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

    任何大型的聚会开始之前,都需要对神祈祷。

    因为女神嗜好血祭的原因,很久以前流传下来的舞蹈被改成了武士之间的相互搏杀。失败者被胜利者一刀刺入口,抽搐着倒地,血液喷涌而出,在绘满了花纹的地面上妖艳地流动。

    如果奇莉娅在,也许会看到一些和众人眼中都不一样的东西。

    有银色的光芒自虚空中散发,匍匐在地面上,贪婪地吞食血液中的力量。

    死去的武士灵魂站在空中茫然四顾,找不到应该去的方向。原本,他们应该被神国的光芒接引着进入神国。但是现在,他们无处可去。

    被献祭给神的人类,不会按照正常的途径进入冥界转生。

    在阳光下,没有庇护的灵魂往往坚持不了多久,就被照成青烟,随风而逝,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而祈祷着的人们依旧满心欢喜,对神全心敬仰。

    他们看不到。

    比如安德烈。

    他在一片跪地的人群中毫不起眼,嘴里念出的祷词却与周围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如果说其他人是把自己放在了神放牧的羔羊这个地位,那么,他念出的祈祷词,原本应该由牧羊人来念出。

    只是他的声音压得极低,周围的人也没有多关注他,也就没有人发现他的不同。

    安德烈很兴奋。

    今天这一场献祭,虽然有一个祭司主持,他却依旧从中分润到了巨大的好处。

    体内升腾的力量说明,女神对这一场献祭十分满意,并鼓励地上的羔羊们送上更多的血食。

    “是的,我会为您送上更多更好的血食。”

    安德烈在心中低声地说,将曾经一直放在心上的真神不需要血祭这档子事,完全丢到了脑后。

    等到献祭和祈祷完成,今年就要分家单过的人们一个一个地走入演武场,开始属于他们的战斗。

    尽管对他们来说这是一生命运的一个转折点,但是对看台上的人们来说,不过是开胃前的小菜。稍等之后精英堂的比斗,才是人们关心的重点。

    安德烈站在队伍的最末,看着那个宣读规则的族叔。看起来有些眼熟,但是他并不认识。

    休兰家有太多的人,他并不能每一个都认识。

    “……两场生死战:卡尔·休兰对伊西多·休兰,安德烈·休兰对伊西多·休兰……”

    这个宣布引起了一些议论,对休兰家的后辈们不是太了解的观战者纷纷询问伊西多·休兰到底是谁,怎么在这样重要的事件中,提出了两场生死斗。难道他不太想活下去了吗?

    安德烈对此并不意外。

    伊西多和卡尔的矛盾已经摆在了明面上,就算没有这样一场生死斗,两个人中间也终有一天会直面冲突,那个时侯牵涉进来的也许更多。大概是出于保护家族的考虑,两个人之间的生死斗是由家族长辈强行定下的。

    “你们两个中间,只能活一个。”安德烈几乎可以想象那个长辈说这句话时的样子。

    休兰家多天才,更多的是陨落的天才。

    他们两个,在家族的历史长河中看起来,实在是不那么起眼。

    安德烈看着卡尔和伊西多两个人排众而出走上擂台,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落在高台之上的伊迪斯上。对方很快感觉到了他的注视,面无表地回过头来。

    安德烈觉得自己可以看到他眉头微皱的样子。

    一直都是这样。他一直都是这样看着自己,仿佛自己的存在是让他难以忍受的事实。

    小时候会以为是因为自己不够好,所以拼命也想超过他引以为傲的长子,一个人在房间里偷偷到半夜。但是就算赢了他,他对自己也没有一个微笑,反而会沉重地叹息。

    后来就明白,不是因为自己不够好,而是因为他不需要。

    你不是他的儿子。小小的安德烈一个人对自己说,低低的声音在空的房间里落下去。

    然后,他沉默,把自己塞在房间的角落里,抱着膝盖坐了一夜。

    第二天醒过来之后,那个赢得过德华的安德烈就消失了,出现的是全国都有名的废柴。

    他扼杀了自己。

    然后,他偷窥到了伊迪斯的微笑。

    那一颗心终于落到了最低的尘埃里。

    美莲娜从人群中穿过,边的人仿佛被摩西分开的红海一样让出路来,让她一路畅通无阻。然后,她站到了伊迪斯边,发现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到来。

    他的注意力都在台下的某个地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她看到了安德烈仰着头看过来的样子。

    和安德烈的目光对上,美莲娜无法控制地偏过了头。

    她无法说服自己去对这个孩子一视同仁。

    对她来说,他的存在就是伊迪斯背叛自己最好的证据。

    “不原谅你。”美莲娜轻轻地说,做一个手势,然后露出微笑,对伊迪斯说:“怎么让那两个孩子上了擂台?”

    她后不远的地方,有人微微躬,领命而去。

    伊迪斯回神,面对她的时候目光柔和许多:“那两个人……一个决心投入法师联盟,一个和萨克家族打得火。都是养不熟的。这种人……”

    他没有说完,美莲娜却露出了了然的目光。

    嫁入这个家里这么些年,她也已经学会了使用一个休兰人的想法来思考问题。

    “那确实需要教训教训。”美莲娜回答,“如果卡尔赢了,安德烈也就不用上去了。所以,我还是有点希望卡尔赢的。”

    伊迪斯轻轻摇了摇头,没有回答什么。

    高台之上此时有不少人在低声交谈,来自教会的红袍大祭司却一个人坐在那里,笑容慈祥地注视着人群。

    事实上,他的心神早就不在这里了。

    他正在发愁。最近十年本教区发现的有天赋并且愿意成为祭司的人太少了,就算从小培养的那些人,也比不上其他教区出色。这件事到最近几乎成了盘旋在他心头的乌云,从未消去。

    毕竟一个祭司想要升级,最重要的还是靠神恩。到了他这样的地位,神恩的获得单靠虔诚已经不可能,教化众生成了大头。比不上其他人,出现在神的视线中的机会就少得多,相对的实力提升也会更慢。

    这几乎是一个死循环。

    所以,他现在格外期望有一个超级天才的祭司候选人出现在他眼前,因而对台下的关注也就少了许多。

    台上已经开始了。

    两个人都没有怎么废话,毕竟早有仇怨在先,这些时间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两个人都是法师,所以场上两个人的行动也都充满了法师的风格。

    精准的魔力控制,最适当的法术施放时机,最合适的法术衔接……

    一时间,场面上火花四溅格外好看。

    但是对两个人来说算不上什么好消息。势均力敌意味着两个人即将陷入僵持,时间越长对两个人的压力就越大。

    伊西多的目光中陡然露出一丝疯狂,他停止了可以速发的法术,开始吟唱结印,边仅剩下三面旋转着的魔法盾护住体。

    这是很好的行动时间。

    卡尔也这样认为。所以,他当机立断选择了自己能够最快发动的威力较大的法术,于是,一块巨大的滚石凭空出现,在地面上朝着伊西多滚了过去。

    如果只有魔法盾,抵挡住滚石术带过来的法系伤害不成问题,但是滚石本的物理打击,却是防不住的。

    一时间,很多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伊西多上,看他准备怎么度过这样一场。

    就在滚石越来越接近伊西多的时候,伊西多的影子忽然沸腾起来,里面仿佛有什么正在蠢蠢动想要钻出来。

    然后,这种感觉很快变成了现实。

    他的影子仿佛变成了一道不宽的门,里面挤出来一个壮硕的地狱恶魔。

    人群中一片尖叫,议论声轰地一声爆炸开来。

    已经有人做好准备随时动手消灭恶魔的时候,伊西多大声地发布了指令,让恶魔去对付卡尔。

    恶魔拖着脚从擂台的这边走过去,顺手就将路上拦路的滚石踢到了一边。

    卡尔尖叫起来:“你居然召唤地狱生物?!”

    伊西多的唇角绽放冷酷的微笑:“法师手札里从来就没有不许召唤,只是实力不强容易被反噬而已。可惜,很明显我控制住了。”

    卡尔瞪着眼连连倒退,毫不犹豫举手大声叫:“我认输,我投降!快打开防护罩让我出去!”

    他踢着擂台边上半透明的防护罩,脸上满是惊惶。

    随着恶魔的近,他最后整个人都贴到了防护罩上。

    可惜的是,休兰家有能力打开的人都仿佛没有听到一样,冷冰冰地注视着场地。

    红袍的祭司看着恶魔咕哝了两句,对上伊西多的目光变得厌恶。“所以说我讨厌法师,”他说,“总是喜欢做一些很危险的事。”这样说着,他已经做好了准备随时击杀这个在他眼中并不算是威胁的恶魔。

    然后,他更加不快地看到,那个恶魔一把抓起那个认输了的叫做卡尔的少年,干脆利落地撕扯成两半,将它送进了嘴里。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