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脱脱,无限脱

    贝贝回头,子瑜坐在靠左阶梯上的位置正看着她,他旁坐着白天在大厅见过的大将军。

    发现周围的人都一副错愕的样子看她,贝贝认为她们一定是要告诉她“别过去,大将军很吓人的”,所以贝贝拒绝了:“我坐这里就好。”说完在管事大妈旁坐下。

    发现大妈一直推她,贝贝回头冲她笑笑:“幸亏大姐您及时向我使眼色儿,不然我肯定坐过去了。”

    子瑜脸色看上去不太好,扫了一眼惊讶的下人,周围立刻又恢复了刚才的气氛,全体假装没看见他被当众拒绝。

    管事大妈摇头结结巴巴:“不不……我没让你过来……”

    见管事大妈急得语无伦次,贝贝忙递上茶水,大妈喝了一口又回头瞅了瞅子瑜,小声道:“傻姑娘,你怎么能拒绝他呀?”

    贝贝明白了,怪不得大家都吃了苍蝇儿似的,原来她刚才那算是“拒绝”了子瑜。想想子瑜也算将军边的红人,她当众拒绝的确让他失了面子。

    “呃,我晚上跟他道个歉。”反正那厮没有一晚不来‘偷’她的。

    管事大妈一口茶水险些喷出来:“晚上?”

    贝贝意识到自己失口,这种事让人知道多有损她的名节,不能说。

    “我的意思是……吃完饭,嗯,一会儿吃晚饭去向他赔不是。”

    管事儿大妈放下茶杯摆摆手,正想说什么,贝贝先她一步问道:“大姐,将军坐在前面,我们正对着他,一会儿真动筷子是否算失了礼仪?”

    其实贝贝想问,万一吃相‘不小心’太差,让将军倒了胃口,会不会被罚银子。因为她这个位置正对着子瑜他们那桌,最容易‘暴露’。

    “不会!”大妈一说起这个就来劲儿:“大将军是我见过最体恤下人的主子,以前将军也设宴府中不分上下一起乐呵过,不过今不同的是多了丞相大人。”

    听管事大妈提起丞相,贝贝这才注意到子瑜旁边坐着的男子,由于灯火反,她刚才没有特别认真去看哪个方向。

    见她朝他望去,丞相也看向她,贝贝还没来得及收回视线,发现子瑜也朝她看过来,恍然间觉得那双桃花眼在灯火映下有些熟悉。

    贝贝晃了晃脑袋,一定是太饿了。盯着面前的红烧豆腐,嘴直想流口水。

    “今夜设宴款待丞相大人,特命将军府众人不分上下,只管吃好喝好。”管家一边说话,抬手指着院首舞台:“大家可以自由上台去表演,若能得丞相大人欢喜,将军重重有赏!”

    周围有摩拳擦掌跃跃试的,有害羞摇头表示不会很可惜的,只有贝贝一直目不转睛盯着面前的红烧豆腐,压根儿没去在意周围的动。

    “那就,开宴!”

    这句贝贝听到了,几乎是与管家话音落下同一时刻,她握住碗里的勺子伸进盛满红烧豆腐的大碗,迅速装了一大勺吃了起来。

    晚宴较平时开饭晚了半个时辰,大伙儿都已是饥肠辘辘,所以贝贝的举动也没有多引人注意。

    只有不远处的子瑜憋得满脸通红地盯着她。

    管事儿大妈握着筷子瞅着最后一道烤全羊发呆,咽了咽口水很想吃,又不知从何下手,贝贝瞧见二话不说,拿起烤全羊旁边盘子里的两把小刀就刷刷削了起来,不薄不厚刀工了得。

    在同桌丫鬟小斯惊讶的目光中,管事儿大妈问:“贝贝,你以前吃过这个?”

    贝贝放下小刀想了想:“不记得了。”

    管事儿大妈抵不过羊片的惑,也没再追问,埋头吃了起来。

    酒过三巡,已经陆续有人上台表演,周围响起动听的乐声,听得贝贝食更好。

    从她记事开始,也就是两年前开始,她就没吃过这么丰盛的一餐饭,桌上每道菜都特别合她胃口,甚至吃着这些东西会让她产生莫名的熟悉感。

    吃光面前的红烧豆腐,贝贝心里升起怪异的感觉。

    似乎曾经有人做过红烧豆腐给她吃,跟这味道很像,但那浅淡的记忆很快消失,贝贝也懒得去想,反正到最后都是徒劳。

    同桌的姐妹都已经吃完,兴奋地盯着舞台,贝贝看了看正玩着杂耍的两名小斯,将军府里还真是人才辈出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人会吹笛子,与她合奏一曲。

    这个想法一出来她就被吓了一跳,合奏?她怎么会产生这种想法,难道她会吹笛弹琴?

    “贝贝,你不上去表演吗?”绿珠吃完了饭跑了过来,在贝贝边坐下,推了推发呆中的她:“管家刚才说了,上台表演能让得丞相大人欢喜的,赏银……”绿珠卖起关子:“你猜多少?”

    贝贝听到有银子拿,快速回神看着绿珠:“有多少银子?”

    绿珠比出一根手指,贝贝道“一两?”

    “你太小看大将军了吧?”

    “十两?”

    “包贝贝你能不能有点志气?”

    贝贝抿抿嘴,这跟志气有关系么?“一百两?”

    绿珠点头。

    什么什么什么……“一百两?”贝贝瞪大双眼。

    这足够还债了!

    低头盘算着如何能让丞相喜欢她的表演,然后拿走那一百两银子,从此不用再麻烦子瑜帮忙回忆。这反正都是一笔横财,给了他她也不至于太心疼,还能好好睡安稳觉不再被‘是否欠债?要不要还?’所困扰。

    “绿珠,你在将军府这么久了,可知丞相喜欢什么?”

    绿珠摇头:“丞相很少来府中,我也不知道他喜欢什么。贝贝,你擅长什么就表演什么吧,你运气好,没准正好懵对了!”

    贝贝埋头陷入苦思。

    表演什么呢?她会什么呢?想不起来想不起来……

    “贝贝,贝贝!”

    管事儿大妈推了推她好几次贝贝才回魂:“啊?”

    “将军让你过去。”大妈一脸喜色:“贝贝啊,以后发达可别忘了大姐我呀!”

    “将……将军?”贝贝以为她听错了。

    管事大妈笑得合不拢嘴:“是啊是啊,自打我来将军府,还是头一次见大将军指名道姓要见一个姑娘。”大妈指着坐着子瑜的那桌:“呵呵呵呵~快去吧快去吧,别让将军等久了!”

    贝贝脚步迟疑地往前走,抬眼去看子瑜,希望从他脸上得到什么信息,结果他只是冲他浅笑,一点有利信息也没有向她发出。

    来到离桌三步的位置,贝贝停下脚步:“奴婢参加……”

    “起来。”

    还没开始跪就被子瑜拉了起来:“今晚大将军设的是同乐宴,不分上下无需拘礼!”

    贝贝被他握住手腕突然安心了不少,大概这一桌子惹不起的只有他比较熟悉。

    “贝贝,你告诉丞相你姓什么。”子瑜道。

    贝贝瞅了瞅一旁的大将军,见他看着舞台上的表演并没有理会他们。向丞相道:“奴婢姓包。”

    丞相看了看她,若有所思道:“姑娘很像本相一个熟人。”笑了笑:“其实也不像,我那熟人不似姑娘这般好相与,也不比姑娘内敛。不过你们长得真的很像,本相都怀疑你是她胞妹。”

    “哈哈哈哈~莫凡真会开玩笑。”子瑜大笑。

    贝贝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原来丞相唤做莫凡,看样子和子瑜相熟。听闻当朝丞相姓楚,楚莫凡,怎地有些熟悉。

    丞相微笑道:“子瑜莫笑,你不也将她当成她了么?”

    子瑜的笑僵在脸上,不自然地低头小酌一口,话锋一转:“贝贝有何才艺,不如上去与我合奏一曲?”

    她正这么想,又没有胆子自己上去,几乎没有经过思考便冲口而出:“好啊!”说完她又有些后悔。她什么也不会,上去不是自讨没趣么?

    不过在银子面前,一切没趣都会变得多姿多彩!

    贝贝很快又想通了,屈行了个礼:“那奴婢就献丑了。”

    子瑜抬手招来随从递上他的长笛,很快有丫鬟将瑶琴摆在台中央。

    “来,让我瞧瞧你的技艺!”子瑜率先走上舞台。

    被这么多人看着,贝贝很紧张。坐在琴前脑袋空空什么也想不起来。子瑜凑过来,修长的手指把玩转动着长笛,他扬扬下巴:“看那边。”

    贝贝随他目光看去,台边架子上白花花的银子闪亮亮,实在令人振奋啊!

    振奋是振奋了,但是:“我不会。”贝贝垂头尴尬道。

    “你会。”他勾唇一笑,将长笛放在嘴边,指尖在笛孔上灵活跳动,一曲悠扬笛声响起,周围的人听得如痴如醉。

    笛音已经飘了很长时间,这首琴笛合奏的乐曲却始终不闻琴声,不免有人窃窃私语起来。

    贝贝刚才喝了两杯米酒,大概是酒精发挥作用了,她觉得头有点痛,不过旁人吹奏的笛音却越听越熟悉,手指不由自主抚上琴弦,跟随笛音的节奏,从断断续续探索试探到放开怀融入其中。

    渐渐地,一曲被融合得天衣无缝的琴笛奏乐其高其低,默契十足,闻者再度陷入如痴如醉酣畅淋漓境地。

    一曲结束,周围仍旧安静得听不见任何声音。

    “妙、妙、妙!”楚莫凡拍手叫好,其他人这才回过神来。

    子瑜神色复杂地看着贝贝,似乎高兴,又似担忧。但很快又勾起嘴角调侃:“贝贝,丞相大人很喜欢你的表演。”

    贝贝这才回过神来,她刚才居然跟上子瑜的节拍了,这太神奇了。等等,丞相大人喜欢她的表演,那那一百两银子……

    贝贝暗爽,发达了发达了!

    楚莫凡一番赞誉子瑜与贝贝的曲艺精妙后告辞返丞相府,临走多看了贝贝一眼,她只当是自己还没行礼,赶忙俯恭送。

    贝贝捧着一百两银子回到座位上笑眯了眼。

    “不得了了贝贝,大将军都这么喜欢你,很快你就不用当下人,直接升上将军侍妾了!”

    “什么话呀,贝贝怎么会当将军侍妾,按照将军对贝贝的喜程度,当个夫人也不成问题!”

    恭维的话贝贝一句也没听进去,捧着银子数了一遍又一遍,感觉妙哉爽歪歪。

    兴高采烈地回到房中,包好银子正愁往哪儿藏,窗户砰一声被打开,贝贝对这种声音已经很熟悉,所以一点也不意外,倒是担心怀里的银子,迅速拉过棉被盖好。

    咧嘴一笑:“早~”

    子瑜望天:“天黑了。”

    “我是说你今天来得早,我正想过去找你呢。”

    子瑜掀开棉被拿出装银子的大包:“你提回来的,不沉么?”

    贝贝甩甩酸疼的手:“不沉不沉。”哪有人嫌银子沉的……

    “分我五十两。”

    ……

    “看着我干什么,快数数分了。”

    贝贝挣扎着要不要全给他,毕竟欠债不还不太厚道,不过这白花花的一百两她还没揣就要给他,她的心会很疼很疼很疼的。

    所以……“那我先还你五十两吧~”

    “那好吧。”对方勉为其难,提起包裹就要走。

    贝贝急了:“我的呢?”

    “今晚的奖励一人一半,你还我五十两,这里正好。”挑眉端详她片刻:“这么紧张,莫非你私藏了几两?”

    “我哪有!”贝贝含冤莫白,掏出荷包给他看,见他满意地点点头:“是吧,我说没有。”

    子瑜一手提着装银子的包裹,一手揽过贝贝:“嗯,我且相信你是清白的。”

    贝贝正在思考清白与否跟继续偷她有何关联,已经被他带出房间来到他独居的院子房中。

    “子瑜。”

    “嗯?”

    “欠你的银子我会还的。”

    “然后呢?”

    “咱们别回忆了。”

    “不行。”

    “为什么?”

    “我不想当趁虚而入投机取巧的小人,银子你先欠着,等你想起来了再还。”

    贝贝有点不好意思:“还脱衣服吗?”

    “你说呢?”

重要声明:小说《将军,奴家不清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