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 情竇初開

    每天的太阳都是新的。

    



    林木森告诫自己:“虽然龙溪茧站的二十一天是霾的,总有一天,我会让太阳‘暴晒’龙溪茧站!”正因为产生了这种思想,林木森沉默了;他害怕自己这种思绪有所流露,万一不慎,扣上一顶“反攻倒算”的“帽子”,哪可真的要万劫不复!

    



    林木森对沈梅英的眷恋,在回钱北的第二天就彻底被击溃了。经不起阿珍姨妈的再三邀请,林木森答应去浜里吃中饭。迈出门后,林木森内心里的彷徨不定很快消失了。林木森明白了阿珍姨的用心;人只要走出了第一步,就能够勇敢地面对一切!

    



    路过沈梅英家时,林木森不由放慢了脚步。后院门开着,沈梅英在院里晒衣服。

    



    “梅英。”林木森不自,轻轻喊了一声。

    



    沈梅英抬起头,看着他;手中的衣服掉在地下。

    



    “梅英!”林木森激奋了,又喊了一声。

    



    沈梅英言又止,浑颤抖起来;突然,她象见到瘟神一样,冲屋里叫了声“阿爸”,逃回屋去。

    



    林木森狼狈而窜。他明白了,这段姻缘到头了……

    



    林木森的彻底变了,除了偶尔和同队的“知青”金德江说上两句;连王兴荣、李新华他们的调侃也往往只是一笑了之。每天出工,他象地上有钱捡,低着头,一声不吭;休息时,独自坐在一边,抽支烟,将干活的农具(铁搭或扁担)往田埂上一放,躺下;背椎有些痛,却伸直了腰,还睡得稳当。在家里更是象尊泥菩萨,整天都不放一个;只要不睡觉,就在后院坐着。喊吃饭,埋着头端着碗,三下二口就吃好,不叫连菜都不夹。除了出工门也不出,吃了晚饭就看书(后来,林木森很幸庆有这段自学的时间;他把平感到无聊的美术理论都看了二遍,还读了李新华阿爸留下的古文诗词)。

    



    李阿三也有些惊异了,怕林木森是受了刺激,再也没说他一个字。徐贞女好是心疼,与别人提起来就掉眼泪;她只好吃饭时不停地给林木森夹菜,有时寻出些话和他说,好让他不蹩成哑巴。她还四下讨些南瓜子、葵花籽和蚕豆炒上一捧让他看书时解闷,林木森总报以淡淡地一笑。

    



    令徐贞女不安的是,林木森天不亮就起,到后院里半蹲着,二个多小时一动不动。徐贞女悄悄告诉了李金凤,李金凤不信邪。

    



    第二天,待林木森蹲了一个多小时;李金凤装着给羊喂草,拖捆薯藤,低着头径直冲着林木森走。林木森闭眼不动;待她快到边,纵一跃,跳到二米外的菜土里。李金凤当时不由傻了,原来“哥哥”真的有“功夫”。

    



    金娥听说了,忙回去告诉薛天康;薛天康只一笑,说,“他是在‘扎马步’。”过了一会,薛天康想到林木森有“功夫”的传闻,还是到了后院,看见深陷在菜土的脚印里,一块巴掌大的瓦片都碎成五六块后;薛天康的脸色白了,半个月没登岳母家门。还跑到红旗茧站,再三交待阿爸没事不要回钱北。

    



    徐贞女发现,林木森唯一没变的是,无论什么吃的都留给李金凤一半;她便不时支使女儿给林木森端茶递水。李金凤对林木森留下的吃食乐于享用,对母亲的支使例行公事;不同的是,她开始学作针线活来(徐贞女发现,女儿变懂事了。给林木森盛饭时,先把饭打松;有好菜会等姆妈给林木森夹过再吃,还把林木森喜欢吃的菜放在他面前。)。晚上,外屋“扯白话”的人再闹;里屋的林木森、李金凤各坐一张上,各行其事。时间长了,会相互望一眼,目光相遇,李金凤会一笑,低下头。

    



    李金凤虽然刚进十五岁,长年的劳动令体发育得很健美。白里透红的脸蛋洋溢着青气息,衣服的前襟被隆起的撑起,使已不大合的衣服更觉得窄小;浓密乌润的秀发扎成两条长长的辫子,两条健壮的腿,将圆圆的*股衬托得格外人。

    



    李金凤在作一双鞋垫绒毛,裁好鞋垫布,两片合拢,中间夹上二层厚纸板(要绒毛越厚,夹的纸板就越要多),用针引各色旧毛线穿过,并在穿引时编些花纹。完成后,用剪刀在两片纸板中间剪断毛线,扯去纸板,将露出的毛线头揉散。鞋垫坚实漂亮,穿着也柔和。

    



    林木森仍沉迷在茧站的“梦境”之中,他偷窥最多的还是李金凤的,哪里没有王莲花的浑圆,没有沈梅英的硕大,仍象块磁铁吸引他的神经。李金凤也感觉到了,开始她羞赧地侧转去,后来只是低下头;被看久了她有一种酸酸麻麻的感觉,便会回敬他一眼,这时是林木森发怵而躲避了。

    



    林木森又一次发现李金凤在看着他,脸红了,忙扭开脸;听见她“嗳”了一声,李金凤脸色绯红,说:

    



    “能帮我写金凤两个字吗?”

    



    林木森走过去,取张纸,一笔一画地写好,说:“你写一遍。”

    



    李金凤十分吃力地写;应该是画。林木森俯视她的写字,在她的园领衫领口处,他看见她的前突出两个团,拳头大,柔嫩润白,硬币大的*晕微微突起,在中间显有黄豆大的艳红*头。这已不是在茧站梦中出现的“尖椎”了。一股激掠起,他呆住了。

    



    李金凤上有股青涩的气味,少女纯真的*房使林木森几乎痴迷。李金凤觉察到了,羞赧地转过去。林木森伸出手,迟疑半天,落在她的肩头,他感到金凤的体颤栗起来;她想躲避,却没有动。时间仿佛很缓慢地在流逝。林木森最终还是收回了手,李金凤把通红的脸藏在大的蚊帐里……

    



    人的感是复杂而时时变化的。内心的感对人的行为控制力最大,会通过人的潜意识来左右人的行为,寻找愉快感。而“”是人追逐的最愉快感。

    



    青的燥乱激而至。每天晚上,林木森总感到气浮心燥,神不守舍;会不自地回想王莲花在茧站的种种节,回顾沈梅英褪下肚兜时的景……但此时令他神魂颠倒的还是金凤少女纯真的*房;只是林木森此刻的目的不是因为,是因为在茧站梦中李金凤声声的呼唤,激起了的一种占有的**。或许,失落的凄怆使林木森在渴望一种安慰;一种温、放浪、甚至是纵的慰籍。

    



    机会来了。徐贞女去了龙溪镇,天下雨没回来。

    



    屋里只有两个青年男女。听得李金凤发出熟睡的呼息;林木森壮起胆子,走到大前。

    



    雨后的夜,格外清爽。月辉从屋檐的空间透进,映得屋里明晃晃地。

    



    撩起蚊帐,睡梦中的金凤憨态可掬;鬓乱靥红,嘴唇微启,虽值深秋,她只将棉被搭在腹间,袒着业己浑园的大腿,紧裹单衫的脯起伏出。林木森浑一阵燥不自地伸出手,李金凤的柔和、润韧……他感觉李金凤颤动了一下,听见一声低呤惊呼:

    



    “哥、哥……”

    



    林木森闻声一颤;李金凤虽然没有动作,睁着大眼望着他,无邪的眸子闪烁着惊惶。林木森嘴唇颤动,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慌忙回到小上。

    



    第二天,李金凤忙于家务,照常替林木森添饭;中午舅妈没回,她还给他夹了菜。羞愧使林木森一直不敢抬头,此时林木森放心了,李金凤没有怪罪他。

    



    或许李金凤还是向姆妈告了状,林木森感到舅妈看他的眼神里,添了一种疼惜神采。

    



    很少出门的徐贞女二天后又去了龙溪镇;当着林木森的面,她关照女儿晚上早点睡觉。林木森却胆怯了;他害怕李金凤无邪的眸子里闪烁着的惊惶。不出门的林木森到王兴荣家玩到半夜才回来。

    



    “知道姆妈不在家,回来这么晚!”李金凤抱怨道。

    



    林木森脸红了;有些想入非非……他搭讪道:“你还没睡?”

    



    李金凤没吭声。

    



    林木森撩起蚊帐,傻了!被窝里还露出一个脑袋,原来她把姐姐的女儿薛帅叫来作伴。一瓢凉水泼来。林木森知趣而退;他心里不平衡了,不由泛起一种被捉弄的感觉。

    



    李金凤倚在档上,不知怎地,心里泛起一种燥,慌慌地,空地。

    



    “得食猫儿强似虎,褪毛鸾凤不如鸡。”时间一长,社员对林木森的怜悯少了,同淡了;更有人感到委屈,你在台上吆五喝六神气,原来了也是“镀金龟”,劳作时嘻笑间有的风言冷语,刺得林木森无地自容。连朋友的劝慰也总伴着戏谑;说些“金凤妈,饭篮吊高点,小心‘冷饭’被偷吃了。”“猫想鱼吃,猫饿瘦了,鱼也坏了。”引得众人一片哄笑。

    



    下午,林木森取些剩饭作“水泡饭”时,王兴荣进来,故作惊呼:

    



    “金凤姆妈,木森‘偷冷饭’吃!”

    



    湖乡把未婚男女的私戏为“偷冷饭”,米已成饭,不敢端上桌,只是私下偷吃。此话常听,林木森往往淡漠一笑,懒得理,今心里很是恼火。李金凤平对此玩笑也是泰然处之;今天却反诘:

    



    “你才偷朱家‘冷饭’吃!”

    



    “她家‘饭篮’有人看守;昨天你姆妈不在,‘饭篮’可被木森取走了!”

    



    “瞎说!”李金凤横了林木森一眼,埋怨道,“天天等作好了吃,今天真勤快!”

    



    林木森心存愠怒;被李金凤责怪,不由怨恼在心。

    



    “兴荣这鬼头!”徐贞女笑着接了腔,说,“木森是自家人,家里的‘饭篮’本来就有份,什么冷饭饭,油炒水泡都随他吃,怎么不行吗?”

    



    晚上,林木森听见舅妈责备李金凤:“木森脸皮薄,你呛他干什么?”

    



    “我又没说他;我是让他帮我说话,谁知道他心亏……”

    



    “瞎说!”徐贞女拦住女儿,低声说,“他心亏什么?哪有猫不偷腥的。”

    



    “姆妈——”李金凤用被子蒙住了头。

    



    上下五千年,纠葛在文章,无论多少辛酸泪,留于他人讲。求金牌、求收藏、求推荐、求点击、求评论、求红包、求礼物,各种求,有什么要什么,都砸过来吧!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