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划生育

    “你想做什么?”贝贝盯着子瑜,视线接触到他变得冷冽的长眸,心仿佛也跟着哆嗦了两下。

    他长发披散垂落在她光洁的肩头,衬得她肤色白如凝脂,漂亮的眸子凝视着她一瞬不瞬,贝贝可以清楚地看到他长眸中的血丝与气愤,但她真的不明白:“子瑜,为什么你每次生气都要脱光我的衣裳?”

    这个问题在一般况下是很容易回答的,但在此此景如此激动人心的时刻发问往往会让被问之人崩溃抓狂。

    子瑜张了张嘴,发现不知该说她什么好,盯着某人无辜的眼睛看了一会儿:“你赢了。”

    “啊?”

    无论是保贝还是贝贝,他都有种抓不住不牢的感觉,对他来说事不在掌握之中……这种感觉很差。

    所以他决定,今晚无论如何也不能心软,只有她辗转承欢在他下,他才有种真正得到她的感觉。

    “没什么,我要你。”他毫不犹豫低头吻住她嫣红的唇。

    “唔……”贝贝想推开他,但体似乎并不想这么做,一时间又愣了神,在“为什么体与思想会脱线”之间巡回徘徊认真分析。

    他的动作在她愣神之时变得愈发粗鲁,很快她发现前一片冰凉,并且伴着微微刺痛传来,才觉悟她正躺在一个极度危险的男人下:“子瑜你这这……这是暴力行为,别……唔……”一句话未说完,所有的声音淹没在他掠夺一般的吻里。

    贝贝前两天已经向大妈讨教过,对于夫妻之事已有所了解,用微喘的声音下意识道:“我们没有成婚,不……不要碰我哪里……我们不能行房。”柔得她体生疼,这厮太暴力了~~~~(>_<)~~~~

    “那你嫁给我便是。”他并未抬头,继续流连在她高耸部位吸啃咬,贝贝脸红心跳加速,知道再这样下去意味着什么。

    体温度升高,敏感的部位尽在他的掌握之中,伴着粗喘:“子瑜……不要这样……”

    “嗯,继续叫。”

    他上覆在她上,贝贝喘得厉害,泛红的双颊迷离的双眸,嫣红唇瓣一张一合吐出低缓声音听上去很是暧昧撩人:“这样……这样子会怀孩子的……”大姐说生孩子很痛的……

    火的呼吸滑向她的脖颈,他压抑的脸上带着贝贝认为‘欣慰’的一个表:“你说对了。”他眸色动人,愤怒的神色已然逝去,取而代之的是无限柔意:“为我生个孩子,我赠你千金如何?”

    贝贝被他行云流水熟门熟路的探索弄得头昏眼花不由己,他动听的嗓音夹杂着少许暗哑,墨黑双瞳似有流光环绕,狭长凤眸深深地将她凝视着,认真得令人不能拒绝。

    偏偏躺在他下的是如今的包贝贝,她望着他一对美眸良久,缓了缓凌乱微喘的气息,神色如他那般无比认真:“一千还是两千?”

    “耶律保贝!”他咬牙切齿。

    贝贝觉得此形容太损他美好漂亮的神韵,复又怔了怔神,左顾右盼望了望呐呐问道:“屋里有人吗?”推了推前结实的膛,神色慌张:“那你还……”没穿衣服的样子被人家看到好丢脸。(>﹏<)

    不过耶律保贝这名字也太搓了,同样有个“贝”字,一点也不及她的名字好记上口有亲和力。

    他从她上移开,拉上被褥将无寸缕的贝贝盖好:“你太笨,此事我还是另寻他人来做为好。”

    “怎么会?”贝贝爬起来,丝被滑下忙收拢裹好:“莫凡刚才送我归来之时还夸我来着。”

    某人脸色又是新一轮变幻,压低声音,或者是压抑着满腔怒火|火:“楚莫凡夸你什么?”

    完全没有危机感的贝贝骄傲地望着他:“莫凡说我聪慧可很是特别。”

    “然后呢?还说了什么?”

    “呵呵~他还说有空就来接我去府上吃烤羊,喝草原上才有的茶,还……”

    “——说起楚莫凡就这么高兴?”他打断她,强忍住将她按在榻上好好□一番的冲动,挑眼睨着她:“是否打算换个主子了?”

    贝贝没有听出他话里浓浓的酸味,想了想觉得这个提议当真不赖:“大将军太小气,一点小事就处罚我,换做莫凡肯定不会如此。”她眼睛一亮,十分感激:“你倒提醒了我,不如我过些天就……”

    “够了!”

    贝贝被他变幻莫测的神和那一声叱呵震得肩膀一抖。

    看吧,将军府哪里安全了,在这里他说了算,她处处要被这家伙欺压,还是换个主子比较靠谱。

    子瑜几乎被她气得抓狂,俊美的面颊已经呈彩虹色,因为过往种种,他不敢让她恢复记忆,但如今她这不食人间烟火如白纸一般的心思他当如何相待。

    到底该拿她怎么办?

    “子瑜……”

    “不要叫我。”

    贝贝脑袋随他取袍子的动作转动:“你要走了啊?不生孩子了吗?”她刚才说错什么了吗?

    或者她应该一口应下。一定是她表现得太勉强,所以他不干了,一定是这样。

    想起后山那群难民,也不知道子瑜是否信守诺言已经将他们安顿好,如果她有一千金,别说那群难民,就算重新帮院子里的大婶儿修建住宅开几间店铺也不成问题,她也不用再担心被有钱人欺负。

    “子瑜,我帮你生个孩子吧。”一手抓住他的腰带,无比真挚诚恳地将他望着。

    子瑜不是被|迷昏头的毛头小子,当然知道她打的是什么主意,扯回腰带:“我改变主意了。”

    贝贝委屈的望着他高大的背影:“你要去哪儿?”

    “找女人生孩子。”

    贝贝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你不要我了吗?”

    子瑜动了动嘴角,瞥了一眼可怜兮兮的贝贝:“你太笨,一直不肯献,我打算另换一个。”

    贝贝垂头,磨磨唧唧很久,她下了很大的决心,决定极力争取一回:“我、我愿意,子瑜,”抬头:“你让我献吧!”

    可惜金主已经走远了。

    贝贝好想吃包子。

    献没献成,还把大将军边的红人得罪了,贝贝自我检讨了两

    在没有被偷的两天时间里,贝贝从一千金的梦坠落到每三个时辰绣花挣钱的现实中,这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贝贝,你听说了吗,大将军近选了一批才貌俱佳的妙龄女子入府,要从这些姑娘里选两名近侍呢!”绿珠一边帮贝贝裹线,一边弘扬八卦精神。

    在没有被偷的这两,贝贝心如止水。

    经过两夜从金灿灿的金山上摔下来掉进粪坑的噩梦中转醒,再不静心恐怕就是找虐了。

    “噢,好看吗?”

    “当然好看,我昨个儿偷偷去看了一眼,院子里近百名姑娘个个生得貌若天仙,听说进来的还都是官吏家的闺女,更有甚者是砸钱进来的……”

    “胡说!”管事儿大妈不知何时冒了出来,绿珠赶忙闭嘴。大妈来到贝贝跟前:“什么更有甚者砸钱进来,分明都是砸钱进来的!”弯腰蹲在针线篓子前扁扁嘴道:“院子里那群姑娘全是交八百两银子进来的,这回好了,将军府账房进账不少,咱们也能得利。”管事大妈笑得合不拢嘴。

    贝贝张大嘴巴:“大姐,这事儿大将军知道吗?”

    “知道!”管事儿大妈声音拖得长长的:“大将军能不知道吗?”神秘一笑:“跟你说了你也不懂,这可是咱们大将军惯用的手法,不仅能得些银子花,还能让有钱的官吏现形。”

    贝贝抖了抖,大将军太暗黑了。

    管事儿大妈接着道:“西太后在府上住了些子,朝中没有一人敢上奏参她,这还不是畏于大将军的威信,所以丫头,当今这世上能当上咱们大将军的夫人,”压低声音:“比起东西两边的太后都有实力。”然后一脸惋惜地摇了摇头。

    贝贝知道管事儿大妈为何摇头,不过她一点也不后悔,嫁给那个胡子麻茬的男人还不如嫁给子瑜那个坏蛋,跟着他出去白吃白喝都不怕被人追杀,安全得很。

    想起子瑜,贝贝又心酸了。

    她白花花,呃不,金灿灿的金子呀~

    大妈见贝贝神悲惨痛不生,拍了拍贝贝的肩膀:“丫头,后悔了吧?也没用,如今你已非清白之,大将军恐怕不会再要你了,哎!”

    这句话让贝贝有种希望之火重新被点燃的感觉。

    对呀,她已经和子瑜圆房了,没准儿已经怀上了他的孩子,到时再忍痛生下来,她就能理所当然拿到那笔金灿灿的金子啦!

    又有金子又有孩子,多么美好的一箭双雕!

    贝贝越想越妙:“大姐,哪里有安胎药买?”

    管事儿大妈面上一惊:“贝贝,你……你有了?”围观中的绿珠闻言也凑了过来:“什么,贝贝怀孕了?”惊讶得张大嘴巴看着贝贝的小腹。

    贝贝被她们的反应吓了一跳,难道不对吗?

    “我上次、上次不是告诉过你们,他……他……”

    “还是上次的事儿,手指那次?”

    贝贝点头。

    “那次之后就没有再……发生过类似的事?”

    贝贝点头。

    管事儿大妈和绿珠瞬间风中凌乱,抚额异口同声哀叹:“天呐!”

重要声明:小说《将军,奴家不清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