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

    奇莉娅最后还是跟着那个人走了,伊西多无论有什么心思,都随他去。她现在只是迷惑,西里斯是什么时候注意到自己的。

    但是,她没有见到西里斯。

    等到那个人找到西里斯边的近侍后,却发现西里斯留下的命令是送她回安德烈边。

    于是,跟着大喊无趣的少年,奇莉娅坐着公共马车回了休兰家。中间唯一的收获是等人的时候拔的一棵小草。

    安德烈看见被送回来的奇莉娅有些诧异,但是依旧羞涩地微笑着将来人打发走。虽然动作神态都表明他不习惯,但是礼仪上一点错都没有。

    奇莉娅在他和那个少年交涉的时候就赶紧进了厨房,在自己的地盘,她才觉得全上下的那种紧绷感消失了一些。

    正忙着的时候,安德烈进来了。

    “奇莉娅,为什么是被人送回来的?伊西多呢,他丢下你逃走了?”

    奇莉娅平淡地说了刚才发生的事,着重点出是西里斯·维克让人送自己回来的。她原本以为安德烈也会怀疑到伊西多上去,却发现他只是笑了笑,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安德烈少爷,午餐想吃什么?”她决定什么都不问了。

    安德烈想必是心中有底的。

    伊西多回来的时候脸色很明白地彰显着他的不渝。见到奇莉娅,他的第一句话就是问罪:“为什么忽然自己离开?”

    咄咄人的模样让人觉得奇莉娅似乎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

    奇莉娅呆了呆,尚未回答,安德烈就一脸小意地接过了话头:“对不起伊西多,我忽然想到一些事,找人带奇莉娅回来的。”

    说完,他挥挥手,让奇莉娅回了厨房,自己和伊西多凑在一起悉悉索索地说起什么来。

    奇莉娅站在厨房中间,手指紧缩。

    无法忍受啊……但是,法术基础书才给自己几天,现在就跳出去说自己已经有能力释放最低级的法术,就显得自己太妖孽了些。所以,还是得忍。

    她转头拖出一块厚厚的砧板,剔骨刀砍在上面的声音很清脆。

    直到骨头都变成极短的小块,她才松口气,放开了手,赶紧将骨头送进汤锅里,准备熬制明天的调味底汤。

    安德烈跪在女神面前,看着女神的目光几乎是全心的敬仰。他低声地吐出祈祷词,连绵不绝。

    奇莉娅在他后看了一阵,悄无声息地退出了。

    安德烈没有回头,心中有微微的悲凉,甚至在一瞬间压过了对女神的敬畏。

    如果……

    不,没有如果。

    成功的道路从来都是由白骨和血筑成,没有幸免。

    他低下头,继续祈祷。

    半夜的时候,奇莉娅陡然惊醒了过来。她感觉到空气中有一股凉气在流动,仿佛暗夜中行走的生物路过前。

    睁开眼,等到眼睛适应了这一片漆黑,她隐约觉得,门似乎被推开了一条小缝。

    但是,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站在那里。

    她不敢翻,只是动着手指,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门外传来低低的交谈声,听不分明,但是声音有些陌生。奇莉娅眯了眯眼,难得有访客啊……

    安德烈似乎已经沉沉睡去,没有任何反应。

    奇莉娅竭力让自己平心静气,在一次次的呼吸中,她终于按捺住了剧烈跳个不停的心脏。

    门外的人交涉完毕,兵分两路,一边向着奇莉娅这边走过来,另一边是向安德烈的房间走过去。

    走向奇莉娅这边的似乎在那些声音中并不怎么受重视,从他低声的诅咒中就可以分辨出来。

    奇莉娅的目光冰寒,她已经做好准备,在那人推门的瞬间就要给人一个教训。

    就算暴露了自己在魔法上的进度也没关系。

    总比不知所谓地丢了命好。

    只是她的打算最终没有化为现实。

    就在她小心谨慎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安德烈清亮的少年声:“你们是谁?在我的屋子里干什么?”

    奇莉娅觉得自己的心猛地紧缩了一下。该死的,这个时侯安德烈怎么会醒过来,还傻乎乎地问出了这种话。她有种冲动,立刻去保护安德烈。

    只是下一刻,她猛然清醒,安德烈的两张面孔在她面前相互出现,提醒着她安德烈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样无能的存在。

    随后,她额头的冷汗噌地下来了。

    自己再一次被影响了。

    面对安德烈羞涩的笑容,来人下意识地警惕了片刻,随后轻松起来。

    “不过是个低等职业者,大家放心。”领头的人说,“眼前这人可是全国都有名的废物,趁这个机会好好看两眼。以后还不一定有机会看。”

    几个人嘲弄地笑起来。

    安德烈不以为意,只是脸上一闪而逝的讥讽不知道有几个人看到。

    “看起来,诸位的来意似乎不那么友好啊……”他貌似苦恼地说,“我该怎么办呢?实在是不想当成客人招待。”

    下一刻,他忽而拍掌大笑:“那就当成入侵者好了,对不对?”

    说完,他的脸色瞬间冷下来,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握上了一根法杖。

    几个人嘻嘻哈哈地笑着,看似混不在意,却也提起了一定的提防之意。连走向奇莉娅这边的那个人也转看向那边,完全没有顾忌到后悄悄站出来的奇莉娅。

    然后,奇莉娅用力将硕大的铜芯花瓶砸在了他头上。

    尽管自己累的气喘吁吁,却也成功将那人的脑袋开了瓢,让那人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随后,她对安德烈露出了灿烂笑脸。

    听到惨叫声回头的入侵众看到这一幕,眼睛都红了。有人尖叫着就要杀过来,安德烈却在此刻露出大大笑脸:“真是抱歉,我不准备让你们有机会伤人了。”

    他扬手,白色的光线如同绳索一般从空中延伸,织就一张大网,将那几个人牢牢地兜在了其中。

    “不过低级法术而已,你以为能困住我们多长时间……”

    话音未落,就听安德烈回答:“足够等到夜巡队赶过来了。”

    他刚说完,来人的脸色顿时都变了。

    休兰家的铁律,子弟之间不得自相残杀。如果他们被抓住,肯定会将背后那人带出来……

    想到这里,挣扎的动作猛然加剧,安德烈却只是好整以暇看着他们挣扎不休,连一句话都不说。

    他甚至穿着空的睡衣走向了奇莉娅,关切地问:“被吓到了吗?没关系,等一会儿就可以继续睡觉了。”

    奇莉娅点点头,偏过头不去看地上被自己开瓢的人,甚至往后退了几步。

    在安德烈看来,这样的举动分明就说明了她本对这件事的害怕程度。

    于是,他轻轻地叹息着,摸了摸她的长发,声音放低,带着奇特的韵律:“乖,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你什么事都没有做。你只是睡了一觉,起来发现有人偷偷进了屋子,但是在夜巡队的帮忙下,那些人很快就被赶走了。”

    奇莉娅抬头,目光似乎有些茫然,低声地重复了一遍:“赶走了?”

    “对,赶走了,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安德烈回答。

    奇莉娅的目光变得更加迷茫,她点着头,重复着安德烈说的话,声音越来越低,最后体一软,倒在了安德烈怀中。

    安德烈随手将她抱起,送回了她的房间。随后,在门口纷乱的脚步声响起之前,自己也体一软,倒在了起居室。

    躺在上的仿佛正在沉沉睡去,但是空间里,她却捂着口,兀自安抚不停。

    就在安德烈刚刚对自己说话的时候,她觉得自己迷迷糊糊一阵困意上涌,压过了伤人带来的精神兴奋。

    在她彻底陷入昏睡之前,脑海中响起的提示音让她瞬间清醒过来。

    “精神力入侵,请选择对入侵者进行精神冲击,抹杀入侵部分精神力,保持清醒,不反抗。”

    冷冰冰的机械音让奇莉娅从那种迷糊的状态中彻底清醒。

    她在心中选择了仅仅保持清醒,脸上却配合地做出被迷惑的假象。等到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她才将心神沉入空间,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安德烈对自己释放了法术,这很明显。

    但是,为什么?

    为了不让他会法术的事实被人发现。

    奇莉娅这样自问自答着,皱起了眉。从今天的法术来看,应该是神术的范围,安德烈应该已经能够沟通神祗。

    也就是说,他已经是一个祭司。

    但是,为什么还要小心谨慎地藏起来?

    然后,她想到了自己上,也许和自己是一样的理由。她这样对自己说。

    虽然能够理解,但是心理却无法轻易地将这件事揭过。

    原本从他照顾自己的行径来看,以为是个不错的主人,结果……

    不过是一个女仆而已。她对自己说,你要明白自己的本分。

    没有人会真的关心一个女仆,对这个世界的所有能够理直气壮使用女仆的人来说,女仆不过是工具而已。

    奇莉娅这样对自己重复着,唇边渐渐浮上冰冷的笑意。

    是的,我要明白自己的本分。

    安德烈需要我吗?

    她问自己。

    不需要。

    这样问答完毕之后,她觉得,自己真正地心平气和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