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算

    伊西多在书房里已经坐了很久。外面的光从炙到微凉,从发白到黯淡,他都一直坐在那里,微皱着眉,一动不动。

    他在犹豫。

    他也马上就要分家出去了,虽然凭着他的天赋和努力,分家之后也能得到休兰家的供养,但是……

    终究比不过那些嫡系的少爷们。

    比如德华。

    德华当初分家的时候还不如他,却在分家当就被休兰家聘请为精英堂成员,依旧心安理得享受福利,只需要付出少少的代价。因为如此,他才能成长到今天的地步,在军方渐渐出人头地。

    如果是自己,就算被休兰家聘请了,也不会得到那种全心全意的栽培。他这样想着,眼中的光芒飘忽不定。

    自己的父母虽然在旁系中算是出色的,但是,也供养不起一个法师。

    法师向来是烧钱的机器,以小富之家的财力,榨干了家底,也无法让自己走到最高。

    如果,出了休兰家呢?

    他默默想着。

    出了休兰家,凭借自己的实力,进不了大宅豪门的院子,一个小家族的供奉法师还是做得起的。

    有人捧着供着,就算有事也不会是太大的事,是学习修习的好去处。

    但是,小家族多半都是在较为偏远的地方。那些地方的物资和见识比起帝都差了太远。

    在那里呆久了,只怕整个人都愚钝起来。

    这样的结果也是他不能承受的。

    想要留在帝都,得到比休兰家更好的待遇,几乎是不可能。

    他面前只有一条路,留在休兰家,成为休兰家为了自己那一系向嫡系更靠近一点而努力的无数旁系中的一个。

    每一代都有想要努力的天才,每一代成功的却几乎称得上没有,百多年才出一两个而已。

    他终于抬起了头,看向窗外已经渐渐黑下来的天空。

    能够从安德烈那里得到那些蔬菜的来历就好了,那样,自己得到的资源比起嫡系,也不会太差,甚至强过某些嫡系。

    那么,不想就这样碌碌无为下去,那么,只有一个办法。

    伊西多终于站起来,体因为长坐而有些僵硬。

    扬声叫人送了晚餐进来,吃完之后在侍女的伺候下沐浴休息,他狠狠地闭上眼,明天需要用心的不止一时半会,自己需要绝对清醒的头脑。

    伊迪斯听完手下人的报告,不动声色地说:“他答应了吗?”

    面前慈眉善目的管事笑微微地回答:“伊西多少爷今天下午在书房待了一个下午,据说晚餐都是在里面吃的。现在已经睡下了。”

    伊迪斯连眉毛都没有抬一下:“那就是作出决定了。盯着他,别让他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休兰家的事。”

    管事微微欠,应承下来。

    伊迪斯抬了抬眼:“还有事?”

    “伊西多少爷有个说梦话的习惯。”管事依旧笑眯眯地回答,“贴伺候的侍女前回报,伊西多少爷说必定会将安德烈少爷拿到的东西抢过来。”

    “哦?”

    伊迪斯微微诧异,看着管事的时候不自觉挑了挑眉:“安德烈那里,还有什么是值得他看中的?”

    随即,他脸上露出不屑来:“年纪轻轻就受不住惑上了女人的,就算再好的天赋,成就都不会高。”

    “不是所有人都有德华少爷的心智。”管事小小地捧了一下,“大族里,哪个少爷不是侍女们围着长大的。”

    伊迪斯脸上迅速地浮现出笑容,然后又消失。

    “安德烈那里,盯着的人再加两个。”

    “是。”

    “分家之后,将他擒住,别让他出了休兰家的大门。”

    “是。”

    管事极为恭敬地答应了,等到伊迪斯吩咐退下之后才倒退着出了门,转一挥袖笑眯眯地离开。

    伊迪斯坐在书桌后,目光晦暗。

    “安德烈那里,有什么值得伊西多去抢的?”他微微皱眉,“为了护着他,我已经将他的物资扣到最低了。”

    他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难道当年那批人还有活着的?”

    正思拊着,书房的门被人敲响,德华在门外低声说:“父亲,我有事求见。”

    伊迪斯立刻将这些事都暂时放下,让德华进来。

    亲自动手给德华倒了茶水,伊迪斯问:“这么晚过来,有什么事?”

    德华看着自己年过五十依旧看上去风度翩翩如同三十许的父亲,垂下了眼帘:“父亲,安德烈……”

    “什么?”

    “安德烈被人报了生死战,只怕有些危险。我送了些防具,但是……”

    伊迪斯摇头:“你大可放心。安德烈自己和伊西多达成了交易,决心假死脱离家族。”

    德华惊讶抬头:“安德烈他……”随后迅速想明白,微微皱了皱眉:“将希望寄托在别人上,算不上什么好事。伊西多这人,心中只有自己,只怕什么时候就会反水。安德烈能够给出的东西并不多……”

    伊迪斯点头:“你能想到,他自然也能想到。”他的目光悠远,仿佛看到了很遥远的过去:“你虽然比他大五岁,他四岁之前可从来就没算计赢过他。他向来是聪明的,后来更加韬光养晦,不比苏菲聪明外露。”

    德华苦笑:“父亲不要提醒我以前的丑事。那,安德烈他?”

    “他上的气息有变,应该是成了祭司,不过等阶应该不高,就算现在进入教会也受不了重用。”

    “所以他一直不显露于人吗?”德华琢磨了一下,依旧皱眉:“等阶不高,对上伊西多也会很危险。”

    伊迪斯好笑地看着他:“你怎么忽然对他这么关心起来?不和你弟弟妹妹一样当做不存在这个人?”

    德华微笑:“父亲,安德烈来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记事了,虽然记得不太清楚。那年发生了什么事,后也总是查得到的。”

    伊迪斯闻言,轻轻地就叹息了一声:“你是个聪明孩子,德华。但是,这件事你不要管了。”

    他走了两步,看着窗外闪烁星光:“安德烈如果这辈子不能强到让所有人仰视他,也就只能受着这样的子。谁让他是那样的份呢。”

    德华低头恭敬应是,末了却还是没有忍住:“那,生死战……”

    伊迪斯点头又摇头,回到书桌背后坐下:“放心,我不会让他死的。更何况,他自己也是个聪明人。”

    只怕,背后另有算计。

    伊迪斯这样默默地在心底说完,和德华父慈子孝地说了两句,看着德华退出去了。

    他走到窗台前,抬头看满天星光。

    不知道这满天星光中,是否有那个人化为的那一颗,如果有,看到自己的儿子这样忍辱负重,是否会后悔。

    后悔当初不该心软,功败垂成。

    奇莉娅在空间中冥想完毕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间。

    她轻手轻脚下了,一走到会客室就听见祈祷间里传来安德烈低声的絮语。

    一道昏黄的光线从里面出来,给这个黑漆漆的房间添上几分温暖。

    她没有惊动安德烈,快速地去了厨房,给自己做了一些吃的,又给安德烈准备了夜宵。

    端着碗进了餐厅,将东西放在那里之后,看安德烈没有出来的意向,她转又回了自己的小房间。

    自己从地上被挪到上,想必是安德烈帮的忙。

    但是很奇怪,自己上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苏菲或者德华对自己做了什么。

    她一点都不认为伊西多有这个能力保住自己。那就是说明,苏菲或者德华根本没有对自己做什么。

    会有这样好心吗?

    奇莉娅想。不过,安德烈的家事,自己以前只知道一味地守着安德烈,却从来没有认真分析过。

    如今安德烈一心想要逃开,就更加不用分析了。

    奇莉娅想了又想,最后想得头疼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以前的奇莉娅实在是见识浅薄,最近自己又似乎被影响了一样,判断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加上一些不该有的私人绪。

    到了后来,她想着想着就偏到如何将原本奇莉娅的感彻底融合或者剥离了。

    一觉醒来,天色微亮。

    奇莉娅起做了早餐,安德烈已经洗漱完毕出来了。见到她,他扬起纯真笑脸对她说早。

    伊西多很恰当地赶了时间过来吃早餐,上了餐桌就开始拉着安德烈讨论在生死战的时候如何作假才显得真,将细节问题揪着说了又说。

    安德烈很有耐心地和他一一讨论。

    于是奇莉娅自顾自地退出去洗衣打扫了。

    等到她回来收拾餐厅的时候,安德烈和伊西多同时看过来,让她下意识地心头一突,生出些许不好的预感来。

    安德烈的笑容有些纯真的羞怯,完全看不出他内心的心思:“奇莉娅,你和伊西多出门一趟,帮我买些东西。”

    “是,少爷。”奇莉娅答应着,刚才的那点预感因为能够出门的欣喜也被冲到一边去了。

    出了门,就不会只拘泥于内宅这点花花草草了。也许市场上有自己从未见过的植物和小动物,能够给空间增添几分色彩,再好不过。

    伊西多的唇角带着笑,莫名地就透出了几分寒意。

    安德烈的目光若有似无地从他上瞟过,眼中的讥诮一闪而逝,转眼又是一脸让人习以为常的畏缩。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