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

    她近乎着迷地看着那一片灿烂光芒。无数调皮的微粒从她边划过,她似乎可以感觉到它们离开时带起的微风。

    迷失了一会儿,她忽然清醒过来,开始按照书上说的,捕捉元素,和它们建立联系。

    无形无质的精神力在体周围探出触手,碰上其中一个微粒。畏惧的绪沿着触手传进心里。

    奇莉娅的心底沉静如水,将这个微粒打上自己的印记。以后这个微粒就会跟随在她周围,听从她的调遣,成为她魔力的一部分。

    几个呼吸过去,奇莉娅的努力卓有成效,但是她却停了下来,从这种状态中退出。

    这样一个一个的速度实在是太慢,她无法想像,想要积攒起一个火球的魔力,依靠这样的速度到底需要多久。

    将那本书又翻了一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答案。上面干巴巴地写着每个学徒初期的冥想都是一个很长期的过程,却没有说明这个过程到底是不是应该这样的。

    奇莉娅将书丢到一边,站起来皱眉踱步。

    为什么到了后期,法师需要的力量更多,速度却不会慢多少?这中间一定更有什么是学徒们还不知道的。

    她走到那那棵树边上,仰头看着四片叶子,咬着唇思索。

    如果,如果一次和多个微粒建立联系……

    她当即就地坐下来,再度沉心静气开始观想。

    依旧是璀璨的光海,这次她试图一次伸出多个精神力触手,同时接触多个微粒。

    出乎意料的是,那些微粒不约而同地传达过来敬畏的绪,十分安分地让她建立了联系。

    没有人来告诉她这其实很反常,奇莉娅只有欣喜。如果这样,速度就快得多了,等到精神力增长之后,还可以更快。

    她一刻不停,每一次试探都带来一片光的潮汐。各种不同种类的元素如同水流一般轻轻从她边流过,然后一部分融入她的体,成为她可以掌控的力量

    等到她因为精神力接近枯竭而不得不睁开眼的时候,空间中已经大黑,天空中一轮几乎黯淡得看不到的新月。

    地面上唯有自己坐的这棵树,每一片叶片都闪着莹莹的光。

    奇莉娅惊奇地看着它。

    “真奇怪,居然还有叶子会发光的树。”她这样在心底想着,仰头仔细观察这颗一直被自己区别对待,却从来没有仔细看过的树。

    越看下去,她心底的惊异就越多。

    这棵树有一种让人不自沉陷其中的美丽,每一根树枝仔细看下去,都有盈盈光芒流转其间,看不分明,却让人心醉神迷。

    奇莉娅一不小心就陷了下去,她在心中对自己说了很多遍“这样是不对的快点醒过来”,体却不由自主靠近,站在那里。

    到最后,她狠狠心,直接将自己还能调动的精神力全部轰了出去,成功昏迷过去。

    倒下前最后一刻,看到那颗被自己精神力攻击过的数,连叶子都没动一下。

    真是倒霉的一天。

    奇莉娅这样想着,陷入无边黑暗。

    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空间外面,自己的小房间里已经一片亮堂。

    她赶紧跳起来,下一刻却呻吟着倒在了上。头痛得像是要爆炸,连思考的力量都没有。

    门咚咚地被人敲了两下,安德烈在外面叫着:“奇莉娅,我进来了。”然后就真的推门而入,让奇莉娅只来得及拉高被子将自己盖住。

    “奇莉娅,你怎么了?”安德烈端着托盘,被盖着的盘子里散发出人的饭菜香味。发现奇莉娅脸色苍白躺在上,他连忙放下了手中的托盘走过来,站在边关心地看着她。

    奇莉娅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没事,少爷。”

    安德烈充耳不闻,伸手抚上她的额头。奇莉娅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冰寒气息从他的指尖处钻出来,在体内绕了一圈又回去。

    安德烈很惊讶:“居然,是精神力使用过度?”

    他俯让自己和奇莉娅面对面:“奇莉娅,你已经冥想过了?已经学会了?”

    奇莉娅没想到他居然一眼就看了出来。还好她脸色原本就苍白,正好掩盖了她心底的惊惶。

    “少爷?”

    她迷惑地看着他,仿佛什么都听不明白一样。

    安德烈却不为所动,他和她的距离太近,对方的呼吸都可以轻易感觉得到。奇莉娅觉得自己的脸在渐渐发红,心一点一点地变得如同被在意的人注视的少女一样惶恐不安。

    这种感觉,很糟糕。

    “果然如此。”安德烈下了结论,站直了体。随着他的远离,奇莉娅居然有种恍然若失的绪席卷心头。

    “但是,奇莉娅,你做错了。”他说,“刚才我检查了,你没有分类别,将所有的元素都吸纳进去,那样是不对的。”

    安德烈有些懊悔。

    他坐在奇莉娅的沿上,握着奇莉娅的手,愧疚地说:“都怪我。如果我早点给你讲清楚就不会发生这样的错误了。但是,我没想到,奇莉娅你的法术天赋会这么高。”

    他说完这一句,两个人忽然都沉默了下来。

    休兰家族的所有人,包括最下等的仆人,都有检测魔法和斗气天赋的机遇,如果天赋足够高完全可以一步登天当做家族核心成员来培养。

    如果奇莉娅真的有那么高的天赋,不可能没有被发现。

    两个人都想到了这一点。

    安德烈很快就回过神,若无其事地说:“时间不早了,奇莉娅先来吃早饭。吃完了,我来告诉你怎么清除体内那些不需要的元素,以后只捕捉你需要的元素。”

    奇莉娅闷闷地低头答应着,没有发现安德烈的不安。

    安德烈将东西端过来,奇怪地看着她:“怎么不动?”

    奇莉娅无辜回望,良久之后,终于在安德烈同样无辜的表中低吼:“安德烈少爷!我只穿着睡衣!”

    安德烈的脸立刻砰地红了,转夺门而出。

    奇莉娅微微笑起来,安德烈这个表,还真是有去得很。

    等到奇莉娅恢复过来出了房间,两个人再相见的时候,安德烈总是有些不太自然,眼睛躲躲闪闪。奇莉娅反而起了逗弄的心思,只是转念一想,安德烈不见得能够接受这种态度,只能强行按捺下去。

    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她偶尔会走神,在心中想到安德烈的各种窘态。

    伊西多不满地敲了敲桌子,将她唤醒:“我的餐前酒呢?”

    奇莉娅低头一看,自己给安德烈上完了酒,绕过了伊西多,然后给安德烈上了菜,转又准备回厨房。

    她心中尴尬,脸上不显,十分谦卑地道歉,快手快脚地将东西都放到伊西多面前去。

    伊西多这才满意,挥挥手让她去了。

    看着奇莉娅离开餐厅,安德烈对伊西多说:“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吧。”

    “什么?”伊西多慢慢地喝着酒,没有急于回答。他心底其实是不觉得安德烈有什么能和自己交易的。

    “你每天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查清楚那些魔法蔬菜的来历吗?”安德烈唇边的笑容在伊西多眼中一下就显得高深莫测起来。他仔细思考了自己的行为,应该没有多少出格的地方,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这样想着,他也这样问了:“我觉得,我应该表现的不是很明显。”

    安德烈笑:“伊西多,就算你看不起我,也应该记得,我学过了所有的科目才被判定为一无是处的废材。”

    伊西多盯着自己手上银质的餐叉,为自己的思维定式而暗恨。

    明明就知道这家伙是为什么而被鄙夷的,怎么就想不到,这家伙好歹也是个法术学徒,元素冲刷也是可以感觉到的。

    更不用说这家伙当初接受的是最好的导师的教育,见识上也不见得差到哪里去。

    他丢下了手中的酒杯和叉子,往后一倒,舒服地靠在椅背上,十指在前交叉,整个人都散发着“我很倨傲”的气息。看着安德烈,他的脸上连笑容都变了个样。

    以前那种平易近人带着青年人向上朝气的笑脸消失不见,现在的他脸上的笑容完全可以拿去当做贵族对下等人笑容的典范。

    假笑得很漂亮。

    安德烈不为所动,他连嘴角的弧度都没有变化:“想要吗?”

    伊西多内心为他的镇定鼓了鼓掌,高傲地回答:“既然知道我想要,为什么不送上来?”

    “你认为,我是那种需要赶着趟上去拍你马的人吗?更何况,”安德烈的眼睛中流露出明显的不以为然,伊西多心中生出不明显的怒气,“这种消息,我告诉谁都是大功一件,为什么非得告诉你?”

    “你敢告诉别人吗?”伊西多平静了一下心绪,让自己冷静下来之后才说:“你的地位,决定了你告诉别人之后,就只有被灭口的份。”

    安德烈鼓了鼓掌,为他的推断喝彩。

    伊西多正准备再接再厉拿下他,门一响,奇莉娅端着正菜上来了。

    他瞪着安德烈,你就是算好了我没法说下去,才选这个时候的吧。

    他的视线所及,安德烈心愉快地对着他举了举酒杯。

    伊西多心中名为安德烈的小人,被他一瞬间轰击了无数遍。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