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育

    摩利尔大师的住所是一栋白色的两层小楼,位于贵族区与富人区的过渡地段。原木色质的的栅栏上围绕着细细的藤蔓,小小的花朵羞涩绽放,点缀其上。栅栏内的花园里受着精心照料的花朵鲜艳怒放,美不胜收。

    这是一个第一眼看过去就充满了温馨的地方。如同它的主人一样。

    一般来说,西里斯是不会来到这里的。摩利尔是个注重是家庭的人,不愿意外界的纷扰打扰到家庭,大家也都默契地遵守了他的意愿。

    但是这个时侯,西里斯也想不到那么多了。

    一直到坐在摩利尔家的客厅里是,西里斯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对奇莉娅太过关注了些。他忍不住浑颤抖起来。

    如果是刚刚认识的时候,他接到凯瑟琳告知的消息之后,绝对会等待宴会完毕,再看看凯瑟琳有没有什么救治办法。如果这个人救不回来,也就算了。特例固然让人心动,但是暂时没有办法带来看得见的好处时,也就不那么让人关注了。

    只是……

    他没能继续想下去,摩利尔从屋内走了出来。

    查看过奇莉娅的状况,摩利尔十分困惑地皱起了眉。

    一直关注着他的西里斯立刻急切地追问,一颗心提到了半空。

    “哦,不,西里斯亲的,她没有任何事。”摩利尔这样回答,眉头依旧紧皱,一张脸上十分明白地显出主人的迷惑不解:“但是,为什么……这种状况……”

    “什么?”西里斯恨不得撬开他的脑袋看一看那个确切的答案,他实在是太焦心了。

    “这位小姐今年多大年纪?”摩利尔没有回答,反而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知道他不会无的放矢的西里斯按捺住焦躁的心,飞快地回答:“十四岁。”

    “哦,赞美女神。”摩利尔感叹了一句,十分不可思议的样子。“到了这个年纪,她居然开始魔力发育了。”他大睁着眼,啧啧称奇。

    “什么?”西里斯怀疑自己的耳朵。

    摩利尔十分温和地重复了一遍,让西里斯心轻松下来的同时也如同摩利尔一样困惑起来。

    到了这样几乎被判了死刑的年纪,怎么反而奇莉娅的法术天赋反而觉醒了?

    他和摩利尔两个人相互看了对方一样,彼此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解。

    失去意识的时候,奇莉娅一直在旁观一段历史。

    她感觉到自己站在虚空当中,看到一个星球上生命的诞生与繁荣,然后是无休止的内战。被自己的孩子伤了心的女神呐喊着让自己的孩子停止内战,她的声音却没有人听得到。

    被伤害的女神渐渐失去自己的声音,而被**与罪恶所滋养而诞生的神明开始觊觎她的位置,她能够享受到的一切。

    于是,叛乱发生。

    奇莉娅从旁观者的角度观看了自己现有神格的主人陨落的那段岁月。

    然后,她轻声叹息。周围的场景碎落如同星辰。

    女神的错误在于太过仁慈,背叛者的错误在于太过贪婪。太过于仁慈就会让人忘记她的愤怒与意志,让她自己受伤,太过贪婪导致的是无可挽回的悲剧。

    染上了神之血的王座,永远不会得到安宁。

    如果我为女神,绝对不会忘记,仁慈的另一面是冷酷与杀伐。

    随后,奇莉娅睁开了眼。

    西里斯殷切地看着缓缓睁开眼的少女,温柔地轻声问:“你感觉怎么样?还好吗?”

    奇莉娅迷茫了片刻才认出来眼前这个略微乱了金发的人是谁,当下被汗浸透的脸上露出虚弱的笑脸:“多谢关心,西里斯。”

    她转头看了看,这里是个陌生的地方,但是四周的装饰十分温馨。墙上挂着手织的挂毯,彩粉的花瓶里插着玫瑰,色调温暖。

    一个中年人步调轻快地走进来,一边走一边大声说:“我感觉到你应该醒了。你还好吗我可怜的小鸽子,我没想过会有人在十四岁的时候还能引发魔力发育。我一直以为十二岁之后就不会有这种况了。”

    他凑到奇莉娅上方,挂着让人感觉到十分窝心的笑脸:“请许我为你做一个检查,十二岁的时候魔力发育的疼痛足够让很多人发疯,我不敢想象十四岁时的状况。”

    这样说着,不等奇莉娅回答,他就自顾自地挤开西里斯,在奇莉娅边坐下来,伸手按上了她的眉心。

    被挤到一边的西里斯看着忽然爆发出强大力量的摩利尔,不得不放弃站在了一边。事实上,他也很担心奇莉娅的状态。

    感觉到一阵冰凉的气息进入自己的体,奇莉娅放松了抗拒的感觉,让他可以查看到自己的精神状态。耳边却听到妮娜恭敬了许多的声音:“主人你放心,我已经做好了防护措施,不会让人发现什么不对的。”

    果然,下一刻就看到摩利尔脸上露出困惑,自言自语道:“完全没有什么不同,是我估计错误了?”他松开点在奇莉娅眉心的手指,对她温和地笑:“放心孩子,你的状况很好,精神力增长很明显,比十二岁发育的都要好。看起来越晚进行魔力发育潜力越大的定律是正确的,不过,还是要考虑到对疼痛的忍受程度,不是所有人……”他说着说着就走了神,开始亢奋地进行学术分析。

    奇莉娅松了一口气。

    西里斯趁此机会站到她边去,笑脸清澈:“听到你没事,我忽然就放心了。”

    奇莉娅看着他,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

    虽然看上去失去了意识,但是后来发生的事,就在刚才妮娜全部都告诉她了。在为西里斯的行为有一点感动的同时,她更多地想到了他的行为带来的更多麻烦。

    “谢谢你的关心,西里斯。”她平淡地说,“不过,这种事没有必要让你放弃宴会。”

    西里斯探究地看着她,却沮丧地发现,她说的是真心的。

    “你难道没有一点感动吗?”他嚷嚷起来,却很快地收拾了心。他原本就不是那种容易因为这种事而让自己心变差的人。

    “如何收场?”见到奇莉娅不以为然的脸,他立刻转移了话题,十分公事公办地询问。

    奇莉娅点头:“让另一件更加具有吸引力的事将这件事压下去。不过,我想很多人的注意力现在应该都还在安德烈·休兰展现的神迹上,注意到你不同寻常的人不会太多。”

    “毕竟,一个将来可能的教皇实力与一个公爵继承人的花边新闻相比,想必大部分人都知道,应该着重关注哪个。”奇莉娅这样说,声音有些沙哑。

    西里斯点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他的神也平静了下来,一旦恢复了状态,他的冷静果决又全部回到了上。

    “你现在能够移动吗?”西里斯问。

    奇莉娅感觉了一下体状态,虽然酸痛依旧存在,但是已经不太明显,体的软弱无力也可以忽视,于是她点了点头。

    无视了摩利尔奇莉娅现在最需要静养建议就在他家休息的建议,西里斯和奇莉娅礼貌客气但是十分坚决地告辞了。

    看着摩利尔眼中的关切与不解,奇莉娅对他屈膝行礼:“谢谢您的关心,摩利尔大师。您是一个真正的法师。”

    摩利尔对上奇莉娅冷静的眼睛,稍微愣了片刻,随后微笑起来,带着舒心与释然。他伸手似乎想摸摸奇莉娅的头,最后却拍在了她的肩头:“你是个好孩子。不要因为外界的事而让你的心被染上不洁净的色彩。”

    “我们在这里。”奇莉娅说完,站起来,脊背笔,让摩利尔感觉到她内心的骄傲。

    于是,他轻轻叹息了一声,挥挥手让她离开。

    西里斯看着奇莉娅爬上马车之后就无力跌倒在座椅上,忽视了心头一闪而逝的疼痛,平静地说:“我们很快就会到达公爵府。父亲大人会见你。”

    “我的荣幸。”

    两个人坐在车内默默无语地走了一段时间,奇莉娅开口道:“你们准备了什么?”

    “我以为你一点都不担心。”西里斯回答,“放心,父亲曾经说过灵魂类的魔法契约,但是凯瑟琳拒绝了。”

    奇莉娅松了一口气:“那真是幸运。”不过是你们的。她在心底默默想,如果有人胆敢使用魔法契约想让自己成为谁的仆人,强烈的反噬绝对会让那个人当场死亡。

    西里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他觉得自己需要整理一下自己的绪,理清自己对她的感觉。

    到达公爵府的时候,仆人殷勤地迎上来,扶着奇莉娅下了马车。

    进入会客室的时候,公爵大人正站在那里,看着相携走进来的两人,眉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然后,他笑着迎上去,拍着自己儿子的肩膀:“亲的西里斯,你给了我一个大惊喜。”

    西里斯不解地挑眉,马修公爵同样对他挑眉:“明天过后,相信我就会收到来自我同僚的关心,询问我什么时候会替你举行婚礼。”

    西里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奇莉娅,对方的目光落在一旁,心神全然不在谈话上。

    一个仆人快速从门外走进来:“奇莉娅小姐,有送给您的请帖。”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