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访

    有的时候,奇莉娅总有种奇特的感觉,安德烈所崇拜的女神,并不是真神。

    每次她也会对自己自嘲,一个神明是不是真神,哪里轮得到你来评判了。但是,下一次看见安德烈对着女神神像祈祷不休的时候,她依旧会再度生出这种感觉。

    这也是为什么到了后来,她越来越不愿意在安德烈祈祷的时候守在房间里的原因。

    她今天直接带进空间的是一块泥土,带着上面的青草和小虫。她自己都为自己鼓了鼓掌,这么大一块东西,她居然能够从外界偷渡进房间。

    将东西随意地丢在空间的一个角落,奇莉娅在树下坐下,却再也不敢看那棵树。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那棵树今天似乎格外美丽,却没有了那么强的魅惑。

    一定是错觉吧。她这样说着,开始思索安德烈今天所指点的。

    为了保持力量的纯粹和强大,法师最好只修炼单系,齐头并进会拖累进度。

    但是看着被自己召唤出来的屏幕,上面剩余的四个领域,虽然都暗淡无光,却很明显有亮起来的一天。除非自己一直坚持火领域不放。只是那显然不可能。

    一个空间,单系领域太强大,对里面的生物算不上好事。

    奇莉娅明白,自己最大的依仗还是空间,而不是空间所附赠的魔法。

    也许,自己和其他的法师并不相同。

    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并没有按照安德烈所说,只保留火系元素,而是如同上一次一样,一股脑地全部吸入体内。

    反正,总是最后要升级的。

    她自顾自地想。

    空间里的魔法元素十分充沛,比外界的浓度要大得多。更让奇莉娅满意的是,比起外界各有格的元素,空间中的元素对上自己,传递最多的,是敬畏。

    这让她的速度大大地加快了。

    当然,也让她感觉到了迷惑。只是在现阶段,很明显她找不到原因。所以,她干脆不去想。

    在弱小的时候,还是增强自己的实力更重要一些。

    冥想到精神力又只剩一点,她才开始今天的种田大计。

    剪下盛开的花朵,收集已经有的种子,然后将农田中的蔬菜收集起来。事忙完的时候,她固然是满头大汗,也发现时间严重地不足了。

    今天她的睡眠时间,已经只剩下了不到五个小时。

    可以预见,随着空间的进一步增大,时间会更加进一步地被压缩。

    但是现在,还没有到她心这种事的时候。

    奇莉娅从花丛中直起腰,看着在空间内的小房子里堆积如山的鲜花,有些头疼该怎么处理。

    也许从明天起自己应该在餐桌上加一道鲜花菜?

    安德烈冥想完毕,从软垫上站起来。他出了祈祷室,小心地关上门。起居室里正坐着一个人,怡然自得地给自己倒茶喝。

    见他出来,对方对他举一举茶杯:“来一杯吗?你的女仆奇莉娅真不错,这种充满花香的茶,又没有用上昂贵的茶叶,对你来说再适合不过了。”

    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中不自觉带出来的嘲讽,安德烈在他对面坐下来:“事做完了,西里斯?”

    西里斯·维克点头,喝完杯中茶,一脸感叹:“我从没想过一个父亲对自己儿子可能的死亡会是那种反应,就算是听转述,我也觉得够冷血。”

    安德烈若无其事地微笑:“你不是知道原因吗,又何必这样感叹。”

    “你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伊西多上行吗?”西里斯问,“万一他不按照你的要求办呢?反正都是死,你真死绝对比假死更好。”

    “当然,不会。”安德烈回答,“其实,我已经可以沟通神明了。”他举手,指尖一道白光一闪而逝。

    “圣光术?”西里斯睁大了眼。

    见到安德烈点头,他一脸感慨:“真不错。对那个喜欢血祭的女神,只凭祈祷能够得到这样的赐予,真不错。”

    安德烈微笑:“我也觉得很好。不过,还差一点。”

    “也是,一个普通的教士是不会被放在眼中的。”西里斯随手将桌上的小饼干放入口中,吃了两三块才继续说,“但是,神恩没有那么容易得到,安德烈。”

    他表很严肃地看向安德烈的眼睛:“如果神恩那么容易被获得,就不会是神对某个人最大的奖赏了。”

    “我明白。”安德烈用同样严肃的口吻回答了他,“我不奢望神恩,只希望,自己的祭司等级能够再升上几级。在他最终翻脸之前。”

    西里斯咬着一块小饼干磨牙,听完之后慢慢地点了点头。

    “那么,祝你好运。”他笑着说,“至少你的愿望还有实现的可能,我的愿望大概是没可能了。”

    安德烈沉默不语,对这个问题,他也没有更好的回答。

    “你的点心不错。”西里斯将一篮子小饼干吃了一半,称赞道:“难道又是你的女仆做的?你的女仆在这方面还真是有天赋。”

    安德烈露出真挚的微笑:“她是个很好的女仆。”

    “我派个人过来和她学两天吧。”西里斯可怜兮兮地看着他,“我家的厨子实在是太糟糕了,就没有一道菜是我能够吃下去的。”

    说着,他嘴唇:“你太幸运了,除了好喝的茶好吃的点心,饭菜也香得让我流口水。”

    他的形象被这个动作毁了大半,他却毫不在意,兀自表达着自己对安德烈所能享用的美食的垂涎。

    安德烈迷惑:“真有那么好吃?再说,你什么时候闻到过饭菜香了?你又没在我这里吃过。”

    “刚刚进来的时候,厨房里还炖着东西。”西里斯回答,“不过没看到你的小女仆。”

    安德烈恍然:“啊,我的宵夜。”

    说完就被西里斯狠狠甩了一个控诉的眼刀,明晃晃地提醒他“赶紧把东西拿过来大家一起分享”。

    安德烈失笑,起去了厨房。

    两个人分了奇莉娅给安德烈留在厨房的清汤和小蛋糕,西里斯又恢复了严肃的表:“今天找我又有什么事?不会就是问一下事办得怎么样了吧?”

    安德烈擦干手指,将擦手布丢到一边。闻言,他做了个稍后的手势,钻进书房,从书桌上拿过来一个笔记本。

    “事实上,我想请你帮我问一问你家里供奉的法师。”

    “什么?”西里斯看着他郑重其事的样子,也更加认真起来。

    “什么况下,一个人的魔法天赋会发生大的改变?”安德烈看着西里斯,将那本黑皮笔记本推到他的面前,示意他看一看。

    西里斯翻开来,里面写着的都是对一些人的天赋评价。翻到安德烈折了一角的那一页,奇莉娅的名字后面跟着的评语,让那个西里斯挑了挑眉。

    “元素感应力低下,元素亲和力低下,魔法天赋低,评级下下。”

    西里斯不动声色将笔记本推回去:“现在,发生什么变化了吗?”

    “她一个晚上就感应到了魔法元素,并且能够捕捉了。”安德烈回答,眼神透露出他的凝重。

    西里斯挑了挑眉:“原来如此。我会问一问的。”摸着下巴,他笑得有些意味深长,“看起来,有些事很有趣的样子。”

    “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的。”西里斯最后说。

    安德烈点点头:“好。”过一会儿,他又说:“我这里有一批魔法蔬菜,你要多少?”

    西里斯一怔,毫不犹豫地回答:“全要。”

    他不问安德烈从哪里得到的,也不问价钱,直接这样说。

    安德烈再度点头,唇边的笑意有些怪:“我现在真的相信她当初说分家之后和我一起开小酒馆能够养活我了。”

    “你?小酒馆?”西里斯大笑起来,一点都不担心惊醒已经沉睡过去的奇莉娅。

    “你没有告诉她,你和我合伙的生意吗?”良久,笑声终于停下来的西里斯问,依旧一副想笑的样子。

    安德烈摇头:“这种事,我谁都没有告诉。以前的她有些笨。”

    西里斯抬手指了指安德烈:“你呀……你有没有在背后说我什么?”

    “你有什么好说的。”安德烈一脸坦然,“家世好长得出色武力出色可以预见的公爵继承人,我能说你什么?难道说你上能力不行?但是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西里斯被他噎了回去,听到后面狠狠地甩了他一眼刀,不再讨论这个问题。

    蜡烛渐渐地烧到了尽头,最后终于摇晃了一下,熄灭了。

    它熄灭的一瞬间,奇莉娅睁开了眼。

    头有些晕。

    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精神力使用过度造成的,但是下一刻,她隐约听见了什么人在不远的会客室里交谈,透过厚厚的门,只剩下片言只语传进来。

    于是她恍然了,房间里的香味,不就是迷药的味道吗。

    虽然没有用过,但是却曾经闻过的。

    是谁,在这种时候拜访,还小心地迷昏了自己?

    奇莉娅躺在上,只是将头偏过去,看着房门的方向。安德烈见的人,到底是谁?

    然后,声音忽然大了一下,她清楚地听到安德烈的声音说:“总有一天,我会报仇的。”

    报仇,谁?

    她在黑暗中盯着房门的方向,眯起了眼。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