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补全)

    番外

    域外耶律保家的小女儿生得貌美格开朗,自请随大周军队行医,随军半年无人不赞其医术精湛,小公主为人豪爽不拘小节,口碑良好广结善友,就连大周国铁面无的大将军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

    年尾大将军胜仗归京,老皇帝赐他奇珍异宝加官进爵他摇头拒之,只说:“请皇上将域外耶律保家的小公主赐给微臣。”

    那秦钰算无遗策领军打仗自有一,忠心耿耿为国效力,从未开口向皇帝要过什么,完胜归来不要财宝不要官职只要求赐婚,老皇帝自然当场应下。

    第二天一早,老皇帝便派人快马加鞭上域外宣旨,将耶律保贝赐婚下嫁给秦钰,孰料这姑娘子倔还是怎地,偏偏不肯下嫁,当场抗旨拒绝婚。

    京中老皇帝闻言龙颜大怒,立即派人将她押回宫来,此时小公主却说:“皇帝陛下息怒,臣女之所以不肯嫁给大将军其实是有原因的。”

    皇帝这才平息少许怒气:“是何原因,你若无理取闹抗旨不从朕定不会姑息。”

    小公主不卑不亢,语出惊人:“臣女已有孕数月,正所谓一女不可侍二夫,请恕臣女不能嫁给大将军。”

    此言一出朝中上下乃至后宫八卦聚集地均在瞬间沸腾。

    老皇帝不信,派宫中御医为其把脉,换了数十名资深御医,得出的结论皆是:“回皇上,小公主的确有孕。”

    老皇帝进退两难,最终将小公主放回军中,由秦钰定夺,此二人的事也就由他们去罢。

    当晚

    大将军帐外一个看守也无,医女耶律保贝被召去彻夜未归,据耳朵灵的将士说听见帐中有打斗声,又像是哭骂声,不得而知。

    此事恐怕只有当事人最为清楚。

    秦钰是什么人,怎能任人在他头上动土为所为。

    “你敢抗旨欺君,胆子大。”

    “你凭什么说我欺君?”耶律保贝微微隆起的肚子:“证据确凿,我就是有孕。”

    秦钰眯了眯眼,这是危险的预兆,耶律保贝跟了他将近半年已经知晓,别过头去仍然不肯认输:“我欺……好,就算我欺君。”她掏出一粒药丸放进嘴里,隆起的小腹顷刻间变得平坦,扬起下巴:“我能顺利欺君那也是你们中原医术不济,不过是小小药剂也识别不出!”

    “不错。”秦钰目似剑光,锐利得似乎要将她看透,耶律保贝有点害怕了,转就往帐外跑,还未踏出第二步已经被人拦腰抱上了

    他突然笑得优雅:“所有人都认为你怀孕了,你若没有孕岂不是让我白白得了顶绿帽子戴?”

    耶律保贝最怕他这种笑,因为他的笑通常都是开战之前用来迷惑敌人的:“你要干什么,我……你再亲我、我就动手了!”

    “你不敢。”

    又是这三个字,她真的不敢。

    “秦钰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为何要放?你早已是我的人了,放你去哪里,找哪个小白脸?”

    耶律保贝愣了一下:“你都知道了。”

    “嗯。”

    “那你怎么也不管管,你就让我跟人家幽会?”

    上的衣裳已经被他尽数褪去,白皙的肌肤上还余留他前几留下的痕迹,她哼哼唧唧不肯配合:“我不要,你不是人!”

    “保贝乖,不然我会杀了他。”

    “你下流!我跟他没关系……啊……”他猛然进入让她承受不住地大喊出声:“放开我,你弄得我好痛混蛋!”

    他红了双眼,看上去已经失去理智:“拒婚不嫁,我为你做的一切你看不到吗?他不过是一介书生你处处维护于他究竟将我置于何地?”

    她的十指死死抓住被单,内心抗拒体却不自觉迎合他。

    “我没有……秦钰你混蛋……啊……你轻点,停下快停下……唔……”

    他不理会下女人不停的挣扎怒骂,狠狠吻住她已经红透的唇,低哑粗重的声音从两人贴合的唇齿间传出:“你是我的女人,抗旨不嫁,那是想嫁给谁?”

    “嫁给谁也不嫁你……啊、你……走开走开……”

    “听话,贝贝。”他一边吻她,体的动作亦不停歇,漂亮的脸庞不仅没有得到缓解,似乎更为压抑,再开口口气已经变得低软:“别这么紧。”

    他只有在上才会喊她贝贝,平时总是一副唯我独尊的姿态面对她,为此她本就叛逆的个下意识就想去反抗他。

    “你出去……”她无力低吼,双颊绯红神色迷离,已经没有刚才那不服输的气焰:“混蛋,你捏得我好痛。”

    注意到刚才失了力道,他放慢冲刺速度,手指在她泛起青痕的腰间轻柔摩挲:“贝贝,你为什么不我,嗯?”

    重重的一记入让她完全听不见任何声音,他的话也被隔绝在外,曲向上紧依靠在他结实的怀中,体不断颤抖阵阵起伏,不由自主溢出呻吟。

    两人同时到达快乐的巅峰,帐中只剩下粗重的喘息声。

    夜半

    耶律保贝叹了口气。从她随军行医开始就夜承欢在他下,第一次她哭了,恨了。如果没有当初在宫中荷花池旁的相遇,没有去招惹他,也许就不会有如今被他强取威胁的子了吧。

    她一直觉他的外表与内心不匹配,若他不披甲执戟,任谁也不会发现这看似风雅如玉的男子会是敌军闻风丧胆的大周国大将军秦钰。她当初也不信,才会落到如今这不由己的地步。

    “在想什么?”

    边的男子呼吸就在她颊边,耶律保贝很想逃走,但是阿爹和哥哥的命还被他握在手中,她除了讨好顺从别无选择:“没什么……嗯……”又来:“你就不怕肾虚暴毙么?”她怒骂。

    “死在你上,我愿意。”

    “等、等等。”她主动勾住他的脖子。

    他吻着她外露的后背,随口应着:“嗯?”嘴上动作一刻不停,像是永远也亲不够。

    “放过我阿爹,还有哥哥。”

    他漂亮的眼眸锁在她脸上:“好啊。”嘴角是漫不经心的笑:“不过,还需看你的表现。”说完下加快了动作,不等她说话便俯覆上她的唇,舌尖长驱直入卷走她所有的不满。

重要声明:小说《将军,奴家不清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