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恩

    休兰家一些为文官的成年人都止不住地干呕,更不用说台下的大片少年。今年参加大比的剩下十一个少男少女看向伊西多的目光充满了深深的畏惧,生怕自己也成为卡尔那样。

    不出意外,在大比中对上伊西多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毫不犹豫弃权。

    丢脸总比丢命来得好。

    伊迪斯看到了安德烈。他一直低着头,让伊迪斯看不清他的表,但是现在,他抬起了头。

    伊迪斯没有在上面发现任何畏惧,反而看到一丝兴趣。他的心猛然就跳了一下,感觉到似乎有什么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站在他边的美莲娜脸上却露出了浅浅的微笑:“伊西多的实力不错,可惜和家族不是一条心。”

    对她的话,伊迪斯胡乱地点点头,眉头紧锁。

    “有什么事吗?”美莲娜关切地问,“放心,我安排了人照看着安德烈,不会让他出什么事的。”

    她没有想到的是,伊迪斯听完这句话,立刻转头看着她,目光中的冷厉让她忽然说不出话来。

    “怎,怎么?”良久,她才强笑着问,心头涌上一阵不安,觉得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

    奇莉娅被困守在空间内,看着太阳慢慢地升起,天边积起浅浅的雨云。微风拂过,花木清香四溢。

    她抱着膝盖,尝试了一次又一次,却始终出不去。

    她几乎要绝望。

    难道自己一时不慎,赔上的就是命吗?

    她颓然地放松了体,躺倒在草地上。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只能希望这刀俎没有真的要杀了自己的意思。

    否则,自己还不知道体死后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这时,侧的树丛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擂台被迅速地打扫过一遍之后,卡尔留下的血迹一点都不存在了。

    安德烈在众人看死人的目光中一步一步走上来,姿态从容步履轻快,甚至脸上还带着羞怯的微笑。

    红衣的大祭司忽然坐直了体,轻轻地“咦”了一声。

    边立刻有人靠过来旁敲侧击,大祭司一点都不遮掩地和煦微笑:“上台的这个小家伙,有点意思。”

    边那人立刻一愣,下意识地喃喃:“这不是全国都有名的废柴吗?有意思?”

    “美莲娜,”伊迪斯的声音很轻,虽然是贴着美莲娜的耳朵说出来,却让她觉得仿佛飘在天边一样遥远,“你知道你做错了什么吗?”

    美莲娜的声音有些颤抖:“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安德烈,你以为他是我和别的女人的孩子对不对?”

    美莲娜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难道不是吗?你对我的羞辱,有这一次就足够了。”

    伊迪斯在她耳边轻轻叹息:“不,他不是。他不是我的儿子。”

    美莲娜僵硬在了那里。

    安德烈看着面前的伊西多。

    刚刚杀了人的恶魔跟在伊西多后亦步亦趋仿佛一个忠实的跟班,周的邪恶气息扑面而来,引得安德烈体内的力量一阵一阵地想要反扑。伊西多本人却在微笑,十分开心地。

    “好久不见了,安德烈。你最近好吗?”伊西多这样问,给人的感觉是两个人在闹的大街上偶遇。

    安德烈同样微笑着回答他:“很好,比以前都好。前所未有的好。”

    “是吗?”伊西多撇了撇嘴,脸上的笑容陡然消失:“那么,很快就会不好了。”

    “为什么?”安德烈似乎没有听明白他话中未尽之意,居然十分纯真地反问。

    “因为,我要杀了你啊。你忘了吗,我们可是在打生死擂。”伊西多心很好地解释着,已经将安德烈视为自己的囊中之物。

    一开始,明明不是这样想的。

    开始只是觉得无所谓,一个自己可以随时碾压的人,谁在乎他怎么样?更不会在心底留下半点漪涟。

    但是,后来渐渐地就发现了不对。

    明面上是厌弃,暗地里却有重重保护;明面上是苛待,实际上却送上了更好的补偿。

    他不喜欢,非常不喜欢这种享受着特殊待遇却依旧一事无成的人。

    “谁?”

    奇莉娅翻而起,捏着自己随携带的小割刀,看着灌木丛。

    那里悉悉索索的声音更响了。

    随后,在奇莉娅震惊的视线中,走出来一个少女,那张脸已经是她看熟的脸。

    奇莉娅陡然瞪大了眼,喃喃出声:“奇莉娅……”

    下一刻,她已经收敛了心神,目光冰寒:“那么,你为什么在这里?”

    少女低着头,怯弱地扭着衣角,嗫嚅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以前你一直不会待很长时间,我都是趁你不在出来找东西吃的……”

    她抬眼,偷偷地看一眼奇莉娅,又缩回去,让奇莉娅哑然失笑。

    同时,她的头脑却飞快地开始转动,琢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只是,还没有等她像个明白,空间中陡然响起巨大的警报声。

    “发现入侵,发现入侵……”

    “他对休兰家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棋子。”伊迪斯从美莲娜耳边离开,平静淡然地说,“关系到休兰家的将来。以前你无论做什么都没有想过要他的命,所以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次你真的做错了。”

    他看向美莲娜,心冷如铁仿佛看不到她眼中渐渐涌出的泪水,冷淡地说:“如果他这次还能活下来,你依旧是我的妻子。如果不能,你给他陪葬。”

    美莲娜脸上带着泪水摇头:“不,亲的,我们的孩子……”

    “他们会懂我的。”伊迪斯冷酷地回答完毕,边立刻出现两个人,强行带走了美莲娜。

    随后,他看向场中,微微皱眉。

    虽然他已经布置好了人手就算美莲娜又派了人也不见得能真的伤到安德烈,但是,这种不安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安德烈和伊西多的废话说了很长时间,长到有人开始不耐烦,催促两个人快点打过算数。

    安德烈抬头看了看天空,笑容不变:“时间刚好。我想,你应该也恢复够了?”

    “你知道我在恢复魔力,还配合我拖延时间?”伊西多同样笑着回答,“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因为,我也在拖延时间。”安德烈忽然对他露出大大笑脸,伊西多陡然生出不妙的感觉来。

    来不及眨眼,他就被巨大的压力拍在地上,动弹不得。

    安德烈上浮现出明亮柔和的光芒,四散开来,照亮了整个帝都的天空。

    有人捧着口惊叫:“神迹!”

    红袍的大祭司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下一刻就虔诚地跪下,对着女神真诚祈祷。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却知道一定有什么超出他预料的事正在发生。

    这样庞大的神恩,不是一般人能够得到的。

    安德烈在感受着力量被无限拔高的同时,一颗心也提到了半空。

    他没有想到,这次的神恩会如此庞大,甚至惊动了整个帝都。他模糊地想,这不对,我只是献祭了一个天赋很好的女仆,不应该有这样好的效果。

    但是下一刻,如同潮水般涌来的力量让他彻底迷失在其中,再也没有想起过这个问题。

    伊迪斯冷着一张脸看着场地中央那个巨大的光球,那里散发出来的力量就算隔了很远也可以感受到它的浩淼广阔。

    他定定地盯着那里看了许久,最后忽然放声大笑起来。

    没想到,他居然能够走到这样的地步。

    休兰家的赌注,压对人了。

    奇莉娅看着天空陡然变成血红,被隔离在外的时空风暴爆发出来,天空上满是裂缝。

    血色的云朵仿佛就顺着那些裂缝渗透下来,一点一点地浸染着空间。

    她尝试着呼唤空间系统,却毫无反应。虚空中只有机械的语音一遍一遍地重复着发现入侵这句话。

    她一咬牙,提着裙子奔跑起来,向着空间的最中心奔过去。

    那里有一颗不同寻常的树木。

    少女奇莉娅跟在那个奔跑的影背后,内心被恐慌所填满。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莫名其妙就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每天有和自己一样脸的人出入,还碰到过激烈的风暴……

    现在,是又一次风暴来临了吗?

    她抬头看着天空,觉得和以往的几次风暴并不相同。

    以前的风暴虽然也有黑色的裂缝在天空出现,却被什么温柔地控制了,坚定不移地往外推行,更不会有血色的东西出现,仿佛侵蚀着这个空间。

    下一刻,她尖叫起来,那些血色的云彩,正在一口一口吃掉空间!

    少女奇莉娅的脚一下子就软了,倒在地上骨碌碌滚了好几圈才停下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着前方和自己一样面孔的少女依旧奔跑不停的影,一咬牙站了起来,连上的草屑都没有拍,就追了过去。

    这个时侯,这个地方,那是唯一让她感觉到安全的所在。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