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仙境寻缘;1;死神来了(4)

    至于,那个小兔娃,在那样的恐惧之下,它的听力早就散失了。连平时高翘傲慢的双耳,这会儿都瘫痪到了脑后,失去了所有的活力。即便,小兔娃听到了小寻说的这句极度荒诞不经的话,它也没有心去搭理她了,它也只是把它归咎于小女孩的胡闹。

    这一刻,小兔娃只是把双爪搭在缓缓**的脸蛋上,双眸圆睁,微微抖动,诚惶诚恐地等待着可怕的未来。

    “哦。”小寻本来还想说,“可是,如果保持安静的话,那环城鬼差就发现不了我们了,那小寻就见不差环城鬼差了。”

    不过,当她注意到“土地神爷爷”和小兔娃沉的脸色和失常的举动时,她也就不得不作罢。

    “坏了,小寻无意间又违反了游戏的规则,这个时候,小寻可是一个小女孩的亡魂,看到了小兔娃说的环城鬼差,作为亡魂的小寻应该感到非常害怕才是,因为,环城鬼差是来捉亡魂去鬼城当鬼奴的。”

    想到这里,小寻还是决定保持安静,跟上大家的步伐,装出亡魂应有的恐慌模样,还用剩下的一只手去捂住自己的鼻孔和嘴巴。可她又发现,这样做很不好受,于是,小寻又偷偷地把手指松开。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点地过去了。然而,它并没有带走危险,却是将危险,一步一步地送到这三个渡河者前。

    那两个红色小光点慢慢地朝着这三个渡河者的方向移动,这会儿,已经成长为两团可以分得出轮廓的红色火焰来。

    一眼望去,灰蒙蒙的背景之上,它们的光芒,确实染红了一小片天地,可同时,却也给周围增添了不少清冷诡异的气息。

    看着那两团飘浮在空中的红**火,它们所营造出来的那种奇异的氛围,让小寻不自觉地想起了某部卡通中的某个可怕的场景,冷不丁竟打了一下战栗。不过,这样的战栗,也掩盖不住小寻内心涌的紧张与兴奋。

    再看看老人和小兔娃,恐惧早已在其脸上四处攀爬,目光比这夜还要沉,还要可怕。不同的是,老人脸上的肌是僵硬不动的,而小兔娃脸上的肌却在抖动着,似乎狼人突变就要发作。

    可就在一切恐惧即将步入最高层次之时,悄然间,那两团红色的鬼火却离奇地消失了,在河的对面消失了。

    黑暗,凄清,再次落了下来。

    漫天的雨苗,依旧在残风中,无声无息地纷飞。

    出于某种谨慎,小兔娃并没有立刻就现出虚惊一场的神色,依旧是保持原状,仿佛危险还在周围徘徊一般。老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他一直都认为跟着小兔娃总是不会错的,所以,他也不敢有任何异样的举动。可是,小寻看到鬼火突然消失不见,莫名着急当即便涌上心间,她本打算回过头,询问“土地神爷爷”原因,可当她看到“土地神爷爷”和小兔娃依然是一副恐惧的模样时,她又不得不再次打消了这种念头,继续效仿。

    “鬼火一定还在。”小寻这么想,可想着想着,却又不自觉哆嗦了一下。

    就这样,又过了一会儿,周围还是没有半点动静,消失的鬼火,也还是没有出现,这无疑让老人暗自叫苦,却又无可奈何。

    怎知,下一片刻,小兔娃却一下子松驰了下来,长长地吹了口气,说道:

    “没事了,鬼差应该走了,娃。”

    也许,老人等的就是这一句,当然,这一句并不是小寻想要的结果。

    这会儿,小兔娃往后一倒,全瘫卧在地,也不管地上有多湿,有多脏,它就那样四脚朝天,目对苍穹,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仿佛,它在试着把所有的恐惧都喘出来一样。

    老人也是如释重担,跟着喘起气来,脸色有所缓和,虽然他是鬼。

    “可它们去哪了呢?”小寻敛眉,心中满是疙瘩,很不舒服,忍不住发问。

    自然,为了更好地体现出亡魂这个角色的特,即使没有老人和小兔娃那样的心,她也得学,也得装,学着喘气,装出庆幸。

    小兔娃扭头,眸光流转,落到小寻上,也不多想,便答道:“当然是回去了,一定是环城鬼王刚好有急事,把它们都给招回去了,娃。”

    自信,重新又挂到了脸上。

    “真的吗?”小寻依旧敛眉,直看着小兔娃,似乎不信。

    小兔娃又瞥了小寻一眼,答道:“真的!这种况娃见多了,娃。”

    说着,它翻站了起来,拍拍沾在上的污泥。

    下一刻,这个疑问又被重复了一遍:

    “真的吗?”

    然而,这一次并非小寻问的,也并非老人问的,却是一把浑厚陌生,又显得森冷有余的声音,那声音很清晰,不是来自前方,却是来自后不远处。

    “真的!娃!”

    当自信受到反复的置疑之时,无论是谁,都会恼怒,更何况是妄自尊大的小兔娃。不过,为了维护好自己的形象,小兔娃还是忍住心中的烦躁,耐心地给予了相同的答案。

    可在片刻,小兔娃却猛地抖了一下,它似乎才察觉,那把声音中所隐藏着的莫名的恐惧。刹那间,小兔娃只感到,一股股冰冷刺骨的寒意像电流一样,突然从后突兀的尾巴末端跳了出来,并迅速朝体四肢头部扩散,不时在毛发间掀起层层小波浪。

    老人和小寻早就感受到了这种突如其来的恐惧,一时间,也是呆若木鸡,神凝固,颤抖不止。

    不过,这次恐惧对于他们三个渡河者来说,却几乎是毫无差别的,不存在任何角色的差异。在好奇心和恐惧心的驱使下,他们还是,还是不约而同地、缓缓地转过去,去寻找这种恐惧的来源。

    也许,那会儿,大家仿佛都已经意识到了什么,而当悬挂在后的两团红**火,悠哉游哉地进入到他们颤抖的视野中那一瞬间,心中突起的恐惧犹如一头饥渴的恶狼,猛地扑向他们,将他们推倒在地,吓得他们抱头掩面,直打哆嗦。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