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仙境寻缘:2:双面怪-小兔娃(1)

    <;">

    小兔娃一脸友善,面带清朗笑意,朝他们点头,说道:

    “你们好啊,很高兴认识你们,娃。大文学”

    这是小兔娃第一次以现的方式在他们面前开口说话,抖动的三片嘴唇显得相当可

    可老人却觉得,它那把敲木头似的声音,根本就与它那可的外表格格不入,仿佛是一个丑八怪穿着一华丽的衣裳,谁见了谁都不舒服。不仅如此,它讲话的方式也是古怪至极,语速快得惊人,还总不忘在句子的后头带个“娃”字,还好它是个精灵,如果是个人的话,早让别人当疯子看待,将它冷落在一旁。

    小兔娃双眼溜溜,微微发亮,见这爷孙俩兀自沉默,没有回应,他们站起后,只是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看,仿佛被吓到了。想到大概是自己的突然出现或怪异的模样造成这种局面,不由得敛起两道弯弯细细的兔眉来,那模样,叫人怜

    片刻,小兔娃抖了抖后头的两个长耳朵,双眉一支,眼睛一亮,重新露出一副可的模样,带着可掬的笑容,扭动着三片嘴唇,摇了摇手,说道:

    “不要害怕,娃并没有恶意,娃叫小兔娃,山里的精灵都认识娃,娃。娃住在山里已有两百多年了,娃很,也很善良,娃特别喜欢帮助有困难的朋友,尤其是村里那些迷失了方向的亡魂,娃。娃会很乐意将他们送到该去的地方,所以你们尽管放心,不用害怕,只要有娃在,娃一定会安全地把你们带去地府投胎,让你们重新做人,娃。”

    这小兔娃讲话的语速不是一般的快,犹如澎湃激的潮水,滔滔不绝,仿佛不把自己的事儿通通讲完,就决不给人家插嘴的机会一样。

    那会儿,老人脸上那是风云变幻,晴转变,又喜又不安。大文学喜是因为他知道了自己和外孙女是村里迷失了方向的亡魂,小兔娃是来带他们去投胎的;不安则是现在在小寻眼里,他的份是土地神,而不是亡魂,他们不能真的被带到地府去。

    该怎么办呢?

    他双目飘摇,脑子乱成一团,一时之间,却不知怎么对答。

    小寻的心思倒没有老人那般复杂,因为,小寻只要相信一点,她现在是在梦里,边这位老人是土地神爷爷,而眼前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虚构的,只要等到天明,只要等到她一醒来,所有的一切,都将会消失。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全心投入到梦中,使一切都更加接近现实,她要让自己觉得,这不是梦,而是真正的现实。

    不过,对于小兔娃飞快吐出的那番话,小寻还真是听得目瞪口呆,心里紧一阵,松一阵。沉吟片刻,小寻敛眉,脑海翻转,忽然间,她拉长了声音:

    “呃……”

    她似乎觉得自己必须问点什么,这样,梦才能更充实,更接近现实,可一时却不知道问些什么;又或者是,她还没有做好与精灵面对面交谈的准备,心中正酝酿着勇气和胆量。

    而在这一瞬间,她的这番奇异反应,却无意间引来了两对目光。

    这会儿,小兔娃闪着溜圆的红眸,直望着小寻,也不多想,便问道:“怎么了,有问题吗?小姑娘,娃?”

    听了这话,小寻微微一颤,也许对这小兔娃还存有那么丝丝害怕,她咬了咬嘴唇,眸光飘飘,又看了看老人,随后,目光重新落到小兔娃脸上,有些讷讷地问道:“你是……山里的……精灵?”

    “是,娃是山里的精灵,娃叫小兔娃,山里的精灵都认识娃,娃。大文学”小兔娃当即便回道。

    小寻又是微微一惊,低语了一声:“娃?”她想了想,犹豫了一下,又讷讷问道,“你刚才说……你要带我们去……去哪?”

    小兔娃依旧不假思索,便答道:“娃要带你们去地府投抬,你们是村里迷失了方向的亡魂,如果娃不来引导你们,你们就去不了地府,就不能去投胎,就不能重新做人了,娃。”

    小寻缓缓点头,若有所思,老人看着,心中却飘着不安。

    下一会儿,小寻又想起了什么,便又讷讷地问道:“那你……怎么看出来……我们是村里……迷失了方向的亡魂?”

    这一刻,小兔娃翘了翘嘴边的几根胡须,那对红眸,迅速瞥了一下一旁的老人,又回到小寻上,随后,它露出些许得意神色,自信地说道:

    “那还用说,娃在这山里呆了那么久,是不是亡魂,娃一眼就能认得出来,娃。”

    小寻缓缓点头,又想着什么,也不知道小兔娃说的是真是假。

    小兔娃继续道:

    “娃知道你们死得很冤,一时无法接受做鬼的现实,可这毕竟是现实。唉,台风娃见多了,却没见过这么可怕的台风,一想到你们村的灭顶悲剧,娃也是非常痛心的,娃。”

    说着说着,小兔娃眼里居然闪耀起晶亮的泪花,只见,它有意无意地用爪背上的皮毛去揩擦那倾斜的毛脸,随即又说道,“娃很抱歉,其实娃早就知道这次台风的可怕,娃也想过去通知你们,让你们及早逃离,可是……娃。”

    小兔娃不自觉地顿了一下,好像脑海里突然闪过什么可怕的画面般,脸上当即现出委屈却又交织着恐慌的神色。

    看着小兔娃突然出现这种反应,老人心中也是轻轻一怔,眼眸急转两下,似乎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于是,他便问道:“可是什么?”

    小寻点点头,反应与老人差不多,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小兔娃这下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把双耳翘得老高,又转了转头,灵敏地摆动着那对红球,环顾光线模糊的四野,显出一副相当谨慎的模样,好像害怕有什么灵物正在某个地方偷听一样。与此同时,它移动下脚步,使自己更加接近老人和小寻,它甚至弯着腰,倾下头,红眸再一次警惕地扫视了一遍寂静的四周,觉得无意外的时候,它才迎上老人和小寻向它投去奇异的目光,压低着声音,继续它未完结的故事:

    “可是法师,就是你们村的南宫法师,”

    “南宫法师”这四个字一出,老人心中忽然一震,脸色随即便沉了下去,小兔娃则又急转红眸,谨慎地朝四下里重新扫视了一遍,害得小寻也跟着打量起四周来。

    觉得安全的时候,小兔娃接着说道:

    “有他在,我们就什么都不敢做,娃。自从他跟魔镜勾结之后,山里所有的精灵都怕他,连山大王千年老树妖,都要敬他三分,更何况是娃呢?娃只不过是个懂得点小伎俩的小精灵,又怎么敢去违背他呢?娃。”

    说到此处,小兔娃又停了下来,什么时候,那张兔脸上,竟布满了内疚的神色,一对微微湿润的红眸,晶晶闪动,直注视着老人和小寻,仿佛想博得他们的同和谅解。

    老人和小寻对此轻轻点头,表示理解。

    可片刻,小兔娃眉毛一支,竟是将所有的内疚神色扫了个空,还未等那爷孙俩说什么,它又跟着讲道:“不过不用担心,娃现在可以帮助你们了,娃已经查清楚的,法师现在不在这里了,娃。他跟魔镜合体后,就到冥界环城寻仇去了,估计一时半会儿是回不来的,娃。恐怕,能回来都很难说了,娃。”

    最后一句话,小兔娃几乎都压到嘴里去,却不知它为什么要说,不过,小寻和老人还是能够听清。

    老人重新回到了现实,脸色上又是一番波浪,他想了想,连忙低声问道:

    “为什么?”

    小寻看了一眼“土地神爷爷”,还是点点头。

    小兔娃依旧习惯地扫视了一遍凄静的四野,自然,除了纷乱细小的雨滴、偶尔吹来的残风、微微摇动的枝叶和光怪陆离的石子,就再也没有其他。

    小兔娃急跳的心,再次平息了下来,它重新回到话题上,那声音还是压得很轻:

    “谁都知道,法师的仇人,可是四十年前来自太平洋的海邪魔,娃。海邪魔神通广大,本领高超,轻易就杀掉了土地神,打伤了魔镜,娃。法师就算吸够了亡魂怨气,和魔镜合为一体,也不一定是海邪魔的对手,娃。”

    小兔娃的声音越来越低,却显得有些激动,不知觉间,呼吸都有些急促,好像有谁的手正掐在它脖子上一样。

    那会儿,小寻艳的眸光在老人和小兔娃脸上移动,静静地听着。当听到“轻易就杀掉了土地神”这几个字眼时,小寻心头微微一抖,她确实有过想上前去质问小兔娃的冲动。可是,在眸光一闪之后,她又想到,土地神爷爷之前对她说过的那些话,也就暗暗地打消了这种念头。

    更何况,在这个时候,土地神爷爷不还好好地站在自己边吗?

    又怎么会被什么海邪魔杀害了呢?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