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境寻缘:4:那一家人(1)贞情

    根据胖老妇的指示和描述,在熙熙攘攘的学生和接学生的家长当中,老人很快就辨认出了那对让他心浪澎湃、激动不已的俏母女。大文学

    那一刻,往昔成千上万个画片闪过脑际,尘封在心中久远的苦痛,登时涌上了心头。老人的眼眶再次湿了,一股凄凉的泪水,瞬间冲下布满沧桑的脸颊,划出两道深深沟渠来。

    只听得老人嘴中又自言自语地道:

    “像,实在是太像了,尤其是那小女孩,跟小时候的阿秀,简直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还好,秃顶老头夫妻俩耳朵都有点背,没听清老人这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老人就这样,几乎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那对在人影中浮动的母女,直到,直到她们随着行走的电车,模糊在行人当中。

    后,夫妻俩见老人长长望着,神飘乎,只言不语,不心生疑惑。

    “老先生?”胖老妇还是忍不住唤了老人一声,见老人不答,目光微闪,若有所思,又唤了他一声,“老先生!您,没事吧?”

    “哦,没、没事。”

    老人这才发觉自己过于投入,落了个狼狈样,说着赶紧摘下眼镜,迅速用那块黄布擦掉脸上无名的泪水。大文学为了使这一切变得自然,他灵思一动,转过头来便笑着说道:

    “老毛病,一戴上眼镜,眼睛便酸痛不止,流泪很正常,不要见怪,呵呵,呵呵。”

    “这样呀?”

    虽然这个理由有些牵强,老妇也觉得没必要深究,便放弃了追问,转而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什么时候,旧时的波浪再次翻滚心头,说道:

    “这母女俩,跟阿秀一个样,都是苦命的人呀!”

    秃顶老头见状,也没吭半声,只是静静地从一旁拉来两张高脚塑胶椅。

    “给,坐下来,好好说。”

    自己则坐在一旁的卧背椅上。

    秃顶老头知道,老妇与李秀感很好,每逢只要有人问起李秀的事,老妇便会显得非常心,将她所知道的、有关李秀那些悲惨的往事毫不保留地说出来。仿佛在为李秀诉苦,仿佛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李秀那些不堪回首的凄楚往事,让更多的人来怜惜她,来同她,来为她评评理。

    “谢谢,这话怎么说?”

    老人答了声谢后,将上的背包放在一旁,随后便注视着胖老妇,迫不急待地想从她口中得到他想要的东西。

    胖老妇也没多想,便缓缓地说道:

    “这阿秀呀,年轻的时候,可是村里最迷人的一朵花了,当时不知迷倒了多少小伙子呢。大文学”

    秃顶老头听着,不好意思地露出傻笑来。

    “家境富裕的她,原本可以任由父亲的打理,找个好婆家,可她却偏偏喜欢上一个穷酸果农的儿子。家里人自然是棒打鸳鸯,百般阻挠,毕竟,门不当,户不对的,这也可以理解。

    可阿秀就是不屈服,也因此与家里人闹得不可开交。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招都使了,要不是意外地发现阿秀已经怀有那人的孩子的话,恐怕他俩的事儿也不会那么顺利。没办法,李家就她一个女儿,也为了李家世代的声誉,就只能勉强让他俩成婚了。可惜呀,也许连老天爷也反对这门婚事,谁都没想到,就在阿秀嫁给那男人刚不久,恶魔‘卡拉’就出现了。现在想起来,还真是心有余悸,那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台风,三两下就把村里搅得个鸡飞狗跳,人心惶惶,当时都各顾各的,谁还有闲空关注谁。好不容易,‘卡拉’过去了,大家也都松了口气,可那男人却从此消失不见了,也找不到尸首,就像在人间蒸发了一样。于是,当时有人就说,在‘卡拉’到来的时候,那男人去后山巡果园了,恐怕是被‘卡拉’拍到山沟里,给野兽吃了。而有人又说,‘卡拉’妒忌他取了村里最美丽的姑娘,将他卷到大海里,喂鲨鱼了,估计连骨头都不剩了。总之,一时之间,是众说纷纭。可谁都清楚,最痛苦的人,莫过于阿秀了,新婚没几天,就成了寡妇,也落了个不好的名声。”

    老妇说到这,不为李秀的那段陈年悲事流下痛心的泪花,当然,这种况,已经数不胜数了。

    “那她后来怎么样了?”

    老人这下变得非常激动,心头巨浪狂起,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他似乎已经不去在意这样是否失礼了,他只想知道李秀后来的况如何。

    老妇看到了这样的景,却以为是这位老先生的好心,也为李秀的悲惨遭遇所感动,也就满意地继续她的讲述:

    “可惜啊,阿秀那傻丫头,她就是不相信大家的说法,总是坚持不见丈夫尸首,就不能断定丈夫已死,她说,她要一直等着他,她相信丈夫终有一天还会回来。就这样,阿秀等了一天又一天,盼了一夜又一夜,肚子也渐渐地大了起来,可丈夫却始终没有在村里露过面。九个月后,阿秀顺利地产下了一名女婴,取名苏小环,就是刚才骑电车的那个丫头。

    后来,村里有户姓赵的人家不嫌弃她,愿意取她为妻,并收养那名女婴,这事李家人自然非常高兴。可阿秀却一直推辞,她总是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就算是丈夫已死,她也愿意为他守寡一辈子,将女儿抚养成人,这谁听了谁都气,可阿秀的脾气就是这么倔,谁都劝不了。

    唉,这一转眼呀,40年就过去了,她丈夫至今依然杳无音讯。也许吧,也许就如当时村里人所说的,她的丈夫——那个果农的儿子,定是早已死于‘卡拉’之中,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他不可能抛弃她们母女俩不管的。哎呀!阿秀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老妇说完,接过老头递过来的毛巾,擦拭着流下来的眼泪。

    可此时,夫妻俩竟然意外的发现,面前的这位老人,竟然哭得比老妇还要伤心,还要难过!只见,他低着头,双手紧握,水泥地面上,早已大大小小,参差不齐地开满了泪花,似乎非常自责。

    “老先生,您这是……怎么啦?”

    老妇露出不解的神色,就算是这位老先生再怎么同李秀的世遭遇,感动到这种程度,也未免过于夸张了。

    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神镜千寻:女孩与白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