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死神;仙境寻缘;5;河神(4)

    <;">

    河泥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委,可老人和小寻都静默不语,还轻轻点了头,显然没有异议,河泥也就相信不已了。*大文学

    它轻咳了一声,吁吁喘气,缓缓说道:

    “小兔娃,你是好精灵,村里的事,我们也很痛心,但也莫能助。至于过河,我恐怕帮不上忙,你们也都看到了,我动都动不了,更别说帮你们了,很抱歉,真的很抱歉,如果我父亲在的话……小寻……”

    也许,已经到了极限,河泥将最后一口气化为“小寻”两个字,之后,就慢慢地合上了双眼。随着白芒的退去,五官嘴脸,也都一一消失不见了,重新,又变回一堆普通肮脏的河泥。

    这一刻,谁的脸上,都是一片惊色。

    小寻的心,甚至隐隐疼了起来,她一慌,眸光即便失色,她急忙问道:

    “小河神?你怎么了,小河神?”

    没有回答,没有回音,河泥像是死了。

    小寻的心抖得厉害,一脸惊色,不知如何是好。

    蓦然间,她想起,之前救醒小河神的景。

    于是,她也不再犹豫,举起手来,便伸向小河神,打算再用自己上所谓的“灵力”,将它唤醒。大文学

    可这一次,事却不是这么发展了。

    小寻刚一把手搭在小河神上,却听得前方,水声“嗖嗖”的河面上,轰然响起一声重喝:

    “住手!”

    那喝声,浑厚而震耳,宛如开天巨雷,直把在场在三个流河者吓得惊心动魄,眸光直抖。/非常文学/

    不多时,河面上,又是“哗!”的一声脆响。只见到,一条河蛇模样漆黑的东西,猛然扑出水面,在光线微弱的夜空中划出一段弧形,直扑向惊颤中的小寻。

    “小寻!小心!”

    老人见状,猛然一惊,连忙上前,原本想拉开小寻,可已然来不及了。急之下,老人也不顾其他,弯腰,整个体护住小寻,垂头,紧然闭眼,背对着那飞扑而来的可怕东西。

    片刻过去,老人并没有感受到任何撞击,却听得,前方“啪”的一声,睁眼一看,什么都没有。

    老人不解。

    那整个场景,小兔娃看得清楚,那河蛇模样的东西并非别物,只是条水柱,水柱可能没有灵力,穿过了老人和小寻的体,最后打在土层上。

    “没事的,那只是河水,它打不到你们,娃。大文学”

    小兔娃不安地解释道。

    这时候,河川中央,“咕噜咕噜”地翻滚了起来,冒似火炉上烧开的水,更如同涌动的清泉,不过,涌上来的,都是些恶心的残渣污泥。少时,河面徐徐地向上鼓起,仿佛被撑开的气球,又像是一条正要浮出水面巨鲸。只看到,那些枯枝败叶及各种残渣废物,缓缓地被举了起来,在上流河水的冲刷下,又缓缓地往下落,掀起层层巨浪。

    可在一时之间,却是臭气熏天,那般浓厚的气味,甚至连鬼灵都快窒息。

    片刻,一个庞大如山的影,缓缓浮出水面,定神一看,那似乎并非任何生物,而是一堆污浊的东西。

    河泥!

    是河泥,庞大如山的河泥。

    依稀可见,它上也是长着五官嘴脸。

    只是,那双黑糊糊的眼眸,却深深地泛着朱褐色的光;耳朵所在的地方,也多出了几对鳍状的扁长之物。

    在河里搅了一阵之后,那河泥终于还是缓缓地爬上了岸,伫立在小河神侧旁。

    一眼看去,那影,简直是小河神的十倍有余。

    河泥侧了侧,缓缓转过朱褐色的水眸,深深地看着变成河泥的小河神,神显得颇为哀痛。

    它将目光收回,却以百倍甚至千万倍的重压,落到三个渡河者上,喝道:

    “说,你们对我的孩儿做了些什么?”

    那声音,浑厚急促,仿佛来自于某个岩洞深谷,不可避免,一股股叫万灵窒息的恶臭,又缓缓吹了出来。

    也许,谁都已然知晓,眼前这庞大如山的河泥,便是传说中友善的河神大人。

    可此时,面对着它沉重的目光和愤怒的质问,三个渡河者却是吓得直打哆嗦,神呆滞,似乎连逃跑的胆量和力气都没有,就这样任由臭气无踏。

    老河神见他们不语,想了想,却又侧过眸去,暂时不去理会他们,仿佛料定,他们也不敢跑。

    这会儿,老河神的目光又变得柔和几近哀伤,它轻轻地把一侧的两片类鳍落在小河神头之顶上。顿时,小河神通,再次白芒泛起,却在下一片刻,那白芒,缓缓地流入老河神鳍中。当最后一丝白芒消失之际,小河神的体,竟像堆忽然失去了所有凝聚力的烂泥,即刻铺满一地。

    大家见状,又是狠狠地一抖,心间的恐惧越发深沉。

    之后,老河神重新正色,回过眸来,一脸肃然,再次问道:

    “你们为何要伤害我的孩儿?”

    那黑糊糊的、红芒满溢的眼神,非常可怕。

    良久,三个渡河者,依旧不发一语,兀自畏惧中。

    老河神也似乎很有耐心,没再开口,就这样静静地盯着他们,等待着他想要的答案。

    岂知,就在这时,不知从何而来的力量,小寻突然站了出来,眸光清澈,连连摆手,诚恳地解释道:

    “没有!没有!小寻没有要伤害您的孩儿!小寻是在……是在救他!”

    或许,这股力量,来自于她一直站在她边的“土地神爷爷”,更来自于她一直都以为自己是在睡梦当中。

    然而,她的这番出乎意料的大胆举动,却让后的老人和小兔娃惊上加惊,浑抽搐,又无可奈何。

    老河神没想到,出来说话的,竟会是一个弱的小姑娘,它深深地打量着这小姑娘,尖厉的眸光,无意间,竟缓缓地柔和起来。

    哪里晓得,小寻的心,跳得比那滚动的河水还要快。

    片刻,老河神定了定神,却是沉沉地哼了一声,说道:

    “救他?你是鬼,他是神,你怎么救他?你不害他,就不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