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比

    第二天面见家主伊迪斯的过程果然波澜不惊,美莲娜根本就没有见奇莉娅一面,就将她打发回来了。

    反倒是伊迪斯与以往不同地,与安德烈在书房交谈了半个小时,提醒了他马上就要到来的家族大比,以及随后就要发生的分家,然后将他大发了出去。

    夫妻两人都没有提起过要让安德烈参与接下来的家庭晚餐。

    那里是他们和他们的大儿子三儿子以及女儿的世界,没有安德烈容之地。

    安德烈一点都不失望地离开了父亲母亲居住的院子,后跟着亦步亦趋的奇莉娅。他背后的院子里,仆人们来来去去,高声呼和,为了他其余亲人们的聚会。

    那个餐厅火光温暖气氛和睦,只是没有他的位置。

    奇莉娅回头,看着那个院子,在心底轻轻叹一口气。这样家庭,生出这样的父母,也不能说他们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不近人而已。

    但是,没有人会指责他们,因为在外界看来,他们给予安德烈足够多的尝试机会,到现在也没有宣布将他逐出家族就已经足够仁慈。

    “奇莉娅?”

    回头,看到安德烈温和的笑脸,奇莉娅也微笑起来,轻轻摇头:“抱歉,安德烈少爷,我走神了。”

    安德烈拍拍她的头:“别难过,我都不难过了。”

    越这样说,奇莉娅心中的酸涩就越重,但是她最后依旧只是微笑:“嗯,我知道了,少爷。”

    两个人一前一后往安德烈居住的小院走。从背后看过去,两个人的影也没那么孤单了。

    家族大比每年都要举行一次,给予优胜者奖励,目的是为了刺激家族各位奋发向上。

    这种盛事,安德烈向来是围观的。有时候连围观都没有资格。

    所以,虽然伊迪斯说过了这件事,安德烈也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当卡尔找上门来,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安德烈只有好奇:“抱歉,但是,你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卡尔嫌恶的目光隐蔽地从屋子里的装饰上扫过,转向安德里的时候变成了一脸阳光笑意:“安德烈,今年的大比,你要参加吗?”

    “不。”安德烈回答,不可避免地闪过一丝苦涩:“我上去只能成为笑柄吧……所以,还是不要上去给父母丢脸了。”

    奇莉娅送上茶水,正好看到卡尔一脸“你还真有自知之明”的表,只是很快就掩藏了起来,转脸变成一脸鼓励:“为什么不上去试一试?听说今年家族特别对每个敢于参与的人都设置了奖项,也许你去了,会得奖也不一定。”

    奇莉娅悄悄地退下,没有站在那里。

    她相信安德烈,无论卡尔如何劝导引,他都不是冒进的人。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事会演变到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不知道两个人说了什么,她在旁边的隔间里,忽然就听到两人似乎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演变成激烈的争执。

    她从隔间赶出来,正好赶上安德烈一脸气愤将卡尔赶出去的时候。

    “听着卡尔,就算我后穷困潦倒,我也绝对不会出卖我的良心。你要做什么自己去做,别拖上我。我不是你可以随手拿来用的棋子。”

    安德烈说完,对着已经站在院子中,一脸冷笑看着这边的卡尔,抬手指了指院门:“好走,不送。”

    卡尔低头弹了弹法袍,脸上的笑容终于恢复了正常,也就是他往里经常挂在脸上的那种虚伪假笑。今天他的笑脸看起来格外多了一分自傲,他从鼻子里冷哼一声,高傲地抬头:“安德烈,我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你应该知道拒绝我的后果。”

    安德烈固执地抬手指着院门,脸上的表不变,口中也只有那一句“好走,不送”。

    卡尔有些气急地抖了抖袖子,转摔门而出,后的院门颤抖着落下一地灰尘。

    安德烈放下手臂,看了看地上的灰,面无表:“奇莉娅,过来扫地吧。”

    奇莉娅低声应是。

    等到晚餐过后,奇莉娅给安德烈送茶的时候,刚刚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放下茶具,就感觉到自己被紧紧抱住了腰

    奇莉娅低头,安德烈靠着自己,看不到脸,疲惫从声音中透出来:“对不起,奇莉娅。我又不冷静了。明知道不应该得罪卡尔的。”

    拍拍他的手臂,奇莉娅安抚道:“其实没什么的,安德烈。卡尔本来就看你不顺眼,就算你今天答应了他的要求,也会有下一个更过分的要求等着你的。”

    安德烈没有回答,奇莉娅却感觉到,安德烈埋头的地方,衣服慢慢湿润下来。

    他在哭。

    保持那样一个姿势有很长时间,奇莉娅终于感觉到安德烈的心平复下来,浑的肌也没有那么僵硬了。她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臂,他顺势放开了她。

    “抱歉,奇莉娅,又让你难为了。”

    “|不,一点也没有。”奇莉娅回答,“那么,今天卡尔到底提出了什么要求,让你不惜正面和他闹翻?”

    “他要我在给伊西多的餐点中下毒,好让他在对战中取胜。”安德烈的笑容冰冷,“我又不是傻瓜,这种事,明摆着是违反族规,就算给出再多的好处,也做不得。再说,他也没什么诚心,想要我送死,却什么都不想付出。”安德烈连目光都冷下来了,“如果我真的答应他,我一点都不意外他在事成功之后反手就把我卖掉。”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来。

    两人都很清楚,以往卡尔只是因为嫉恨安德烈有那么好的出却不没有相应的天分,偶尔派人来找找麻烦,现在加上他和伊西多的纠纷,再加上安德烈拒绝他的不满,往后的子,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谁让卡尔是家族排名前列的天才呢……

    但是,谁都没想到卡尔的报复居然那么直接。安德烈在第二天就接到了家族大比的通知信,告诉他,他的报名已经被接受。

    奇莉娅拿着那张薄薄的纸,目光森冷。

    卡尔给安德烈报了生死战,家族居然也通过了。

    这样就是明摆着让他去送死了。

    从奇莉娅手上拿过那张纸,安德烈看着上面的字迹苦笑,摸了摸自己的脸:“看起来,总有人看我不顺眼,难道是我长得太帅了?”

    见他苦中作乐,奇莉娅也配合地调笑两句。

    但是,两个人很快就沉默下来,相互看着对方,眼底都是苦涩。

    这样一来,安德烈固然是死局,对奇莉娅来说,也算不上好消息。换一个主人,等待她的,也绝对不是好命运。

    “少爷,有办法,取消报名吗?”

    坐在会客室的藤椅上,奇莉娅轻轻问,带着一丝期望。

    安德烈思索了一阵,摇摇头:“有,但是我现在办不到。”

    “什么办法?”奇莉娅追问。

    “地位足够高,可以撤销这个报名。或者,让不是我自己报名这个事实让所有人都知道。”

    “那家主……”

    安德烈的目光有那么一丝恍惚,随后摇头:“父亲是不会为了我出头的,也许在他心底,我就是一个不该有的错误,现在这个错误消失了正好。”

    “另一条路,卡尔也不会给我机会。他一定收买了报名的人,对方会一口咬定,当时报名的就是我自己。如果没有高阶精神法师或者拥有区域时光回溯功能的大魔导士,是没有办法证明我没有做过那些事的。”安德烈说,他已经发现,奇莉娅最近虽然变得比以前思维灵活了许多,但是很多常识的东西上依旧有欠缺,让她有时候做出一些奇特的判断来。

    所以,他耐心地解释着,尽管心底依旧一片愁云惨淡。

    “所以,最后结论是没有任何办法吗?”奇莉娅皱起了眉,如果真的这样,也许自己要带着安德烈出走了。谁都不想死,她也不例外。

    安德烈迟疑了片刻,缓慢地回答:“大概,没有了。”他将刚才的恍惚丢到一边,转脸看着奇莉娅:“放心,奇莉娅,我会努力的。”

    奇莉娅有些似听非听,她已经开始认真地考虑,自己怎么做,才能保住安德烈的幸运。

    想来想去,她最后还是决定瞒着安德烈先跑一趟家主院。至少,要让家主和夫人知道,有人在对他们的孩子出手。

    不一定有用,聊胜于无。

    然后,就要考虑如何从帝都逃出去,取得份在这片大陆上生活下去了。

    两个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却都打起笑脸对彼此说了晚安,才各自转进入自己的房间。

    安德烈的房间一直亮着灯,他迟疑了很久,来回踱步,重重叹息,最后提笔写下一封信。

    而奇莉娅则是开始收拾东西,将值钱的和她认为有用的东西都收拾到了空间中,如果真有跑路的那一天,至少先有了准备。

    然后,她收获了花木蔬菜,种下新的一批。

    空间内忽然响起机械的声音:“空间即将升级,请空间主人立刻退出。”

重要声明:小说《女神养成手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