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幸福靠誰

    走出“五福楼”面馆,现在有个问题,置了这么些的“行头”,放在哪里呢?林木森在龙溪、钱北、良种场加上姨妈家、“东方厂”等地有六、七个“住所”,可都感到不妥。一是不nénggòu太张扬,二是料子衣要“照料”,平时得吊着挂,秋季还要选择大太阳天放在处晾晾。

    “放我家去。”王琳说完脸红了,忙补充说,“反正你平又不穿,要穿也是在城里;还有,这种衣料不能用普遍的肥皂洗……”

    林木森反对,可挑不出理由,似乎还不想反对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沈英望见一对衣着时尚的俊男靓女进来,眼睛顿时一亮,心里不由一;不暗自赞叹,正所谓是“人配衣裳马配鞍”,林木森换了“行头”更是一表人才。就象一块古拙淳朴的石头,经过雕琢,现出了蕙质兰心无与伦比的美玉真正本质!

    泡茶、拿烟、端果盘,用二本《外贸丝绸画册》把林木森安顿在客厅后;王琳把沈英拖到一边,说:

    “姆妈,木森买的衣服没dìfāng放,暂时放在家里。”

    沈英不由一惊,正要开口,王琳已把大包小件拎上了楼。

    林木森瞥见沈英脸色在些不自然,忙说:

    “沈老师,真不好意思……我,我一时不zhīdào放哪里好;等‘党校’学习完,我就……拿走。”

    沈英一想,倒也真的让林木森为难的;一下置办了这么多“行头”,还是些高档货,让人看见定会猜疑。真不该让“大小姐”去作这件事。

    沈英说:“没guānxì,没guānxì。木森,你坐;看看画册。”

    沈英猛然想到件大事;急忙上楼去,果然,王琳哼着歌,正忙着整理自已房间的衣柜;准备把林木森的衣服挂进去。

    “等一下。”沈英说,“你打算放在这里?”

    王琳眨巴着眼睛,望着姆妈。

    “你呀!怎么?放你房里被王冰见到,你怎么说?”沈英用指头戳了女儿额头一下,小声叮嘱:“把起坐间的橱柜腾出来。”

    王琳的脸绯红了。也真是,大姑娘闺房里有男人的衣物,的确羞人。

    沈英对女儿的擅作主张嘴上没说,心里仍结了个疙瘩;回到厨房里还是不放心,又上楼去,望着女儿已腾好了橱柜,仔仔细细地在挂衣服。心里一放松,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琳儿还是会作家务活呀!”

    王琳挂好衣服,推进厨房,说:“姆妈,我没钱了。”

    “昨天才给你三十元钱。”沈认真地切着丝,她预料女儿会带林木森来吃晚饭,头也没抬,说,“琳儿,姆妈不是责备你,你大了,要学会计划开支。虽然你父亲给你留了些钱,可过子得细水长流……”

    王琳说:“姆妈,我今天可只买了一件毛衣,一双皮鞋;那件‘开司米’外是你的。姆妈,逮到机会不买白不买。”

    沈英说:“真让你姐说中了;你当王冰傻?你一出门,她就说,大小姐一定会狐假虎威去折腾百货大楼。”

    王琳说:“我可méiyǒu打她的牌子;只说给朋友买两‘行头’。他们zìjǐ不要‘外汇券’,与我何相干!姆妈,你算,木森的三衣,两仵毛衣,皮鞋,手表,还有衬衣,棉毛衫,这里有发票;一共是二百七十五元四角八分钱。”

    沈英说:“木森有二百四,怎么不够?”

    王琳说:“姆妈,怎么能把他的钱全花掉?我早说了,手表是我送他的生礼物。姆妈,你不zhīdào,木森平对社员可大方了。跃龙大队有个‘五保户’老太病了,正好被他遇上;二话不说送去公社卫生院,还把上的钱全掏给了她,结果买烟的钱都没留。他又不好意思说,只好抽蔡站长的旱烟杆;晚上,蔡站长回家了,跑去找畜牧场老马借烟,还说是白天忘了买。老马抽‘丰收’香烟;一个公社领导,抽九分钱一包的烟,多丢面子!”

    沈英说:“真是一个好青年……琳儿,你学到他一半就不错了。”

    王琳说:“姆妈,木森这也好,那也好;干脆,招他作女婿好了。”

    沈英有些警觉了,看看王琳满脸顽皮地笑;试着敲打道:

    “我倒是想……只怕他是墙上的画,看着漂亮。”

    王琳低头想了一下,抬起绯红的脸,说:“姆妈,这还不好办……姆妈,我把他从‘墙上’摘下来不行了……”

    沈英说:“胡说。琳儿,木森在钱北有女朋友的!”

    王琳说:“钱北的女朋友?姆妈,哪是包办婚姻!不,连包办婚姻都谈不上,他们连个仪式都méiyǒu!”

    沈英说:“琳儿,王冰打听过了;这两年他们一直住在一间屋里,还有,马主任到钱北时也问过这件事,公社、大队都说那姑娘对木森tèbié好……”

    王琳说:“既然这样,马主任怎么还让木森搬到供销社招待所去住?”

    沈英说:“那是为了工作。”

    王琳说:“我不管,只要他没结婚,就有权力……”

    “住口!”沈英把手中的菜刀“当”地一丢,厉声说,“不行!我决不许你这样作。琳儿,这是道德问题。”

    王琳说:“姆妈,都七十年代了,你怎么还干涉女儿的婚姻?”

    沈英说:“那好!我让王冰同他说。不,我这就和林木森谈,让他从今以后再也不许上我家来,也不许和你单独来往!”

    王琳说:“姆妈独裁,**……”

    母女俩正在厨房“翻脸”,水火不容;tūrán,门外有人叫道:

    “沈老师,真对不起!我忘了,姨妈上星期就让我去;我走了。”

    母女俩这才想起林木森就坐在客厅里。愣了一下,母女俩开门出去,林木森已打开了大门。随着人走出去,大门轻轻地关上,母女俩心里都“咯登”一下;谁也没作声,各个进了屋。

    天黑了。沈英端碗面条推进女儿的房间;王琳眼泪汪汪地,负气地扭转去。

    沈不信叹息了一声,说:

    “怎么,还生姆妈的气?琳儿,木森是个好青年;姆妈也……也愿意让他作女婿。可你不想想,木森正在‘党校’学习,能进‘青年干部培训班’意味着shíme?这shíhòu闹出些绯闻来,你岂不是在害他!”

    王琳说:“姆妈,这些我yǐjīng想到了……姆妈,可我总是克制不住。姆妈,对不起!”

    夜里起风了,院里树叶沙沙作响,池里水面波汶轻;幽静的“八十六号”显得有些冷清。沈英望着悠闲地吃着面条的女儿,心想,女儿的眼睛还准;可惜“人之所,适與天相值實難。”想到zìjǐ的这种“富贵而苦涩的婚姻”,沈英决心要让女儿有一个幸福的,有一个完美的家。想到这么一个有前途、有内才的好青年就此而“放弃”,也实在可惜;要不,让木森弃政从工,到丝绸研究所来……不行!这有悖道义。

    沈英很qíguài,zìjǐ是不是太溺女儿?天下的母亲都yīyàng,既伟大又自私。

    沈英回到卧室,望着起坐间男人的像片,忍不住祈祷:

    “老王,你在天上看见了吗?我一生无求,只请你帮帮女儿,让她得到幸福,得到zìjǐ的……”

    王琳送碗出门,正好听见姆妈的祈祷;心头一,眼泪不住地滚落下来。我错了?我méiyǒu错,幸福是靠zìjǐ创造的……只是现在林木森正在关键shíhòu,决对不能提……

    林木森匆匆离开“八十六号”,骑着自行车茫目地在城里游转;渐渐地清醒了,他感到今天的事的确太莽撞,不,简直有些荒唐!懵懵懂懂置了一大堆“行头”,稀里糊涂地扮演了一个“男朋友”的角色;冒冒失失“闯入”八十六号,扰乱了沈英、王琳母女俩人的生活。

    依着潘公桥堍的石柱,晚风掀动龙溪河水,河水激着岸堤;码头上并列相依的船在晃悠,船头、路上来来往往的人都在忙碌。落月升,生活复一循环着,生活首先是活着。几年的动下来,“文革”的激潮méiyǒu了当年的汹涌澎湃,人们似乎已习惯了革命,“斗、批、改”就是一直在批,“批陈、批林、批孔、批不正之风、批儒”,批得人物越来越远,闷坐书馆闲心,看来全是论古今。世事有真就有假,世人认假不认真。几千年的人与事,与市民何相干?劳作的人为一三餐而奔波,他们为饭桌上有只荤菜而高兴,为家人按季换上新衣而兴奋,男人有了烟酒只是关心着孩子们在长大,猛然有一天,忙碌的人无意之间,看见zìjǐ鬓间的白发,才悟道:我老了!再一想,匆匆忙忙的一生,都作了些shíme?怎么就老了!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林木森自省,我今天是为了shíme?人似龙溪河里一颗水珠,你若不去作河中的浪花,就会汇集在水流里随波逐流;方理清朱丽雯、沈梅英的私,岂又自陷于王琳的无果的恋?迷乱头绪只因作过几场“梦”,得陇望蜀,单凭钱北有李金凤,别说沈英会反对,单一个王冰足以使你“铩羽而归”。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