们给抓了,她该怎么办呢,她又该怎么救它呢?

    此刻见了那头被人踩在脚下奄奄一息的青毛狼,玉蛮一眼便知这不是狼兄了,它哪里像他们刚刚形容的那般威猛巨大,瞧那皮包骨的模样,只怕真的打起架来,狼兄一爪子就能把它拍倒了,更别提把这样瘦弱的游狼和狼兄相提并论了。玉蛮实在想象不出这样瘦弱,连爪子都磨掉了好几个的老狼是怎么袭击匈奴守夜士兵的,还能把人咬死?

    所谓游狼,就是一些年老体弱势单力薄的孤狼罢了,这样严峻又漫长的冬季,这些孱弱的老狼怎么可能能够打赢别的狼获得猎物,它们可不像狼兄和狼兄统率下的狼子狼孙那般强大利害,这老狼只怕也是迫不得已才攻击了人类,可若真像这些匈奴人所说的那样被这样一头老狼给咬死了,玉蛮真难以相信他们是该多么地差劲。

    虽知道了被抓不是狼兄和她的亲族,可看到同类要被杀死,玉蛮心里还是难受得紧。

    在一阵阵催促中,那伪堪言好似也得意够了,终于拿起了刀就要当众砍下这老狼的头。

    就在此时,人群中忽然起了一阵(骚sāo)乱,有惊讶,有兴奋,有惶恐。

    “(殿diàn)……(殿diàn)下……”

    “(殿diàn)下怎么来了……弘桑将军也来了。”

    众人是又惊又喜,他们都是新兵,能不能成为这支军队真正的勇士还不可知,等冬季过了,层层磨练下来,才能决定他们到底是有机会和大将军一样上阵杀敌成为大英雄,还是只能刷刷马鞍给马洗洗澡。

    他们对于弘桑老将军的威名是又敬又畏,对容祁(殿diàn)下更是充满了尊敬和好奇。早就听闻容祁(殿diàn)下(身shēn)体不好,不知为何,还听闻竟是好久以来都不曾离开过帐篷。这会听说容祁(殿diàn)下和弘桑将军他们往这来了,年轻的人群们顿时(骚sāo)动了起来,往前拥挤着,似乎想要尽快列队站好,等待(殿diàn)下和将军们的检阅。

    玉蛮本还一心为那老狼和难过,这下一听到“(殿diàn)下”二字,整个人立即僵住了,脸色也白得可怕,脑袋也迟钝得不行,几乎忘了动作,心脏扑通扑通混乱地跳了起来,惶恐而又不安,急切却又笨拙。

    旁边的人忽然(骚sāo)乱涌动了起来,玉蛮只觉得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自然听不到(身shēn)旁的年轻士兵正提醒她不要跟丢不要抬头不要捅娄子,肩膀被人狠狠撞了一下,全因玉蛮僵立在那一动也不能动,砰砰砰,接连又被撞了好几下,就连带玉蛮来的那两个士兵想抓住玉蛮都来不及,因为他们自己也已经被人潮给拥挤到了好几丈之外,根本看不到玉蛮在哪里。

    扑通,玉蛮整个人被撞得踉跄,砰地一声被撞倒,不知又是谁踩了她的手一下,泥土四溅,玉蛮好几次想爬起来,都被人踩了个结结实实,一下子鼻青脸肿灰头土脸起来,就连(身shēn)上的衣服是什么颜色都难以看清。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x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