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死神;仙境寻缘;5;河神(1)

    <;">

    “爷爷!”

    她一下子便又沸腾了起来,眉开眼笑,眸光如星如火,像是惊讶地收到了什么珍贵的礼物,喊道,“听到了没?它在喊河神呢!”

    可小兔娃却敛眉,也不思索,便连连摇头,有些着急地说道:

    “不可能的,你听错了,它喊河神了吗,娃?没听清,赶快走吧!娃!”

    “河神……”

    那堆河泥再次把这两个字吹了出来,仿佛在向他们证明自己的存在。大文学

    小寻几乎都激动得跳了起来,欢呼道:“爷爷,爷爷!听到了没,它真喊河神了!它真喊河神了!”

    小寻再次失控了,还没等二位长辈确认好,她就已经拉开了喉咙,朝着那堆河泥大喊:

    “喂!刚才,是你喊的河神么,你是谁?是……腐烂神?还是河神?快回答小寻!”

    时间,在这一刻沉默了。

    不同的画面,在他们心头游着。

    片刻,那堆河泥终于断断续续地道出几个字:

    “河神……救我……好痛苦……”

    小寻听了,很是吃惊,思索片刻,她回头,有些急切地说道:

    “听到了没,爷爷!小兔娃!它说它是河神!它说它是河神了!它让我们去救它,它一定是被垃圾臭泥腐蚀了,它一定很痛苦的,快!我们得快去救它!”

    急切中,有些哀求,小兔娃又哪里会心软,小寻急,它更急,说道:

    “别被它骗了,小妹妹,娃听说腐烂神非常狡猾,它最会利用小女孩的善心,把小女孩骗过去,然后再把她吃掉,一定是这样的,娃。大文学所以,你千万别听信它的鬼话,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趁它还没完全清醒,娃!”

    小兔娃一爪紧紧地拽着小寻的袖口,另一爪却搭在自己脸上,心中浮起某种忧虑。

    “不要!”

    终于,小寻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谁也没想到,她居然会如此大胆地拒绝小兔娃的一片好心,这当场就把老人吓得浑寒颤,直冒金星,张皇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刻,小兔娃竟也是瞠目结舌,满面惊色,仿佛,它也被小寻那瞬起的威严给震慑住了。

    更没料到的是,下一刻,小寻会野蛮得像烈马挣开缰绳一样挣开老人的手,毫不犹豫便朝着那堆河泥飘去,只抛下一句任的话:“对不起!”

    于是,老人和小兔娃又狠狠地怔住了。大文学

    且说,小寻很快便飘到了河泥旁,那时,她既焦急又有些胆怯,她放低嗓音,看着河神,怜悯地问道:

    “河神大人,您告诉小寻,小寻要怎样,才能救您?给您泼水吗?”

    小寻又想起了《千与千寻》中的某个画面。

    沉吟片刻,那河泥又辛苦地挤出几个字眼:

    “手……碰……碰我……一下……碰……”

    可这几个字眼,倒把小寻和后正在簌簌发抖的老人和小兔娃弄得一头迷雾。

    小寻敛眉,思索,眸光一定,问道:“碰您?用小寻的手碰您么?不是要泼水吗?”

    “碰……”河泥又应道。

    小寻又迟疑一下,缓缓伸出手,那手,星光浮动,她再次确认地问道:

    “用手,碰就可以了吗?”

    不过,这回,河泥没有再回应她了,似乎已经昏厥过去了。

    “河神大人!河神大人!”她又喊了两声。

    半晌,那河泥也没再理她。

    于是,小寻又急了起来,她再也没去顾虑什么了,照着河泥说的话,便迅速地将小手伸过去,搭在河泥上。

    谁晓得,弹指间,奇怪的现象又发生了。

    只见,那河泥瞬间白芒泛起,继而,两道橙色的光环,诡异般从小寻手中飘逸了出来,并徐徐朝河泥两端移动。当它们纷纷到达尽头之时,光环忽然又返以极快的速度回到小寻手中。那一刻,小寻只感觉手掌像触了电一样,连忙把手缩回,体不由得**了一下。

    再看看那堆河泥,白芒并没有退去,兀自轻轻地覆盖在它上。也就片刻,它竟微微地抖了一抖,随后慢慢地睁开了那对肮脏的眼睛。

    老人见状,心中猛然一震,不敢多想,赶紧飘上前去,就把发愣的孙女拉入怀中,又急忙退了回去。

    “孩子,没事吧?啊?哪里伤到了吗?快告诉爷爷!”

    老人看着小寻,显得非常着急,那心,隐隐在痛。

    小寻摇摇头,答道:“没,没事了,只是感觉像被电触了一下下,不过,现在没感觉了,嘻。”

    说着,小寻又回过头来,眸光闪闪,惊奇地看着那堆发光的河泥,有些欢喜地道:

    “爷爷,你看,河神大人醒了。”

    “嗯。”老人点头应了一声,心里,还是忧虑飘飘。

    “谢谢你,小妹妹。”

    终于,那河泥开口说话了,语气还是低缓无力,不过,这次总算能成句了,可以听得出,这仿佛是把少年的声音。

    小寻微微一抖,不犹豫了一下,双眸,深深地注视着它,随后才问道:

    “您,没事了吗?”

    那河泥也没有立即回答,也许是体原因,轻轻咳了两下后,它才答道:“暂时是没事了,多亏了你的灵力,我保住了命。”

    “灵力?什么灵力?”

    小寻糊涂了,老人和小兔娃也都糊涂了。

    那河泥顿了一下,缓缓解释道:

    “嗯,小寻,是吧,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觉得,你上有股很纯净、很亲和的灵力,好像无论是谁,都渴望得到一样……”

    “啊?”

    河泥的解释,似乎没有化解大家心中的迷雾,反而让大家在迷雾中陷得更深。

    那会儿,小兔娃眸光狂闪,就在大伙儿陷入沉默之时,它突然双耳一竖,抢上前去,大声说道:

    “哦,这个嘛,这个,其实娃早就知道了,娃。娃一开始就觉得小妹妹上有股不可思议的灵力,就像你说的那样,很纯净很亲切。不过不用担心,有娃在,小妹妹绝对安全,娃。”

    小兔娃自信地拍拍膛,翘翘长须。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