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 留在我身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鸦 书名:驯狼为妃
    这淡淡的馨香像一记安神药,玉蛮睡得极沉,这段(日rì)子以来,她每天提心吊胆,哪里有这么舒坦地睡过。

    反倒是容祁,手被玉蛮拽得紧紧的,不得离去,到了半夜里,玉蛮一会吵着(热rè),一会又吵着冷,折腾得容祁直到天快亮时才能勉强靠在轮椅上小憩一会,一脸的倦意,神(情qíng)却温柔。

    金色的太阳照亮了辽阔的草原,尖尖的嫩草是新晨刚刚抽出的芽儿,晶莹的湖泊像一面反光的镜子,早起的牧童仍打着呵欠,成群的绵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不远处,炊烟袅袅,(乳rǔ)酪的香味已经开始四溢,煮饭的阿妈正掳着袖子往锅里添(肉ròu)片。

    玉蛮在(床chuáng)榻上翻了个(身shēn),一只脚甚至已经大刺刺地搭到了容祁的膝盖上,鼻尖耸动,嘴里发出了吧嗒吧嗒的声音,哧溜一下又咽了好大一口口水,肚子里咕嘟咕嘟的声音像是每天早上阿爹不厌其烦敲响的钟声把自己吵醒,玉蛮搓了搓自己的鼻子,终于气呼呼地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玉蛮不由得愣住了,没有刺眼的太阳,没有滚烫的沙地,没有笨重的手铐脚镣……(身shēn)下是软软的厚厚的毛皮,被子已经被自己踢到了地上……

    玉蛮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盯着帐顶,似乎这才察觉到自己正死死拽着别人的手不放,玉蛮歪过脑袋,漆黑的眼睛像个好奇的孩子,一闪一闪地看着此刻正坐在自己(身shēn)旁的男子,垂落的黑发半掩之下是一张深邃俊美的容颜,难道他就这么坐在这坐了一夜吗?

    阳光从帐外半掀的帘子渗透进来,撒落在自己和他(身shēn)上,玉蛮满眼冒问号,完全想不起来在这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他是……

    “啊!”玉蛮忽然惊叫了一声,似乎这才从刚才的半睡半醒中清醒过来,咋咋呼呼地跳了起来,生怕自己是在梦里,一不小心就要被打回残酷的现实一般,如狼似虎地扑了过去,直接跳到了容祁腿上坐了下来,两只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容祁的脖子,哇地一下委屈地啜泣起来:“是你是你!我以为你没有听到我在叫你!呜!玉蛮好高兴好高兴!”

    这个早晨,一(身shēn)疲倦的容祁就是被这阵尖叫嚎啕给闹醒了的,(身shēn)下笨重的轮椅都因为玉蛮这一虎扑而向后歪歪斜斜晃了好几步,容祁睁开那双墨玉一样的眼睛,眼眸中闪过了一瞬的惊讶,遂而立即苦笑连连,一手急急忙忙地圈住了胡乱蹦过来的玉蛮,一手立即扣上轮椅扶手,暗中使劲,才让两人带椅一起稳住了(身shēn)形。

    “你还是这样毛毛躁躁。”容祁的嘴边浮上一层淡淡的笑意,墨眸好似被一层神秘的东西覆住,少了几分平(日rì)的清冷,多了几分少见的宠溺。

    玉蛮直起(身shēn)子,脸上更像一只小花猫了,她胡乱用脏兮兮的袖子抹了一把脸,看着容祁原本应该不染纤尘的淡色衣袍上竟然是一团黑一团皱的,显然就是自己的杰作,玉蛮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了,挠了挠脑袋,傻笑道:“玉蛮在梦里也总犯错啊……”

    “不是梦。”容祁的眼神暗了暗,随即释然一笑:“以后不会再有人用那些东西锁住你,也不会再有人让你饿肚子。”

    玉蛮眨了眨眼睛,一脸困惑:“不是在做梦吗?”

    “傻玉蛮。”容祁笑了:“不是梦,一切都过去了。”

    “真的吗?”玉蛮神色恍惚,使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好半天才敢确定自己真的没有被锁住,也没有残酷的烈(日rì)暴晒着她,见到容祁最初的放肆也渐渐演变为了几分不好意思:“我好饿啊……”

    容祁好脾气地拍了拍玉蛮的背,命人将食物送了进来,玉蛮见了食物,总算老实地从容祁(身shēn)上跳了下去,蹦到桌前狼吞虎咽了起来。

    这样粗鲁的吃相,却让看的人也莫名地心(情qíng)愉悦了起来,是今(日rì)的太阳和往(日rì)的不同吗,这个清晨,竟连空气也变得让人轻松了起来。

    填饱了肚子,玉蛮抹了抹嘴,目光转向正淡然坐在那看着她的容祁,不由得脸一红,有些扭捏地低下头来:“我叫玉蛮……”

    “我知道。”容祁淡淡点头,即使是那样坐在那,神色疲倦,可依旧浑然天成一股淑人君子的温润淡雅。

    “你知道?”玉蛮眨了眨眼睛:“阿爹说,救了自己的就是恩人,君子以知恩图报,恩人……”

    看着玉蛮如此生硬地咬文嚼字,在自己面前如此小心翼翼的模样,容祁无奈地摇了摇头,心中竟有一瞬的落寞:“唤我容祁便好。”

    玉蛮仍是不敢放肆,拘谨地点了点头:“是你救了我吗?你也是匈奴人吗?”

    “我是。”

    “那……”玉蛮揪了揪自己的衣服:“匈奴真的说话不算话,说要与乌孙联姻,可是又背弃诺言了吗?”

    容祁神色不变,甚至没有半分闪避:“是。”

    “那……”玉蛮忽然有些紧张地看向容祁:“你和他们不一样,你不是坏人,对不对?”

    容祁静静地为自己倒了杯水:“傻丫头,人的世界很复杂,不是只有好人和坏人。匈奴背弃了盟约,是不义,但我是匈奴的子民,无论如何,必须永远守护着它。”

    玉蛮听不懂,更加不明白既然匈奴不义,容祁为什么又要站在它这边呢?

    摇了摇头,玉蛮有些沮丧了:“谢谢你救了我,现在我要走了。”

    容祁神色未变,只是那双瞳仁幽深,幽深得让玉蛮竟然有些不敢直视了。

    玉蛮气呼呼地别过脑袋:“你救了我,是我的恩人,可是你又要帮那个坏蛋!他欺负银翘!连手铐都不敢给我解开!他一定是害怕自己打不过我!我要和他光明正大地打一架,救回银翘!银翘处处都想着保护我,我也要保护她!”

    “你真的想救你的公主?”容祁的语气依旧平静,甚至让人听不出他的(情qíng)绪。

    玉蛮别着脑袋,不语,心里的委屈连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可是他说的也没错啊,就像阿爹经常告诫自己,她是汉人,如果大汉也做错了事,难道自己也要讨厌自己的国家吗?

    玉蛮不答,容祁定定地看着这个正在闹脾气的小丫头,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怨他,他无法与玉蛮解释国家之利,也不愿单纯的她涉入太多这些人和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即使你打赢了单于,你可知道你的公主在哪?可有把握在众多兵马之中安然无恙地带走她?”

    玉蛮撅起嘴,像个犯错的小孩,可是又倔强地不肯承认错误。

    容祁终是神色一柔,转动轮椅来到玉蛮(身shēn)旁,揉了揉玉蛮的脑袋:“傻丫头,若是你真的想要救乌孙公主,我自然会帮你。但是你能否答应我一个条件,就当作是我帮助你的报酬,可好?”

    这温柔的语气,淡淡的馨香,和那一瞬让玉蛮恍惚的熟悉的墨眸……

    玉蛮怔怔地看着他,看入了那双仿佛有一道漩涡将自己深深吸入其中的眸,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留在我(身shēn)边,不要让我担心,不要任(性xìng),不要找单于打架,可好?”他轻轻弯起唇,温润如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重要声明:小说《驯狼为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