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寻缘:1:团圆(2)

    转眼,时光已经走过了三个钟头,现在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多了。大文学

    然而,暴雨和狂风并没有如大家所想的那样,出现任何减弱之势,依旧疯狂地运作着。

    这谁看了,谁都着急。

    穿过模糊纷乱的雨帘,明显可以看到,门口处,水沟里,浑浊的、灰黄色的泥水已经漫了上来,侵蚀着一块干净平坦的土地。

    这期间,小寻几乎没做什么,大部分时光都是静静地坐在门边那张小凳子上,耷拉着小脑袋,呆呆地看着纷洒的雨帘。偶尔,转过来,看了看对面墙上,那个古老的挂钟里边,正嘀嘀嗒嗒地行走的时间。

    心中的温流已经慢慢地冷去,重新成为冰冷苦闷的载体。

    小白龙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却也无可奈何。

    屋中,毛织机依然“唧唧”地运作着,这会儿,寻风一边帮妈妈整理毛线,一边竖起耳朵,聆听着外面高压锅“嘶嘶”的鸣叫声。大文学

    事实上,婶婶已经观察了小寻很久了,她知道小寻心里肯定是等妈妈着急。曾经好几次,她也想办法让小寻过来看看毛织机是怎么运作的,试图驱除她心中的烦躁。自然,小寻是过去看了几会儿,可并不浓烈的却总是敌不过不断涌现的哀凉,没过多久,她又悄悄地、不自觉地回到了小椅子上,双手托着下巴,两眼无神地对着毛织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会儿,寻风妈妈又看了一眼小寻,那背影,显得凄凉有余,不让她心中又是微微一震。眸光一闪之余,她放下了手中的运作,又提高声音,却不失温柔地说道:

    “小寻,来,过来,来婶婶这里,跟婶婶说说话。”

    小寻微微抖了一下,仿若如梦初醒,她转过来,淡淡地迎上婶婶的目光。

    寻风妈妈看着,顿了一下,依旧含笑说道:“别担心,刚才啊,你也都见到了,婶婶已经打电话给你伯伯了,让他快点回来,然后开车到学校接你妈妈去。大文学”说到这,寻风妈妈又有意无意地埋怨起自己的丈夫来,“唉,这伯伯他也真是的,都这么迟了,还不回来啊,尽叫人着急。”

    “这也不能怪他吧,可能他出门的时候,也没想到天会下雨,所以,也就没带伞呀啊。”寻风挤眉弄眼,似乎在为爸爸辩解,寻风在小寻面前也几乎不会叫出“爸爸”这两个字,其实,那也是父母再三嘱咐的。

    寻风妈妈听着,狠狠地白了儿子一眼,斥道:

    “他不会借啊,再说了,一个大男人的,淋点雨算什么,可你细婶毕竟是个女人,而且子也没有像我这么健壮,要是淋到雨了……”

    说到这,寻风妈妈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话,不小心在小寻的脸上引发出难看的表

    她不得不重新理清思绪,极力寻求一个补救的方案。

    正在这时候,“唰!”的一声,铁门的闫被拉开,屋里的沉寂登时被震碎,大家纷纷都是一惊,带着不同的想法回过头去。

    门推开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

    小寻心中的悄悄地凉了下去。

    小白龙看了小寻一眼,便猜出了小寻的想法。

    寻风妈妈一看,却当即喜从心头泛,狠狠地松了口气,来的人正是她的丈夫——寻明。于是,她便喜不自地拉开嗓子,有些激动地说道:

    “看,那是谁?说到曹,曹就到了,伯伯终于回来啦!”

    “呃!”小寻应了一声,点点头,其实,她宁愿此时出现在门口的是妈妈,而不是伯伯。

    门口处,那是一个材魁梧、肩膀宽、肤色些许黝黑的男人。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稳稳地关上门后,转过来,便迈着有些急促的步伐,进入院子的雨帘。

    依稀可以感受到,他正朝着屋内、坐在小凳子上的小寻投来和蔼亲切的笑容。

    这是寻风的爸爸寻明,宽大的脸庞,半秃着的额头后面带着曲杂而发红的头发;两道浓黑浑厚的眉毛下,一双眼睛既有神又刚毅;稍大的嘴巴,周围布满了有些灰白的络腮胡子;他穿着一件深蓝色的短袖T恤,配着一条浅灰色的西式长裤,裤脚这会儿一直拎到膝盖上方。

    他左手提着几袋东西,只见,一片绿色的叶子正从黑色的尼龙袋中调皮地探出头来。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