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

    这件事最后如何演变奇莉娅不知道。但是,自那天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伊西多过来。那段短暂的交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消散在空中。

    只是也仅限于此了,奇莉娅依旧可以见到伊西多的仆人和卡尔的仆人相互斗个不停。可见他没有受到任何实质的伤害。

    如果是以前,奇莉娅也许会担心安德烈后面如何收场。但是现在,她学会了不去想不去关心,把自己当成一个听吩咐做事的,不掺杂任何私人感

    他自有他的荣耀,却与自己无关。

    安德烈对这种不露痕迹的疏远并未发觉,他如同任何往常一样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对着奇莉娅的时候会额外温柔几分。

    只是奇莉娅已经了解他温柔背后的无,再也不当真了。那不过是他的第三张面孔而已。他的真心掩藏在一张张面具背后,看得到的人中间绝对不包括自己。

    时间如同流水一样很快就过去。这中间除了安德烈对小点心忽然变得嗜好,以及他对祈祷越来越衷之外,奇莉娅再没有发现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其间德华曾经来过几次,虽然说话算不上好听,也能看出他的关心。只是安德烈并不领,每次都对他冷嘲讽,几乎称得上是狰狞地将他赶走。

    奇莉娅也曾经竭力回想过兄弟两人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让两个人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却什么都没有想起来。这样的事实只能证明一件事,那就是以前的安德烈曾经修改过奇莉娅的记忆。

    大比如同无法阻挡的洪流一样汹涌而来,休兰家不知道多少人因此而夜不能寐。安德烈算得上是镇定,大概是对自己的结局已经可以猜想的原因。

    他唯一的改变就是几乎没有了其他的活动,整整夜地守在祈祷室。奇莉娅已经被他婉拒进入,所以也就无从得知他在里面干什么,只是从里面传出的香料的味道越来越重,让她猜测他正在举行什么仪式。

    偶尔他还是会出去,每次都必定带走一大堆奇莉娅做出来的点心。他说是要去见的人对这种点心赞叹不已,奇莉娅却明白为什么。

    只是想着空间内堆积如山的那法诺,她继续用空间内的东西做点心,然后让安德烈带走。

    就当是替自己清空库存。反正谁能说清楚怎么回事,自己的东西都是从大厨房领过来的,可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得到。

    大比前三天,安德烈从祈祷室内出来的时候,脸上浮现出特别的欣喜。

    奇莉娅本着女仆应该有的行为问了问发生了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他终于得到了女神的赐福。

    本以为安德烈不会明确说什么,结果他却点了点头。

    奇莉娅瞪大眼,随后诚挚地笑起来:“恭喜少爷,终于可以得偿所愿。”

    安德烈毫不谦虚地接受了她的祝贺,眼中满满的笑意显出他不是一般的高兴。

    吃过晚餐,安德烈对奇莉娅说:“奇莉娅,明天我要出去一趟,所以……”

    奇莉娅了然点头:“五人份的点心,我知道的。少爷明天什么时候回来?需要准备午餐和晚餐吗?”

    安德烈摇头:“不用,我明天会很晚回来。如果奇莉娅你有时间,忙完之后帮我打扫一下祈祷室吧。有段时间没有打扫了,里面开始积灰了。”

    吩咐完之后,他和奇莉娅又说了两句没什么营养的废话,转又进了祈祷室。

    奇莉娅听着里面再度传出低低的祈祷声,收拾餐桌的手顿了顿,才继续下去。

    这样努力,也是为了在大比的时候能够稍微取得好一点的成绩吧……

    安德烈出门之后,奇莉娅在半天之内做完了惯常做的活,打了水拿了抹布进祈祷室准备去打扫打扫。

    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厚的香料味,里面夹杂着不知道什么的气味,猛地扑过来,让她在一刹那间有些晕头。

    祈祷室很小,除了女神的神像,就只有供着神像的高台前的一个蒲团,一眼看过去没有别的东西。

    其实没有多少灰尘,连扫都不用扫。奇莉娅从一个角落开始用抹布逐一擦过去,抹布也不显得脏。

    擦到神像左右的时候,奇莉娅格外小心。她换了水,将神像脚下的高台擦了一遍。

    上面仿佛在一瞬间闪了闪,露出一个复杂的图形来。等到奇莉娅定睛去看,又什么都没有了。

    她有些好奇,却没有多注意。

    安德烈回来的时候显得相当疲惫。

    此时天色已经昏暗,他对奇莉娅微笑着说:“奇莉娅,如果我离开休兰家,你是跟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离开的时候,我还是可以提一个要求的。”

    奇莉娅眨眨眼,没有说话。

    “如果和我一起走,我找时间把你的奴隶契约解除。至于姓氏,你自己取一个。”

    奇莉娅张了张嘴。

    “不愿意吗?”

    “不……”她终于有机会说出话了,“没有不愿意。我很高兴,少爷在这种时候还想着我。”

    低下头,脸颊微红,奇莉娅迅速地在心中盘算,安德烈这样说到底是收买人心还是什么。

    “那就好。”安德烈笑得很开心,“我明天就先去和管事的说,提前将这个要求定下来。”

    奇莉娅抬头,对他露出甜美笑脸来。

    大比前一天的晚上,安德烈似乎有些紧张,他吃晚饭的时候心不在焉,差点将叉子塞进鼻子里去。

    幸好奇莉娅拯救了他。

    感激地看奇莉娅一眼,安德烈默默吃完晚餐,又钻进了祈祷室。

    奇莉娅看着他的背影,叹息一声。

    那天晚上奇莉娅很早就进入了空间,因为正好是空间内一个轮回的时间,她要去收果蔬并种下新的。

    虽然心神进入了空间,体也没有完全失去控制。现在她已经学会心分二用,留一点精力在外关注自己的体了。

    将收完一茬的蔬菜都锄掉,翻土,撒种子……这些事奇莉娅干的很开心。

    外面的世界太复杂,只有空间是不会背叛她的。

    抹去额头的汗水,她站起来,忽然空间内的体一僵。

    她听到外界传来的声音,有人推门而入,那经年失修的房门发出了吱呀的声音。在安静的夜晚,显得格外清晰。

    奇莉娅咬唇,心神回到体内,却没有睁开眼。

    有人正在靠近,她数着步子,在那人靠近到一定距离的时候正准备翻而起一个火球轰出去,体却陡然僵硬了。

    她失去了对体的控制。

    一双手臂伸到下来,将她从上抱起来。

    “我知道你醒了。”一个声音说,似乎很遥远,听起来却很熟悉。

    “不过,很快就会重新睡去。”那个声音继续说,“我用的是上好的药,你一定会有一个很好的甜梦。”

    奇莉娅在心中剧烈地挣扎,体却完全不听使唤,困意一阵一阵地袭来。

    “晚安,等你醒过来,世界就改变了。”

    那个声音说完,一个温的东西在她额头轻触了一下。

    奇莉娅终于没有抵抗住沉沉睡意,她在彻底昏迷过去之前,先一步躲入了空间。

    空间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带着泥土、青草和阳光的香味。

    但是她坐在草地上,心中十分不安。

    到底是谁?他要干什么?

    奇莉娅眯起眼,手指无意识地在地上划动。

    自己太过于掉以轻心。

    她想着出去,以前一直都很顺从的空间却仿佛被加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她怎么都闯不出去。

    试过了好些办法之后,她颓然放弃,躺倒在地上无计可施。

    到底,是怎么回事?

    太阳升起来的时候,安德烈已经传好了合的衣服,细细地将自己检查过一遍。然后他才带着羞涩的微笑走出了自己的小院,往大比时需要用到的演武场出发。

    今年和他同岁要分家出去的少年少女总共有十三个,是个不怎么吉利的数字。

    不过,由于今年同时是家族精英堂淘汰一批人的时间,所以显得格外闹。

    很多家族和组织都派了人过来,包括安德烈一直想要进入的教会。

    他今天穿着的衣服和正式祭司的服装十分相像,唯一的不同在于没有正式祭司应有的绣花。

    一路走来,虽然大部分人对他视若无睹,也有人对着他冷嘲讽。

    安德烈一直都当做没有听见,脸上的羞怯的笑容丝毫不变,一路走来自然从容。

    到了演武场,反而没有人说什么了。

    他站在其余十二个人中间,一点都不显眼。

    西里斯·维克看着演武场中间白袍的安德烈,微微皱眉。

    他不是说过有把握吗?怎么上的气息还是那么微弱?他这样想着,几乎有种冲下去追问的。

    他按捺住了,这个时侯根本就不是询问的好时间。

    安德烈的目光和不远处的伊迪斯对上,对方目光中短暂的温柔让他有些发愣。

    这样的感,怎么会出现在伊迪斯看着自己的时候?

    他下意识地回避了刚才看到的东西。

    大比就要开始了,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开始低声祈祷。

    “女神在上,我为您送上甜美的血,祈求您的眷顾。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