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叠

    子瑜一时间竟答不上话,贝贝看他这样更觉得自己有理了,是否该做点什么,或者说点什么再走,不然她好像不太高兴……不对,是她刚才扑腾几下的小心肝会不高兴。

    仰头望着阶梯上居高临下的男子,等待他的回答。

    “朝堂之事,别多问。”

    贝贝被他言下之意激怒了:“朝堂之事就不能跟我说,要和她说么。”说完恨不得自扇耳光,她怎么能用这种口气跟代主子说话,太傻太天真了。

    但是心中像是有什么东西隐隐跃出来,让她闷得透不过气来,贝贝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奴婢失礼,先回下人房睡觉。”

    缓缓往外走,直到行至拐角处后的男子也没有开口叫住她,贝贝的绪一下子变得失落沮丧。

    好嘛,大将军不在府中这些个千金小姐都找上你了,有人陪你就不要我了。

    不要我不要我……心中突生一种孤独的感觉。

    今晚的夜色很美,如此良辰美景又正好吃撑闷,不看看月亮花前月下一番实在对不起月亮婆婆。

    哼,你不要我,我翻墙找莫凡去。

    贝贝已经有案在翻过一次围墙,所以这回翻起来是得心应手。

    跳下围墙靠在墙边,仰头看着满天繁星:“其实一个人看着也美。”

    “为何要一人独观美景,得空邀故人一同岂不是更好?”

    “你……?”贝贝惊讶,然后笑了起来:“莫凡。”

    “跟我走。”楚莫凡拉起贝贝的手:“有东西给你看。”

    被他突然抓住右手贝贝有点别扭,问道:“有关过去的?”

    “嗯。”

    贝贝大喜,她太想记起过去的事,这样就不会被嫌弃太笨,连酷偷她的子瑜都不要她了……

    这是一片枫树林,周围偶有夜间动物撸过,时不时可闻蟋蟀的叫声。

    贝贝寻着声音而去,回头道:“莫非你是带我来捉蟋蟀的?”

    楚莫凡笑笑:“不是。”从怀中掏出一只香包挂在他们旁的枝头上,浅蓝色的香包奇迹般地发出荧光,忽明忽暗闪烁起来,“当初在域外的草原上也有这样一片枫林,那晚你送我这个香包,可还记得?”

    夜光倾泻而下,透过枫叶落在他俊朗侧脸上,贝贝愣了愣神,脑中一个模糊的场景一闪而逝,摇头抱歉道:“我不记得了。”

    “没关系。”

    贝贝突然有点伤感,大概吃撑的都会有种特别的绪散发出来,她自我安慰。

    “子瑜兄近来很忙?!”像是在问她,又像知道些什么带着肯定的味道。

    “是呢。”忙着跟千金小姐聊天。

    “朝中势力分裂,子瑜兄一直站在西太后一方捍卫皇上的地位,最近是该忙了。”

    贝贝有点惊讶他会跟她说这些事,连子瑜那厮都不肯与她透露半点,却是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尤其还扯出了西太后那个美人。

    看莫凡并不再多言此事,犹豫了会儿还是不死心地嗫嚅道:“那……西太后和皇上不是应当大将军来相护么,为何子瑜也跟着这么忙?”

    楚莫凡有些讶异地看了看贝贝,目光闪烁,躲开她满含期待的眼神含糊道:“子瑜兄是难得奇才。”他不明秦钰为何要瞒她,既然他不愿让她知道,定是有难言之隐,莫凡并没有戳穿子瑜:“子瑜兄很得太后赏识,故而……”他言又止。

    贝贝席地而坐无聊地拍打着旁枫叶,中无端闷得慌,也没再追问,撅嘴仰头去看天上明月。

    又是西太后,又是那些个千金小姐,什么嘛,见着个有几分姿色的姑娘就把她给轰出来了,还用冠冕堂皇的借口说是朝堂之事不可多言。

    大臣家的千金来府中能有什么朝堂之事呀。

    贝贝愤懑地咬了咬牙,心中愤愤:“色胚……”

    “色胚?”

    贝贝窘迫地干笑解释:“不不,不是说你。”话锋一转,问道:“对了莫凡,你我是何时相识,我又是什么人呢?”

    只听院子里大妈大婶们告诉她当今生存之道,告诉她当如何与相邻相与,但她从不认为她本就是这样,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不让人排斥在效仿其他人。

    贝贝双眸中的光彩渐渐暗了下去,垂首盯着自己的脚尖。

    “你我相识在两年前。”楚莫凡握了贝贝葱白的柔荑,本想答她问话,掌心沁凉软绵的触感让他一时失了神。

    贝贝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怎么了?”发现他正拉着她的手,下意识抽了回来,闷闷道:“怎么都这样啊……”

    “……失礼了。”他显得有点慌乱。

    贝贝觉得刚才的口气太冲,都怨她今晚吃得太多,险些对丞相大人发脾气,“呃,没事儿,”对他笑笑:“是我太失礼才对。”

    楚莫凡偏头,在月光的掩映下,旁女子脸颊莹白如玉,杏眸天真迷茫却遮不住眸子里莹莹的光彩,微微仰头的姿态带着些许惑。他的心一如当年,刹那间生出一股拥她入怀的冲动。

    贝贝仰头便看到楚莫凡灼灼的目光,愣了一下,再看他已经看向别处。

    良久才轻声道:“夜深了,为免子瑜兄担心,我先送你回去。”

    “那个无赖才不会担心我呢!”

    “子瑜兄文武双全是为世间不可多得的好男儿,怎就成无赖了?”

    那厮太会装了,连莫凡都认为他坦是君子。贝贝觉得有义务普及一下有关子瑜的劣迹斑斑,以免更多的无辜群众被骗,碍于事迹太多无从说起,想想也就算了。

    见他没有再说话,静静地看着圆月,贝贝也闭口不多言。

    楚莫凡送贝贝回到将军府门外,直到与他道别他转离去,贝贝才想起关键的事她还没问他唉。很快又想起另外一个问题,莫凡怎么会来将军府?找子瑜?找她看香包?

    丞相大人着实闲得慌啊……

    贝贝望着楚莫凡离开的方向出神良久,转正准备拾道翻墙回府,突然撞上一个结实的膛:“哎呀!”抬头看向来人:“咦,你不是在跟……唔……”话刚脱口就被他霸道地堵住双唇。

    “放放……”贝贝手脚并用推开在她唇上狠狠吸的男子:“不要脸!”

    “你背着我跟人偷。”他语气不冷不:“我还有脸吗?”

    被扣上这么大一顶帽子,贝贝有点吃不消了,效仿他的语气嘟嚷:“顶多算是幽会,偷谈不上吧。”

    子瑜长眸微微眯起:“学会顶嘴了?”

    哼!

    贝贝背过去不理他:“你不是在与那千金小姐谈事么。”

    “谈完了。”

    “这么快?”打量他的衣着,脑门挨了一下,吃痛瞪他:“干嘛打我。”

    “你这是什么眼神?”

    “你带女人上难道不……啊……放开我,你无赖,再不放我下来我就喊了!”

    他冷冷“哼”了一声:“这里我最大,你如何叫唤也不会有人理会,尽管喊便是。”

    贝贝很快认清事实,气势弱了一大截:“那、那你要干嘛?”

    “带女人上。”

    “哪里……”反应过来:“你要带我与那千金一同……”太不要脸了!

    “很好。”他低头看了她一会儿,勾唇邪恶的笑:“你思想不纯洁是好事。”

    “……”

    回到屋中,贝贝惊奇的发现并没有其他人在,“找什么?”强搂她回来的男子就这么站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贝贝当场焦化。

    “我不跟你睡。”

    “不想要月钱了?”

    事实再度摆在面前,贝贝开始哀怨灌输给她“没银子就一无所有”这个观念的大婶了。

    但是在旧的观念未被打破之前,继续遵守是生存之道。

    于是贝贝妥协了。

    世道暗黑啊……

    他说她出去与其他男子约会给他戴了绿帽子,所以要亲她。

    她想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那就亲吧。

    他说她看着其他男人的背影发呆,所以要脱光她的衣服。

    她想想貌似没这么回事儿……不过他已经脱光了。~~~~(>_<)~~~~

    “我能反抗吗?”

    “可以。”

    但是……代主子你搂着我根本动不了啊。

    “子瑜……”贝贝做着最后的挣扎,虽然只是内心挣扎行动完全不在她控制范围内。

    “别摸我哪里……呃,这里也不行、这边也是……”

    “看着我。”他突然正色道:“贝贝,看着我。”

    贝贝不自觉看向他认真的眼。

    狭长凤眸凝视着她,“我才是你的人,我不介意你忘了我,但你必须知道我才是你的男人,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贝贝不经意撞进他那满是伤感与失落眸子,心像被人重重击了一下那般疼。凝视面前精致容颜,与他的呼吸交融,她有一瞬间的晃神。

    曾几何时,有人在她耳边霸道的说:“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染指你的男人,我都会去杀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将军,奴家不清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