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死神;仙境寻缘;5;河神(5)

    <;">

    小寻眸光晃得厉害,体四肢早已麻痹一般,她咽下了半口水,稍微思索一下,颤抖地说道:

    “可是……小河神说……小寻上有特殊的灵力……可以救醒他……”

    小寻的声音,越来越低弱。大文学

    老河神又是沉默,那对褐色的眼眸,依旧注视着小寻,仿佛想看清点什么,过会儿,它才说道:

    “是有点灵力,那又如何?老夫可从来不信,你们人类会有如此善心?会懂得救赎,懂得关?”

    小寻想了一下,显然不大理解老河神的话,片刻,她竟微微倾头,一脸无邪不解之样,问道:

    “为什么?”

    老河神也没心软,顿了顿,便又反问道:

    “为什么?还用得着老夫解释吗?你们人类除了懂得破坏、污染、掠夺等等恶行之外,还懂得什么?”

    那语气,依旧那么重,那么冷。

    小寻想了想,眸光飘乎,随后,又是轻轻摇头,露出些许委屈,颤声答道:

    “小寻没有……”

    这次,老河神也不迟疑,却变得有些激动,粗声粗气地说道:

    “有没有,老夫比你清楚!只要是人,不论大小,不分好坏,无时无刻都在破坏,都在污染,都在掠夺,不是直接,也是间接。大文学你们人类的存在,本来就是罪恶。^非常文学^你们贪婪,你们冷酷,你们残暴,你们为一己私利,不惜污染河道,猎杀生灵,不惜砍伐树木,胡乱开垦,不惜破坏一切自然之物。不是老夫胡言,你们的恶行,三界尽知,万灵发指,无不想诛之而后快。你们人类会有今,会受尽台风地震及种种苦难灾害,无非皆是报应所及,罪有应得!”

    老河神语气越发强烈,心中已是巨浪滔天,眼看着,整座泥山都在微微摇动。

    “可是……”

    小寻还是听得糊里糊涂,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蓦然间,她又想到了后的“土地神爷爷”,正要回过去求救,却听得老河神又愤慨地反问道:

    “难道老夫冤屈了你不成?”

    小寻抖了一下,打消了那个念头,怔怔不语,直盯着老河神。

    “你可知,我儿为何会变得如此虚弱?”

    小寻微微摇头,不语。

    老河神又是冷哼了一声,忿忿地道:“这无外乎皆是拜你们人类所赐!要不是你们人类,河水也不至于受尽浊污,我儿的成长也不会受阻,我们河神一族,也用不着如此艰辛。大文学”老河神眸光再度陷入哀伤,“可怜我儿,如今已是恶疾满,半命悬天。老夫就这么一个孩子,若是它真有什么三长两短,老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老夫必定会报复你们人类,索求公道!”

    老河神说得很痛心,痛心中,又对人类充满了怨恨,那对黑眸中的红芒,仿佛已是愤怒的烈火。

    老河神的话,小寻依旧是一知半解,但它的怀和伤痛,小寻却隐隐可以感受得到。

    于是,她想辩解,想让老河神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坏。

    “可是,小寻真的没有伤害小河神,小寻真的想救他……”

    小寻语气低沉,有畏惧,有委屈,也有同,那眸光,却清澈犹如山间泉水,晶莹剔透。

    怎知,老河神还是再次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莫要再说救他!你最好远离他!便是你有特殊灵力,可你终究是鬼物,气过重,你接近他,只会夺走他的阳气,令他更为衰弱,更近死亡……”

    蓦然间,老河神微微抖了一下,那对红芒黑目,迅速地朝河流上游,某个漆黑的角落里瞥了一眼,仿佛,什么怪异东西引起了它的注意。

    不过,老河神这等细微的动作,似乎谁也没有察觉出来。

    小寻敛眉,一脸迷惑,显然还是不大理解老河神的话。

    事实上,小寻脑海中,还是有过求助“土地神爷爷”的念头,可一想到,结果不是被拒绝,最多也就只是一下眼神鼓舞,小寻也就只好规劝自己作罢。

    小寻是亡魂,小寻不能再跑戏了!

    自己的梦,应该自己作主,不能再依赖别人了。

    小寻这样想。

    于是,她真的就没有回过头去了,只是那么想了一下,随后,便是连连摆手,说道:

    “好!好!那小寻远离它,远离它就是了!”

    老河神没有回应,那对红芒黑眼,有些飘忽,仿佛心中在挣扎着什么。

    气氛,在这苗苗夜雨中,又沉寂了下来。

    小寻感到奇怪,没多想,眸光清澈,便忍不住又问道:

    “河神大人,您……您应该能够救醒小河神吧?”

    老河神微微一惊,定了定神,将目光重新落在小寻上,无意中,又柔和多了,它犹豫片刻,却是有些闪耀其辞,说道:

    “这……这你无需担忧,老夫必有办法救他……”老河神又顿了一下,眸光晃了一晃,继续道,“念在你还有半点良知,又是村中无辜亡魂,老夫今便不予计较,放你们归去。你们好自为之……”

    老河神匆匆地结束了自己的话语,仿佛突然间心事重重,他又迟疑了一下,却只是喊出两个字:

    “告辞!”

    随后,它便转一头扎入河中,瞬间再次扬起层层巨浪,将河川搅得更加污浊不堪。

    可下一片刻,河川又神奇地恢复到了之前的湍急与冷漠,好像,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

    老河神走了,带走了小河神,周围的气氛,再次冷清下来。

    残风呼呼,细雨绵绵,草木枝叶,在那光线柔弱的空间里,轻轻摇拽,切切私语。

    苍穹,满是乱云,在看不见的风中,缓缓翻滚,隐藏着种种神秘;

    灵山,任由周轻纱随风拂,不为所动,兀自悠悠打着盹。

    河水,依旧匆匆地赶着它的路,不留恋路边的一风一景。

    一切依然还是一切,没有变化。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