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仙境寻缘;1;死神来了(2)

    小燕文学

    瘦差又稍微顿了一下,才答道:“同感。[非常文学]”

    “那我们是什么?”

    瘦小鬼差这会儿是沉默了下来了,思索片刻,他答道:

    “死神?!”

    “死神?”大块头鬼差惊讶地看着它,突然道,“好!这个好!死神!霸气!”

    瘦小鬼差也不在意继续敷衍道:“同感。”

    “那么?”

    “那么?”

    “有鬼魂了?”大块头鬼差忽然转头,好像什么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

    瘦小鬼差点下没有迟疑,便答道:“同感。”

    “重新体验一下。”

    瘦小鬼差不语,却又冷冷地啐了一声,随后只说一个字:

    “走。”

    话语刚落,两名鬼差竟在转之间,化作两团深红色的火焰,映出了一片摇拽的背影,随后,它们便缓缓地沿着河岸,朝着下游飘去。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却见到,那些落在地上的小碎块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回术般,在一片碰撞声下,迅速地、有条不紊地腾而起,一一回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缓缓将那洞府补上。也就是半会儿,那洞府便已被填平封住,最后,连所有的缝隙也都静静地消失不见。一切,还是一切,之前那个完整的空间,那幅凄清幽寂的背景,又重新被呈现了出来。

    那个时候,处在下游的三个渡河者也才刚刚起程,朝着小兔娃所说的那个岸口行进。当然,鬼差的现以及鬼差的对话,道行低的灵物是完全感应不到的。[非常文学]所以,他们也就暂时还不知晓,在河上游不远的某处,有两个鬼差正不怀好意地向他们靠近。

    雨,基本上已经歇脚了,偶尔落下几点,表示它还活着,稀薄的风差不多也到了残喘的地步。

    看来,台风“克拉莫”已是走向尽头了。

    一颗积聚了许久的雨珠,终于摆脱了绿叶的纠缠,划过半空,闪过一丝微亮。最后,落在地面枯败的叶子上,发出一声细小的鸣叫,便再也无声无息。

    河水,依旧马不停蹄地赶着它们的路,从不留恋沿岸的美景,似乎在它们里,除了忙碌,还是忙碌。

    草木枝叶,依旧在风中轻轻飘摇,却显得优哉游哉,仿佛天蹋下来,也影响不了它们享受生活的一点一滴。

    小兔娃,依旧在前头领路。

    爷孙俩,依旧在后头紧紧地跟着。

    不过,比起之前山上,这会儿,三者的心境,却有了不少的变化。

    也许,是河神事件的关系吧。

    小兔娃沉默了。

    老人更加忧虑了。

    小寻,内心的波浪已经无法平息了。

    “小兔娃!”

    小寻一脸活跃,忽然忍不住喊了小兔娃一声。

    那一刻,不仅是小兔娃,连老人也是一下哆嗦。

    “什么事,娃?”小兔娃放慢脚步,扭头,红眸微波摇摇,问道。

    老人怔怔地看着小寻,心中隐隐有些忧虑。

    小寻也不迟疑,嘴角起一丝弯弯的笑意,便问道:“你是故意的吧?”

    那清澈、却似乎不见深底的眸光,直看得小兔娃通一番激灵。

    小兔娃眸光频闪,心头思绪万千,却不知小寻所指的是何事,急之下,它连连眨眼,故作糊涂,问道:

    “啊?什……什么?娃?”

    小寻没有在意这些,嘴边的神秘笑意更加彰显,她眸光炯炯,深深地注视着小兔娃,特地提高嗓音,清晰地将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小寻说,小兔娃,你是故意的吧?”

    小兔娃听了,双耳直起,一阵莫名的哆嗦,它脑子万千旋转,却怎么也摸不透小寻话中的神秘,它微微吞了下口水,强压住心头的慌乱,只能继续保持糊涂,问道:

    “什么故不故意的?小兔娃不知道小寻在说什么?娃?”

    那心,跳得比那奔流的河水还快,那眸,已经不敢正对着小寻的神秘的目光了。

    “小寻!”老人再也忍不住忧虑的折磨,便有些沉重地喊了小寻一句,眼神,不自觉严厉了起来,“不准无礼!胡闹也要有个限度。”

    老人害怕小兔娃,这个没错,可他认为,这次小兔娃并没有做错什么,无非是小寻的贪玩淘气在。

    小寻微微一抖,脸上的笑意随即沉了下去,她敛眉,有些委屈,看着“土地神爷爷”,眸光如水,解释道:

    “没有嘛,小寻只是想说,小兔娃应该一开始就知道河水涨得很高,刚才那个地方是过不了河的,可它为什么还要带我们去呢?小寻想啊,小兔娃肯定是感应到了河边的小河神了,它也肯定是知道了小寻喜欢跟河神讲话,所以,小兔娃才故意把我们带过去的。”说到这里,小寻艳的脸际再次升起丝丝笑意,她重新把目光聚在小兔娃脸上,地问道,“小兔娃,是不是这样?小寻没说错吧?呵。”

    她笑了,笑得很天真,很调皮。

    谁都不清楚,小寻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是对是错。

    可她这话一出,却一下子把小兔娃从慌乱中捧上了天,叫它顿时乐得眉飞色舞,飘飘仙,如痴如醉。

    不过,小兔娃还是聪明的,这一次,它并没有做出任何得意忘形的荒谬之举来,而是为了维护好它无意中得来的伟大形象,它反而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面对着小寻,眸光从容,点点头,故作谦逊地说道:

    “嗯,有前途,小寻妹妹果然聪明,娃喜欢,娃!娃以为娃的计划进行得很顺利,没想到还是被你识破了,佩服,佩服,娃。”

    这一刻,老人很是吃惊,不对小寻刮目相看,小寻什么时候也学会恭维人了?

    虽然,小寻的话,并不是在夸奖他,可老人却认为,这比夸奖他还要更让他舒心。

    可不管她所说的事是真是假,让小兔娃高兴终归是件好事。

    于是,老人收起脸上的严肃,露出柔和的色彩,手轻轻地抚摸着小寻的头发,嘴角微微含笑,再次悄悄向小寻竖起了大拇指。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