牺牲

    赶到空间中央的时候,奇莉娅几乎可以听到空间不堪重负地发出碎裂的声音。她抬头看了一眼血色的天空,发现那原本高远的天空已经往下降了很多。

    空间正在慢慢缩小。她立刻就有了这样的觉悟。

    “喂,应该怎么办?”她对着那颗树大吼,冲过去捶了流光溢彩的树干一拳。

    “该死的。”喃喃自语着,她听到后传来重重的喘气声。

    回头就看见体的原主人跑了过来,双手撑在膝盖上,艰难地弯下腰,仰头看着自己。

    “应该……怎么办……”她问,“这里……要被吃掉了吗?”

    奇莉娅咬唇,又捶了那棵树一拳,心反而冷静了下来。

    “认识一下,”她转对着后的少女伸手,“我是占据了你体的人,钟炎。”

    少女懦懦地伸手碰一碰她的指尖,又害怕地缩回去。抬眼看了一眼她,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才又伸出手来,被她一把握住。

    “也许今天就是我们一起死的时候。”她微笑,笑容很从容。

    少女哽咽起来:“为什么?”

    “这个空间如果支持不住破碎的时候,你想尽办法逃,也许还能回到自己的体里面去。”

    说完,她愣了一下,笑了笑:“不过,就算回去估计也不会太好。”

    “什么?”少女呆呆地问。

    “如果没有猜错,那个体被送上了祭台。”她说,“我们是血祭的祭品。”

    少女的脸刷地一下子血色全无,体摇晃了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在神明的光辉之下,现在休兰家以及周围三条街范围内的人几乎都跪下了。

    尽管不是所有人都是女神的信徒,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对这种神迹的敬畏。

    如此庞大的神恩,就算是教皇也很少见吧?

    红袍的大祭司垂着头,不停地感谢着女神的恩赐,感谢女神在自己危急的时候,给自己的教区送来了如此荣耀。

    没有人会再怀疑他是否认真执掌一个教区。女神对这个信徒的恩宠说明了一切。

    伊西多庞大的力量死死地按到在地,挣扎着抬起头去看距离自己不远的安德烈。

    可是他什么都没有看清楚。他只能看到一片温暖却不刺目的光芒,那中间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影。

    看上去恍若神明座下的英灵。

    他艰难地伸出手指,想动弹一下,却发现自己最大的力量也只够自己抬起一根手指。

    “哈哈,哈哈哈……”他在心底疯狂地笑起来。

    这真是绝妙的讽刺。自己刚刚说过要杀了他,神明就赐下了这样的力量……

    就连神也要护着他吗?

    凭什么呢,凭什么!!伊西多在心底愤怒地嘶吼,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那样温暖的光芒让他感觉不到疼痛,但是他的体却渐渐在这样的光芒中融化,留下点点细碎光芒,融入了漫天的光辉当中。

    安德烈近乎贪婪地感受着力量的提升,这样的过程太过美好,让他恨不得永不停止。

    “您是一切。”

    他在心底这样说,对女神的敬仰,变得纯粹。

    随后,他仿佛听到女神惊异地轻呼一声,那股力量如同来时一样,迅速地褪去。

    他回到了人间,惘然若失的感觉填满了心头。

    举目望去,他站在最中间,四周匍匐了一地的人,没有一个人抬头和他对看一眼。

    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永远地留在了他的心底。

    随后,他垂下眼帘,掩盖住了心底微微的失落。这样的崇敬,终究不属于自己。

    这是女神的荣耀。

    但终有一天,自己会成为女神在地上的代言人,名正言顺享受这种感觉。

    安德烈·休兰,在此时从未如此坚定地想成为教皇。

    奇莉娅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倒在地上的少女,那种心若死灰的感觉让她不自觉皱眉。

    “站起来。”她冷冰冰地说,“就算是死,也要站着死。”

    地上的少女纹丝不动,听到她的话连眼皮都没有颤抖一下。她只是将自己的体蜷成了一个团,抱着自己的膝盖喃喃自语:“奇莉娅要死了……不能……再见到安德烈少爷了。”

    奇莉娅冷笑:“你对他还真是深意重。不过,我似乎忘记告诉你,就是你的安德烈少爷,把我送上了祭坛。这里会变成这样,多半是因为这个原因。”

    她指了指被血色浸染的苍穹,唇边的笑十分恶意:“他对你,可不如你对他那样忠心耿耿。”

    少女终于动弹了一下,说:“就算是那样,我也愿意为了安德烈少爷去死。”

    “真是愚昧。”奇莉娅这样说了一句,甩了甩手。

    她不再搭理地上的少女,转头不善地盯着那棵树:“喂,拿个章程出来,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意识。”

    没有等到回答,血色的云彩却有了动静。它们仿佛有意识地开始聚集在一起,渐渐开始凝聚成一个人形。

    虽然看不分明,奇莉娅去有感觉,这个人形,就是献祭的对象,那个女神。

    地上的少女呆呆地看着这一幕:“对不起,安德烈少爷……”

    被她的态度惹得有些生气的奇莉娅狠狠地瞪她:“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你家少爷,就主动上去让那个所谓女神吃掉你的灵魂吧。”

    她指着眼看就要成型的女神,说:“既然他选择献祭,就是为了讨好女神。那么,你自己送上去,不是更好?”

    然后,她看到少女动了动体,居然缓慢地开始站起来。

    少女显现出了她坚定的决心,语气平平地说:“你说的对。”

    奇莉娅看着她不说话,觉得自己没什么好说的了。

    这个女人明显已经为了那个安德烈疯狂到底,自己无论怎么劝,大概都不会被她听进去。

    虽然说她不怎么喜欢“痴女子负心汉”这一类的戏码,但是如果那个痴女子明知道真相如何还飞蛾扑火,她也没有非拯救不可的念头。

    “谢谢你。我终于明白了。”少女对她微微欠,拉着裙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屈膝礼,“安德烈少爷的愿望就是我的意志,我愿意为他奉献我的一切。我为以前的逃避与胆小而感到羞愧。”

    奇莉娅转过头,不再搭理她。

    片刻之后,她感觉到,后没有人了。

    她转头,看着那个少女走向空间的边缘,张开双臂去触碰那些血色的云彩,然后迅速地被缠绕,体变得干瘪。

    但是,她的脸上带着微笑,体周围似乎散发出莹然的光彩。

    奇莉娅承认,这一刻,她也是被触动了那么片刻的。

    不过,也只有片刻而已。

    下一秒,空间迅速地崩裂,偏偏化为飞灰。

    而她站在空间的最中心,刹那间就失去了意识。昏迷前最后看到那颗特别的树,翠玉般的叶子落了个精光。

    安德烈站在被神的光辉浸染变得如同琉璃一般流光溢彩的擂台上,一直带着微笑。

    他看着休兰家的人用完全不同的眼光看着自己,看着王室派来的代表露出惊恐的眼神却不得不拼命压制下去,看着那些被神迹所震慑的人们小心翼翼地看向自己的方向。

    然后,他看到了那个一路缓步行来的红色影,周的气息祥和宁静。

    他恭敬地弯下了腰:“大祭司大人。”

    红袍大祭司露出微笑,轻轻抚摸他的头顶:“你是被神眷顾的孩子。”

    “神赐予我荣耀,我愿进入神的堂,为维护神的光辉而献出我的一切。”

    两个人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满意的微笑来。

    安德烈欣赏大祭司眼光和对时机的选择,大祭司同样满意安德烈的天赋和潜力。

    两个人做了一笔彼此都十分满意的交易。

    后来的事,如同任何一个英雄的诞生一般。休兰家的内部聚会彻底变成了安德烈的个人秀,在这个时候,休兰家的人才知道原来这个被他们无视了多少年的少年有这样深沉的隐忍和百转千回的心术。

    他默默地提升着自己的实力,默默地进行着金钱的投资,默默地结交着对自己有利的朋友。

    等到人们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人们难以企及的地方,不再是人群中那个不起眼的小人物。

    伊迪斯·休兰隔空和马修·维克公爵遥遥对视了一样,彼此露出微笑,对着空中举了举酒杯,一口喝下杯中酒。

    大祭司临走前宣布了安德烈加入教会的决定,强势地将安德烈纳入了自己的保护当中。

    安德烈同样真诚地表达了自己对女神的敬仰和对教会的忠诚,以及自己愿意为了女神和教会的事业奋斗终的意向。

    于是,所有还有着别样心思的人都沉寂了下来。

    整个帝都的社交圈如同表面平静的火山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底下的岩浆冲出来,毁灭现有的平静。

    西里斯和安德烈在人群散尽之后才有时间坐下来交谈,此时天边已经渐渐发白,眼看就要天亮了。

    “你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西里斯感慨地说,“恭喜你。”

    安德烈露出事发生之后唯一一个真诚的笑脸:“谢谢你,西里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永远都是。”

    “我很荣幸。”西里斯微笑着欠了欠

    两个人忽然十分愉快地大笑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