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 誘惑蘋果

    据传,佛祖临终遺言是:“自以为灯,自以为靠”。此言明了简洁,适用于中国人的奋斗精神:自力更生。参透禅机,可窥佛祖修禅所生的无我之心。处逆境,首先要点燃自已的“心灯”,运用信念和智慧,照亮脚下的路,既使在黑暗深渊,也能一步一步走向光明。此时的林木森与众多“知青”一样,没有如此大彻大悟,生活教会了他们,社会上强大的不是政治思想,而是政治权势,掌握权力的人可以轻而易举地纵他人的命运。不屈强权的方式有二,一是刚正不阿,二是刚柔相济。国人柔中庸。文人似水,时潺潺细流,时涟漪回,似瀑布一泻千里,如巨浪汹涌澎湃……

    



    可天地氤氲,万物化醇;人有七,云云众生,有几人成佛?

    



    一路上,林木森极力为自己的失落寻找理由开脱,凭什么对丽雯你婚姻感到无奈的伤感,终于,他脑中冒出一个合理的解释――“人有慾,则無刚”。

    



    林木森想去收购站,却摇摇晃晃地回了家;想想应上班去,被李金凤扶住了。

    



    “你上哪去?”李金凤说,“怎么喝这多酒?”

    



    “没有;我只喝了一杯黄酒。”林木森说,“真的,只喝了一杯黄酒。不信,你闻。”

    



    李金凤避开林木森的嘴,笑了。男人有时真象是个孩子。

    



    李金凤说:“好,你没喝酒。你到上休息一下。”

    



    李金凤把林木森安顿在上,端水擦脸,泡来一杯浓茶;水太烫,她不停地吹。林木森倒在上,这一折腾,还真有些醉意了。“酒以成禮,過則敗德”;诸多的不快泛起,他渴望得到女的慰籍。

    



    “来,喝茶。”李金凤坐在沿上。林木森就着她端的茶杯,一口喝尽;见她要走,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说:“你走什么?为什么不理我……”

    



    “谁不理你,我去添水。”李金凤察觉林木森的绪异常,担心了;不安地试探,“‘知青会’开完了?没说你什么吧?你怎么不高兴……”

    



    林木森说:“没有不高兴……金凤,说。我,我好不好?”

    



    “好!”李金凤坚定地说,“你比谁都好!”

    



    午后,屋里有些闷;喝了茶,林木森额头泌出汗水。李金凤被拉住,起不了,便扯起衣袖,替他擦拭。林木森感到惬意,伸手搂住了她。他大力地亲吻,借此驱逐头脑里的朱丽雯。

    



    李金凤此时并没有柔,她担优“男人”是否在“知青会”上挨了批评?想想不应该,阿土叔说“公社给木森‘申冤’了;大队还补了工分。”紧张神经松弛下来,她嗅到了一股**花香;李金凤知道,中午是朱丽雯请“知青”吃饭,为什么吃这么久……香气来自林木森的头上;她困惑了,刚刚撩起的温绪一下全消失了。女人心,海底针,天生的嫉妒头一桩是容不下对自己有威胁的女人。李金凤坐起,见林木森眼中的狐疑,忙解释说:

    



    “今天阿爸搬回仓库;姆妈替他整理铺去了。一会我要去接他们,阿爸收的干草我还没挑完……你,你睡一会;好吗?”

    



    “我不想睡;金凤,不能陪我一下吗?”

    



    林木森口气低沉,乞求中透露出男人的倔犟。李金凤站住了;她不愿触及**花香味,撩起上衣,说:

    



    “姆妈在等我,别把头发弄乱了。你亲**,好吗?”

    



    **弹跳出来之际,林木森想到了朱丽雯那对突垂出的“兔子”;他忙噙住*房,双手搂住她的;大口的吸使李金凤忘却了羞涩,她昂起头,大口地喘息。李金凤体的颤栗激奋了林木森,这是他俩头次在间亲昵,所触所视都是这样地真切。林木森心浮气燥了,他突然渴望能得到精神上的念,**上的发泄。他的手胡乱地去解脱李金凤的裤子,嘴里低声说:

    



    “金凤,我要……”

    



    李金凤慌乱了;虽然她曾经几次想用体去安慰林木森,突然迈入这一刻,她没有心理准备,还没有从**花香中调整出来。她说:

    



    “不,不要。你喝醉了。下次,明天,明天好吗?”

    



    “不!我没醉。金凤,我想要。”

    



    “不,不要……”束裤扣被解开了,李金凤抗拒的意志也击溃了。她喃喃地说,“你真的没喝醉?哪……你去关门呀!”

    



    林木森跃而起,关好门回到里屋;急迫地说:

    



    “我没醉吧!你在哪里?”

    



    “这里……”从大蚊帐里传来李金凤羞怯的声音。

    



    林木森撩开蚊帐;李金凤仰面躺在上,外衣裤己脱去。林木森坐在她边,拉下她短裤的手在颤抖;李金凤抬起股,短裤拉下后,立刻夹紧了双腿,下腹是一片“黑森林”。林木森激奋不已,李金凤微脒的双眼第一次见到男人的下,不由用双手蒙住了脸。林木森伏下时,心里掠过一种惊恐,他感到是违心地在侵犯一个神圣的**。大脑一片空白,只是一种茫然、一种人的本能在支配行为……突然,林木森听见门外有脚步声,慌乱地想起;可下如遭电击,大脑根本不受抑制,一股*液喷涌而出。

    



    李金凤忙扯过被子盖上,低声说:“你快去看看……”

    



    林木森慌忙穿上衣服,先到外屋,好象脚步声己走远了;又小心地俯在后门,也听不到什么动静。他不甘心地拉开后门,后院空无一人。舒了口气,转过,对李金凤说:“没人。”

    



    李金凤在上穿着衣服,一边咯咯咯地笑。

    



    “你笑什么?”林木森整理着衣服,边问。

    



    李金凤还是笑;笑得伏倒在上。

    



    “笑什么呀!”林木森有些恼了。

    



    “你自己看。”李金凤从上取出一块白棉布,递给他。

    



    林木森有些紧张;原来李金凤作了“破处”的准备。

    



    林木森有些后悔了,难道被世人奉为“贞洁”的“破处”就是这样一种慌乱的结局。一切就是一个草草的冲动而已,说不出有什么缠绵、有什么依恋,也说不出什么甜蜜,甚至没有什么快感,更谈不上幸福。奇怪!白布上没有一点血迹;只有一小块湿迹,用手摸,粘粘地。他感到被戏弄了,双眼紧瞪着李金凤。

    



    “你,还看我?”李金凤有些紧张,慌忙辩白,“是你自己……”

    



    “你说什么?”

    



    “你,你……没弄进去……”李金凤羞赧地转过去。

    



    林木森傻了;羞愧地垂着头,不知所云,只好大口抽着烟。

    



    “好了,别这样。”李金凤忍住笑,贴在他耳边说,“下次……下次,我帮你。还不高兴?刚才我想……帮你,你硬压着……我,我没怪你。真的!红玉说你……风流,还说你肯定和……和别人上过……现在我放心了!你真好!”

    



    林木森不好意思地笑了。

    



    李金凤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说:“你休息一下,我真的要去担草了。要不,姆妈会骂了……”

    



    在西方神学里,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伊甸园的亚当与夏娃,吃了惑苹果,知道了羞耻,却尝试到了的甜蜜。但,随之幸福不再是无忧无虑,失去了伊甸园,一切要自己去创造。人长大了就得劳动,成家就有了责任。但,许多未成熟的人都会自然或不自然去尝试惑苹果。此时的林木森和李金凤就如此,虽然他俩尝到的是只惑的“青苹果”,但被“伊甸园” 的美景迷恋了。

    



    林木森和李金凤吃了晚饭就窝在里屋;李金凤躺在上,倚靠二屉柜作针线,林木森坐在前,靠着二屉柜看书。只是书没翻两页,翻书的手就伸进被窝里,作针线活也动不了针线了。很快,生产队里有了些笑话;多事的女人们会盯着李金凤的背影看,猜测她是否“破处” 。

    



    晚上,俩人正在亲昵,妇女队长阿芳婶来了。听她向里屋来,李金凤来不及遮掩,忙扯过被子盖住半体。

    



    “怎么就睡了?”阿芳婶问,“金凤,不舒服吗?”

    



    “没……有点头重,可能感冒了。”李金凤面色绯红。

    



    阿芳婶坐在沿,关切地摸摸李金凤的额头,说:

    



    “有点烫,吃药没有?木森,你是‘知青’,不能学湖乡的男人,摆大丈夫架子,要好好照顾金凤哟!”

    



    阿芳婶冲着林木森一笑,朝枕头底下塞了些东西,走到外屋对徐贞女说:“金凤姆妈,你我都是过来人;有些话我也不多说,只是金凤还没十七岁,那个……最好晚两年。”

    



    徐贞女说:“哎呀!阿芳,有什么事,我只在家里摆二桌,决不会给你为难!”

    



    “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金凤姆妈,有什么事我会顶着;只是该防的要防,要真的有了什么,纸可包不住火。我顶多吃点批评,对木森可不利。”

    



    一番对话,里屋的人心脸红。林木森摸出阿芳婶放在枕头下的东西,瞥一眼,忙藏进口袋。李金凤问:“什么东西?”

    



    “避孕。”林木森凑在她耳边说,“要不我们也用一只?”

    



    “要死!”李金凤打了他一拳,认真地说,“你听好,我决不会用这些东西的!”

    



    林木森感到很是懵,似乎话里有什么玄机。

    



    上下五千年,纠葛在文章,无论多少辛酸泪,留于他人讲。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