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寻缘:5:阴谋与旧情(3)假会

    这是一家门面装点得非常整洁,也不失大方华丽的旅店,一块牌匾从上到下,调皮地闪烁着四个充满活力和亲切的艺术字体——忠义旅店。

    “看,这不就到了?”

    李秀随着胖老妇走进旅店里去,这几天旅店的生意一直都很萧条,也许是天气原因,除了散开的数位客人,几乎一片凄清。她们径直地走到了前台处,还没开口,一位女服务员便已带着微笑询问:

    “二位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要住店还是吃晚餐?”

    “呃……我们是来找人的。”胖老妇答道。

    那女服务员打量着这两位老妇人,眸光一闪,笑着说道:

    “哦,你们是来找苏老先生的吧?他正在10号桌那边等着你们。”

    说着,礼貌地伸出手来,为她们指明方向。

    “苏老先生?”

    两人听后,几乎是异口同声,她们转过去,随着女服务员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角落里,一位穿着整齐的老先生正朝她们点头招手,微笑示意,那老先生正是之前的那位老人。

    李秀看着那老人,心中微微一震,眼眸之中,有些茫然。

    “珍姐,是那个人吗?”

    胖老妇点点头,敛眉答道:“是啊,是他啊,可是……他之前并没有告诉我们他姓苏啊。”

    “苏”

    这个姓仿佛同时都在二人心中引起了非常微妙的想法。

    于是,她二人就这样朝老人的位置走去,可越接近老人,那种想法在李秀的心上所产生的感觉就越发强烈,甚至不小心流露到脸部上。

    李秀带着惊讶而又迷惑的眼神,打量着前方这位老先生,仿佛这位老先生脸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正引起她的好奇。

    此时,老人也差不多是以同样的神面对着李秀,仿佛是看到了某位久违的好友。

    这一刻,时光止住脚步,开始倒流。

    “阿秀!阿秀!”

    胖老妇见状,心中一喜,故意连喊了她两声,对于李秀当下的奇怪神,她自然也猜想得七七八八,说道,“就是这位先生要见你,你该不会真认识他吧?”

    胖老夫这么一问,李秀登时一阵慌乱,觉得自己有些失礼,望着胖老妇,连忙摇头作道:

    “哦,不认识,不认识。”随后又轻轻补上一句,“只是……觉得有点面善。”

    这会儿,李秀向老人投去如水的眸光,点头微笑,招呼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老人仿佛也才意识到了这一点,一慌,连忙笑着应答:“哦,不好意思,我太失礼了。”接着就摸着额头,呵呵地笑了。

    “好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大功告成了,我该走了,我想,你们需要单独相处的时间吧,再会了。”胖老妇似乎明白什么,向李秀投去了俏皮的眼神,仿佛在示意什么,招了下手,转就要走。

    “珍姐,你说什么哪,你不会想这样抛下我,让我跟一个陌生人独处吧?”李秀拉着胖老妇的袖口,压低着声音说。

    胖老妇敛眉,朝她投去俏皮的眼神,压低声音说道: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婆子,难道还怕被这位体面的先生吃了不成?听我的,留下来,准会有收获,指不定啊,你还会因此而登门过来感谢我呢,走了啊。”

    胖老妇毫不留,转就走出旅店。

    这会儿,李秀和老人面对着面,静静地坐着,心中波浪层起。

    老人深地望着李秀,什么时候,眼中已是泪水层层,他还是忍不住开门见山,一表自己的心意:

    “秀,还记得我吗?”

    也许,李秀等的就是这句话,可等归等,当它真正出现的时候,那颗让往事伤透了的心,却还是承受不住,心中登时一片混乱,眸光摇摆之余,只能假意问道:

    “你是?”

    这一问,虽然是非得已,却让老人感到丝丝震痛,这会儿,老人显得很激动,也不管周围的人是否会朝他投来异样的目光,毅然答道:

    “秀,我是苏箫啊,难道,难道你认不出我了吗?”

    “苏箫?!你说你是苏萧?”

    这个尘封在心中四十年的名字,宛如闪电,将李秀打得张皇失措,声音都在颤抖。

    “对,我就是苏箫,你的丈夫,苏箫啊!”老人的眼泪已经偷偷划过脸际。

    “不,不可能,呵,这位先生,你是在开玩笑的吧,苏箫,苏箫早在四十年前的台风中死了。”

    李秀连连摇头,声音抖得更厉害,嘴上虽这么说,但泪水却瞬间打湿了眼眶。

    老人也不放弃,继续深地说道:

    “我没开玩笑,秀,我真的没开玩笑!难道你真的就这么认为吗?你听我说,四十年前,我并没有死在‘卡拉’之中,当时,我是被那狂风打下悬崖了。之后,我掉到了山沟里,被洪水冲到了外面去,后来有人救了我,我却从此失去了记忆,模模糊糊地在外面苟且偷生了四十年。直到前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竟如梦初醒,突然想起了以前很多很多事来。那一刻,我是多么痛苦,多么悔恨,我是多么希望,我还能够见到你,见到我们的家人,还有,还有我们的孩子。于是,我便靠着那些残存的记忆,找到了这里,找到了我的故乡。老天爷显灵,他还没有遗弃我,我还能够在这里见到你。现在,就是当场被雷劈死,我也无怨无悔。”

    老人不顾在公共场所,泪水早已掉落在餐巾之上。

    “我不信,我不信,你撒谎,先生,这个谎言只能够拿来欺骗三岁小孩。”李秀的声音变得嘶哑,泪水已然划过憔悴的脸颊。

    “秀,我没骗你,我没必要说假话,我知道这四十年来,你们都过得很苦,如果不是我,你们也不会这样,可我也没办法……自然,我是不会逃避责任的,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就算你现在不认我,不原谅我,也是我咎由自取。像我这种罪人,早就应该死在荒野之中,让恶狼撕成碎片。”

    老人说着,突然用力地捶打着自己的口。

    李秀见状,脸上掠过一片惊色,赶忙伸手过去阻止,说道:

    “别这样,先生,我……我相信,我暂时相信你便是。”

    虽是如此,心里却依旧很乱,很乱。

    老人听她这么说,顿时破涕为笑,壮起胆量,慢慢地伸过手去,压在李秀手上,欢喜地说道:

    “呵,秀,你能相信我,实在是太好了。”

    李秀心头一顿,将手缩了回来,垂下双眸,若有所思,轻轻说道: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请给我点时间吧,让我好好想想,好好静一静。”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