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自己隊伍

    林木森回到“东方厂”,刚拐过场,恍惚看见竹园里有个人。进宿舍,张大发蹑手蹑脚地跟了进来;他大气不出,进门蹲在墙脚,胖乎乎的躯蜷缩着象只“皮球”,眯缝着眼滴溜溜地望着林木森。

    “怎么啦?”林木森想到在张家浒见到从王家浜逃回的张大发,哪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说,“张队长,怎么回事?萎靡不振地,这可不是你的作为!”

    张大发哭丧着脸说:“谢谢!林主任,你救了我二回;我……我差点无颜见江东父老!”

    林木森说:“行了,起来坐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你这付样子,我看着更难受!”

    张大发咧开嘴笑,可笑得比哭还难看。

    林木森zhidào他这回是真的触动“灵魂”了,心想,这正是折服张大发的时机。林木森递了一支烟给张大发,说:

    “大发哥,不是我说你戆!你用脚趾头想想,挖到‘黄金墙’这种事,能瞒得住人吗?事传开去,三人言而成虎。你说得清吗?你挖到铜板别人会说你挖到银元,挖到银元别人会说你挖到元宝,挖到元宝别人会说你挖到金砖,会说你挖到金菩萨,整个湖兴都会闹翻天。算了,这件事闹心!不说这些。大发哥,队里怎样?”

    张大发说:“林主任,不,不!陆主任的话不错,你可真是小老大!小老大,大家可信服你了!都说差点贪小失大,要是这回不是你制止,真的丟了‘东方厂’工程,回家就得戴罗宋帽出门了。大丰的几个人都哭了,跃龙的阿厚、阿志二人也真混,阿厚还是个‘泥工领班’;干活麻利,平认真,就分了十八块银元,连公安局的都不相信……小老大,阿厚的手艺还真不错,几个领班就他的工程干得快……”

    林木森zhidào张大发有些舍不得,工程这么紧,象阿厚这样领班的确是技术骨干,可林木森的择人标准已变了。林木森认真地说:

    “大发哥,这件事闹得太大,连马主任、方shuji、公安局都惊动了,处理决定又是公安局定的调,肯定是méiyou商量余地。阿厚的手艺再不错,我也相信他们今后也不会犯,事到如今就当是诸葛亮浑泪宰马谡。不然,大丰人会不服!”

    张大发说:“小老大,浪子回头金不换……”

    林木森得理不饶人,乘机发挥,说:

    “大发哥,这里并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ruguo我们只是眼下这点工程,凭大发哥一句话,我能不给面子?我们是要在‘省五建’扎下根,是要在湖兴扎下根,有些事就不能心慈手软!大发哥,这里面暴露了一个问题;大丰的徐武林还有二个人能舍下九十三块银元,阿厚、阿志为shime舍不下这十八块银元?因为他们是徐财旺的‘耍伴’;他们讲江湖义气,讲兄弟义。我不是耸人听闻,这种现状在工程队可以说是一种潜在的危险;作手艺,拜师傅,出师伴作,师兄弟结帮;结‘耍伴’,讲小兄弟义,结成小团体。在工地上认亲结友,拉帮结派,会导致相互不服气,进而会为些小事争执扯皮,甚至打架。本来,工程队的工作shijiān长了,每的工作不同,十个指头有长短,派工派活有疏忽,大家嘴上不说,心里相互会比,拿ziji长处比别人短处,拿别人得便宜的事比ziji吃亏的事,都会认为ziji吃亏;久了,心会散。大发哥,要想个办法让工程队跨大队组合。tèbié是泥工班子……大发哥,带工程队如同带兵,纪律要严;要带出ziji的队伍来,有些事,以后再说吧。”

    张大发zhidào林木森累了,想退下;又忍不住,说:

    “还有,小老大,给公社领导发‘补贴’,这事是我的错……马主任、沈shuji批评你……”

    林木森也想到这件大事,说:

    “你不说我还忘了。‘补贴’的事,沈shuji他们首先对你表示感谢;沈shuji带了这么一句话,‘你同张大发能处理的事,为shime要让徐财旺来作?任何shihou都要记住,作shime事都内外有别。’大发哥,幸亏沈shuji点明了这件事,给了我一百八十元钱;要不今天真的会被徐财旺咬住,被马主任zhidào了,就真不知怎样收场了!”

    张大发说:“就是,要不他们真让我给害了。小老大,有沈shuji这句内外有别,我张大发知足了!”

    林木森说:“大发哥,我们是好心办了错事。我想,既然是好心,就问心无愧,事还得办!”

    张大发激动了,脯一拍,说:

    “小老大,只要你信得过我,这事我负责!”

    “大发哥,你今天回去一趟。先去公社,作个检查;出了事,主动些好。把一百八十元带上,shime话也不说,交给沈shuji便是。还有,大发哥,大丰只留下了徐武林三个人,你同刘支书解释一下。”林木森想了一下,说,“让他们暂时不要来人;说是让事冷一下再说。正好也把刘支书的傲气压一压,对开展‘社教运动’有好处!”

    张大发应了一声,起便走;被林木森叫住了。

    “把粽子带回去;给嫂子、侄儿们尝尝。”

    “他妈的!公安局真大方,出手就是二十只。我拿四只就够了。”

    林木森说:“都拿去吧。大发哥,有多帮忙给我桂香姐送二只,财旺、桑旺的事,我真不zhidào怎样对她说;桂香姐对我有恩,当年我蒙冤,桂香姐待我胜过她兄妹,现在桂香姐又有孕在,万一……这样,大发哥,你先找张玲,让她同你一起去说比较方便。还有,你堂弟媳应该已生孩子了;粽子有多,送二只给她也尝尝。大发哥,我总想着她着大肚子在狭窄的屋里转,多善良的人;张副主任把屋借给别人住,她毫无怨言……”

    “小老大,有你这句话,我堂弟媳就会mǎnyi了!”林木森一番话,张大发深受感触,声音都有些发颤,说,“我叔的眼光真准!好,我把粽子分分,替你带给她们。”

    张大发前脚走,王大明就进来了。

    王大明说:“真想不到,徐财旺财迷心窍,胆大包天;林主任,富贵哥同我说时,我还不相信……”

    林木森拦住他的话,说:“好了。大明,这又不是shime光彩的事;最好让人早些忘了。‘混凝土工程’顺利吗?”

    “应该还行吧。”王大明嘴上谦虚,满脸是得意的笑。

    林木森问:“怎么样还行?”

    王大明说:“我们星期二开的工,蒋主任叫人来‘上课’,讲shime安全、质量;耽误了半天,完成了他们一天半的工程量。星期三的工程量是他们两个队的一倍。星期四,薛志勇说,用‘赶水法’,就是在一个角落先施工,成斜面向前铺;把渗水赶拢抽得也快,还不影响施工。就二天,我们连他们的工程也全作了!蒋主任高兴不得了,让他们食堂送来一腿猪,有七八斤哩!还让我们星期六歇工半天。蒋主任还和肖shuji商量了,明天给我们‘混凝土工程队’每人发工作服,还要发毛巾、肥皂。还有,每人增加了一元五角的‘洗澡费’;说是不好发‘加班工资’,就按任务量折了一下,发了‘夜餐票’;我们准备这两天中午不开伙,全到工区食堂去吃,二张‘夜餐票’可打半斤饭,一荤二素,喝汤不要钱……”

    林木森也笑了,说:“不错!可惜不能发‘加班工资’,收入少了。”

    “不会少。”王大明笑着说,“蒋主任和张队长商量了,拨出些挖基础的工程给我们单独干;由张队长出面去结算,再把钱给我们。这样,我们下班后再去加班;还有,那些师傅和些正式工也偷偷地来参加,林主任,别看他们上班时吊儿郎当地,加班时干得不比我们差!”

    林木森想到了老吴、沈荣根他们,感叹道:

    “干多干少工资都yiyàng,谁会出力流汗?大明,我们在队里,几十上百人一起出工,偷懒耍的不也有?菜卖了吗?”

    王大明说:“我让兴荣他们直接给‘菜贩子’了;留了百多斤,按‘收购价’买给了食堂。林主任,zhidào是谁收的菜吗?”

    “是我认识的吗?”林木森从王大明的神秘笑中想到了,说,“肖俊文。”

    王大明qiguài地问:“你怎么zhidào?”

    “他一个人吗?”林木森又问,“陈革明没和他一起吗?”

    王大明说:“不zhidào。兴荣他们只说肖俊文在‘收菜’;zhidào兴荣他们在‘东方厂’,想tongguo他们给‘工地’送菜。兴荣他们说,ziji食堂不缺菜;工区食堂有采购员。”

    林木森说:“这倒是实话。”

    王大明说:“木森,我请你吃饭去。我们的食堂中午不开餐,兴荣他们帮富贵哥运椽子去了;我们吃羊去。”

    林木森说:“算了。没睡好,想补个觉。大明,你也该存些钱,干shime?娶娘子呀!”

    王大明说:“林主任,我可méiyou你的福气;钱北有几个象金凤这样服伺男人的?吃饭都盯你的碗看,生怕你没吃好。”

    林木森想想也真是;笑了。

    王大明说:“林主任,你打算几时砌屋?阿三叔说要砌‘三开间三进二披厢’的宅院;还说,不砌好屋不让你和金凤‘圆房’,木森,你舅舅是‘招女婿’,怎么要你砌屋?你……你,你休息,我走了。”

    王大明见林木森的脸色沉下来,zhidào说过头了;慌忙走了。

    可,这下林木森睡不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