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级

    奇莉娅心中一跳,下意识地左看右看,警惕地让说话的人出来。

    但是那个声音只是机械地,毫无感地重复着那句话,唯一的不同就是开始了倒计时。

    奇莉娅眯起眼,心中转过很多念头。

    这个声音听起来像是毫无感的程序,那么,说明空间是人造产物吗?

    她站在空间内走神,在倒计时快要到底的时候,咬牙出了空间。

    躺在黑漆漆的房间里,她睁着眼和一片黑暗相对,心中起伏不停,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心

    期盼与惶恐反复交杂着出现,让她在上辗转反侧,闭上了眼却也在下一刻睁开。她觉得,自己是害怕的,害怕自己下一刻醒过来,发现空间消失,自己唯一的心灵放逐之地也没有。

    她依旧可以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却再也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说出自己的心事。

    但是,她也期待,升级之后的空间会给她带来新的变化。

    于是,在这样的绪中,她等到天边微亮,脑海中传来轻微的“叮当”一声,随后那个仿佛顺畅了许多的机械音也响起来:“空间升级完毕,临时使用者获得权限确认,成为本空间第一管理员:奇莉娅(钟炎)。请注意保护本空间,避免被发现。”

    奇莉娅沉入心神,进入空间。

    空间变大了许多,待开垦的平原周围围绕着已经从小溪变成河流的水流,自己刚刚种下去的花木四散开来,已经欣欣向荣地成长起来,带着野生植物特有的放纵不羁。天空高远了许多,漂亮得像仿佛蓝色水幕,巨大的发光体在上面往一边落下去。

    她的面前出现半透明的屏幕,上面写着一些信息。

    “空间等级:一级;

    空间管理员:奇莉娅(钟炎);

    新增功能:夜交替。

    管理员可选:火领域(成熟加快);水领域(品质升高);金领域(病害减少);木领域(生命顽强);土领域(抗病提高)

    请在以上五项中选择一项。”

    最后一排字着重放大了一号,闪烁着提醒她。

    奇莉娅仔细想了想这几句话代表的含义,试探地在“火领域”上面点了点。

    下一刻其它几个选项立刻消失,屏幕中出现新的文字。

    “火领域(一级):加快空间内物种成熟周期,脱离空间后失效。

    管理员获得:火球术,火,火焰伤害免疫(一级)。”

    奇莉娅挑了挑眉。

    空间的变化不出她所料,但是剩下的……

    她盯着“管理员获得”这一行字看了看,手指点上“火球术”,下面立刻尽职尽责地跳出解释来。

    如何吸取力量,如何发力,最后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奇莉娅吐了一口气。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以后可以冒充一个法师了?

    一想到这里,她的表就变得古怪起来。如果说别人想要成为高端的法师,天赋努力与机遇缺一不可,而自己只需要按部就班升级空间?

    她微微挑了挑眉,随后头疼地揉了揉太阳

    这些都可以先不考虑,敲了敲空间内唯一的那颗占据一大片地周围寸草不生的树木,她自言自语:“你说,给了我法术却不给我修行方法,我能干什么,体内的魔力连出现一颗小火星都不够吧。”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怎么解释,一个应该是没有任何途径学习的女仆,变成一个法师的?”

    她耸了耸肩:“空间你也太不负责任了点。”

    树木默然不动,奇莉娅拍了拍它的树干,微笑道:“你居然多了一片叶子呢,真好,你也有天会长成参天大树的吧。”

    她和这棵树说了一会儿话,觉得时间大概不早,连空间都没有整理,直接出去了。

    天果然已经大亮,门外已经传来了安德烈早祈的声音。

    一旦松弛下来,就觉得浑都酸痛,整个人困倦得不行。尽管精神依旧很亢奋,却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支撑这种亢奋。

    她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从上爬起来。

    洗漱过后走出房间,向已经祈祷完毕的安德烈道歉,奇莉娅语调活泼地问:“少爷早晨想吃什么?”

    安德烈露出浅浅的微笑,褐色的眼睛中都是愉快:“奇莉娅做的,都好吃。”

    奇莉娅虽然直到他是在恭维,依旧觉得心一下子明亮了许多。于是,她去厨房给做早饭了。

    中间隐约听到有人进来过,说了些什么,然后又出去了。

    早饭过后,安德烈拿出一封信,对奇莉娅说:“奇莉娅,今天西里斯要过来,要准备好待客的东西。”

    奇莉娅迅速地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个西里斯,脸上露出微笑来:“好的,安德烈少爷。”

    转过她就暗自皱了皱眉,为什么安德烈这个明摆着不讨人喜欢的边缘贵族会认识西里斯·维克这个实权公爵的唯一继承人?

    记忆中完全没有印象,好像从两个人出现自己眼前的时候,就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她带着这样的迷惑,去大厨房领取今天的蔬菜瓜果。虽然自己空间里有,但是,直接拿出来总是有危险的。

    大厨房里一如既往地闹非凡人来人往,洗菜的切菜的做菜的都忙成一团。奇莉娅熟门熟路地找了管事准备领东西,却发现对方面前围着一堆人,似乎正在吵吵嚷嚷着什么。

    于是她站在一旁等,同时整理着脑海中的记忆,看起来似乎她就在走神一样。

    忽然有人撞了过来,奇莉娅回神,目光落在那个跌倒在地上的女仆上。对方长着一张漂亮得让奇莉娅也赞叹的脸,此刻正皱着眉,从地上爬起来。

    拍去上沾染的灰尘,对方看向奇莉娅,不满地皱眉:“你是谁的女仆,为什么要撞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奇莉娅尚未回答,对方就咄咄人,尖尖的指尖几乎要点到奇莉娅鼻子上来:“耽误了卡尔少爷的事,你担当得起吗?”

    奇莉娅有些惊讶,她上下打量了那个女仆一遍,一面在心中感叹着受宠的少爷果然边的女仆都漂亮些,完全没有顾及到这样将自己也归入了质量不高的那一类,一面笑眯眯地回答:“抱歉,请问,嫡系里面有叫卡尔的少爷吗?”

    少女的脸色顿时变了又变,仿佛一个调色盘一样让奇莉娅看得啧啧称奇。

    这是赤-的打脸,奇莉娅一点都不羞愧。反正和卡尔已经闹翻,这里多说点不中听的话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她看着那个少女的脸色最后定格为铁青,随后狠狠地甩了她一眼刀,留下一句:“你给我等着。”随后一扭头飞奔而去。

    周围的人目光很奇怪,惊叹,畏惧与不屑,唯独没有关切与担心。

    奇莉娅慢悠悠地走到管事面前去,将两份信物放到他面前:“我来领取今天的份额。”

    管事一点不受影响地依旧笑眯眯,慢条斯理地验过了信物,吩咐后的男仆将东西都放到奇莉娅带来的篮子里去,然后挥手打发她走人。

    奇莉娅轻声说谢谢,看着男仆装完东西后递过来,提起篮子慢悠悠地往回走。

    这种时候,她就格外庆幸安德烈的院子几乎算得上最近,不用提着篮子走很远,全然不去注意,其他仆人都会享有男仆送上门的待遇,甚至有人奢侈地用空间装置来装这些乱糟糟的生活用品。

    嘛,她一向很知足。

    上午快完的时候,安德烈的访客到来了。

    西里斯·维克。

    他是个有一头灿烂金发和漂亮的蓝灰色眼睛的少年,尽管经常在阳光下活动,皮肤依旧雪白。

    一进门,他就闹地叫嚷起来:“安德烈,我来了,快来欢迎我!”

    安德烈走出院子,规规矩矩地行礼,被他一把拉起来:“别行礼了,那种东西,我很讨厌。”

    “这是规矩。”安德烈耸肩,没有多坚持。

    将他迎到会客室里,奇莉娅送上茶,西里斯挥手将她打发走:“行了你下去吧。安德烈你怎么还在用这个女仆?我都说了我送你几个,这个女仆看上去笨手笨脚的,怎么能伺候你。”

    安德烈再一次异常坚决地拒绝了。

    “算了,我知道你就是念旧。”西里斯嘀咕着,脸上的表却不见得有多么不快,只不过是两个人的例行斗嘴而已。

    奇莉娅关上了门。

    “这次,发生什么事了?”等到奇莉娅一出门,西里斯的声音就严肃起来,“你总是这样,不到关键时刻不找我。”

    虽然是抱怨的语气,却满满的都是关心。

    西里斯太明白自己这个朋友,家庭的因素让他的生活充满了艰辛,他本格却让他总是喜欢一个人抗。

    就连自己是他的朋友也没有办法给他一些帮助。

    “抱歉,西里斯,这次又要麻烦你了。”安德烈倒是真的不好意思,他叹息着道歉,为自己即将说出口的话羞愧得红了耳根。

    “我被人报名了生死战。”一直迟疑,但是看着西里斯老神在在等下去的样子,安德烈终于说出了发生在自己上的事。

    西里斯差点打翻了茶杯:“你说什么?”

    看到他的样子,安德烈反而镇定了下来,他重复一遍,然后微笑:“我找不到办法,所以,这件事,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西里斯的手有些颤抖,都是被气的。

    生活在人口单纯的家庭里,他很难理解大家族中的这种勾心斗角,更加难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漠不关心的父母亲人。尽管早就知道,却永远都无法习惯。

    “你说,能够办到的,我绝对不推辞。”他拍着脯做了保证。

    “请你,帮我把这件事,传到我父亲耳朵里。”安德烈缓缓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奇莉娅想去求母亲,但是我知道,那样只会让她也在后面推一把。”

    安德烈的眼睛闪闪发亮,带着奇莉娅从未见过的冷冽与精明。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