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6 家庭聚會

    “说得好!木森。”

    马天民说着大步走向林木森,与他紧紧地握手,转对王冰说:

    “王主任,怎么样?林木森的政治思想教育报告,是不是称得上是言简意赅,有理有节,生动活泼。你是‘老政工’,这种‘政工水平’怎么样?”

    王冰笑着说:“林木森是马主任百里挑一的学生,‘政工水平’会差吗?”

    马天民哈哈大笑,说:

    “陈shuji才是伯乐;我是下手快,抢了这匹‘千里马’!”

    林木森的脸红了,忙说:

    “马主任,我先向你作检查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发生这种事,是我没带好队伍;还有,擅自给公社领导发‘补贴’;请领导处分我!”

    “发‘补贴’的事,老沈已向我说了。由于钱是交到家属手上,事过了几天才发现,无形中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为此,老沈和宏铭都向县委作了检查。”马天民严肃地说,“林木森,这件事,我得批评你!不管是不是你的主意,也不管是出于shime目的;经济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我希望、也相信你今后不会再犯!”

    “是。”林木森转对“省五建”的方shuji说,“方shuji,对不起!发生这种事,辜负了你们的信任;请你们相信我们,跌跤爬起来会走得更稳!方shuji,请给我们一个改正的机会!”

    王冰一听,很是激动。也说:“方shuji,龙溪建工队是我推荐的,我也有责任;我先作个检讨,再讨个‘人’。林主任说得好,‘跌跤爬起来会走得更稳’;怎样?给他们一个改正的机会!”

    马天民也乐呵呵地说:

    “方shuji,你和王主任是省属企业的领导,这次你们给了龙溪公社很大的支援;我去龙溪实地看了,嘿!林木森不亏是搞规划的,‘渔民新村’建得很不错,做到了物尽其用。你和王主任有空去考查一下,简直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样板’。方shuji,王主任都开了口,我代表difāng政府替木森和龙溪建工队作个担保,保证今后不会再出差错!”

    方shuji连忙摆着双手,说:

    “打住,打住。就凭林主任说的‘跌跤爬起来会走得更稳’,我相信龙溪建工队会工作得更好;就凭马主任所说‘渔民新村’做到了‘物尽其用’,更坚定了‘省五建’与龙溪建工队合作的信心!这样,大家都起了个早,听了林主任的‘政工报告’;这里的事由公安部门处理,我请大家吃早点。林主任,‘同楼’的粽子;怎么样?”

    林木森一听,脸又红了,忙说:

    “我请我请。正好借个机会,请茶陪礼!”

    马天民gǎnjiào他俩话中有话;说:

    “方shuji,这里好象有些故事?说来听听。”

    方shuji便把林木森请“二工区”肖shuji、蒋主任去“同楼”吃粽子的事说了一遍;又说:“林主任这请客方式深得我们公司‘半边天’的欢迎;tèbié是我家的当家娘子。公司有人为这还起了个名,称为‘家庭式聚会’。”

    王冰说:“家庭式聚会,好,这种请客方式好!即温馨,还少了许多后遗症;老陈每次去参加‘茶话会’,回家总是让我忙一阵。”

    马天民哈哈大笑,说:

    “好,好。我们今天也来‘家庭式聚会’。”

    公安局周局长领着城西公安分局王局长过来,汇报了案

    原来徐财旺发现了“黄金墙”后,一番思索后,立刻改变了工作计划,他借口弹药库砖墙结实,不好启砖,让作业人员转到别的场地。而后又安排大丰大队的人接替了弹药库的屋面拆除;同时催促张大发给公社领导发“补贴”,亲自送钱,以备出现问题有人“保护”。徐财旺一直顾及林木森,得知林木森、王大明和王富贵等人周六回钱北的消息;昨天下午,徐桑旺以“进城卖菜”顺便来看哥哥的借口,把条小船泊在竹林。(兄弟俩作梦也没想到,王富贵就领着人“潜伏”在林木森的宿舍里)徐财旺籍口连干得太累,把晚班安排在码头上清理材料。人都到了龙溪河边后,俩兄弟从墙顶打开夹层,盗取了“聚宝盆”和二百块银元。可徐桑旺回到了船上时,当场被擒。由于“聚宝盆”内有四根金条、八只银元宝;涉及金额“巨大”,徐财旺、徐桑旺将依法惩处。其他未交银元的七个人,收缴回银元外,城西公安分局同意龙溪建工队的处理意见,立即辞退。

    “同楼”的早餐很丰富,除了粽子,甜的有杏仁饼、核桃酥、酪酥,咸的有馅松糕、猪油软糕,油炸的有三丝舂卷、焦皮酥,蒸的有三鲜水晶饺、薄皮汤包……林林总总,林木森望着墙壁上的点心品种价目表,眼花瞭乱,无处着手。公安局周局长见他满脸茫然,笑了;说:

    “这里不是你的事;木森,进去坐,有人会安排。”

    林木森进了包间,正要客两句。方shuji一摆手,说:

    “坐下。木森,食不谈事。现在安安静静吃早点。”

    马天民笑着说:“对,对。这时还扯工作,就不是‘家庭式聚会’了。”

    王冰说:“忙了一夜,木森,辛苦了!”

    林木森对王冰的话,很受用;心里腾起一股温,他turán觉得王冰严肃的面庞下,有着很细腻的女人温柔。

    很快,服务员送上了三鲜水晶蒸饺、三丝卷、馅松糕和粽子。

    “同楼”粽子伏天存放一周不馊,冬季半月不变质,号称浙北状元粽。水有源头木有根。“同楼”粽子脍炙人口,主要地居江南富饶,能供优良作料,位于鱼米州府,赖其制作精细。“同楼”粽子分为咸、甜两种;粽子制作选料认真。糯米要粒粒相似,颗颗饱满壮实,口感tèbié绵密软嫩的圆糯米。鲜咸粽选的五花,剔除不好的肥油再经过腌浸,每只用肥瘦各一片作馅,首尾均有馅心,圆糯米浸泡上等酱油。甜粽用的赤豆,必用“大红袍”,猪油用上好的肥猪板油。最难得的是豆沙是“洗沙”――赤豆煮烂去壳,再加糖、熟猪油、渗入自制的玫瑰露炒至乌黑晶亮有劲;蒸熟,猪油融入豆沙,这种赤豆沙吃到口,香、润、细、滑。裹粽的箬叶是清香扑鼻的徽州伏箬,泡上半,以大量清水一张一张人工刷洗。裹粽用力不松不紧,粽子四角密缝,外形括修长;捆扎用彩线,咸蓝甜红,打结美观。煮粽时火候恰到好处,待水滚以后才落粽子,水要浸过粽面,待重新滚起以后再用旺火煮三个小时zuoyou,便以平火焖煮。煮粽子的水一次加好,烧煮guog中不添生水。

    端上的粽子已剥去粽叶,一甜一咸,放在盘子;鲜咸粽呈酱huángsè,质鲜嫩,油光闪亮。甜粽米白糯软,乌黑发亮油晶晶的洗沙;还夹有一种玫瑰香。店里剥去粽叶,是为了客人(tèbié是要让领导保持端装文雅仪表)不“脏手”,可以用筷子斯斯文文地夹着吃;虽然不定量,大家都埋头苦干起来。

    林木森感到méiyouziji动手吃得痛快。品美食应处于原生态的状况之中。你试试,腾腾的粽子端上,粽香喷鼻,即可令人手指动,你急不可待打开粽叶,深深吸一口粽叶香味,令人食大开,再细细品尝夹杂着粽叶香、糯而不粘的糯米口感,一口咬下,糯米香掺着五花,油而不腻;甜粽味蜜而糯,味鲜而香。整个心揉合在原汁原味的米香、香、洗沙甜、粽叶香中,心里立刻会涌出一种甜美舒适感来,这才叫作幸福!

    早餐最后是由城西公安分局“请客”。其一,“同楼”属于城西公安分局辖区,领导外出就餐,公安部门必须作好安全保卫工作;王分局长自然要派人出面打招呼,安排包间、茶点等事宜。第二,能与地委shuji夫人、县革委会主任、“省五建”的方shuji、顶头上司周局长等人吃饭,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花钱能报销,“人”买不到!关健是第三条,办理经济大案,最终处理公安局多少也得到些“工作补贴”;城西公安分局是获利者,自然应尽“地主之谊”。

    林木森捱到最后,到柜台去付钱时;王分局长爽朗笑道:

    “你同我客气shime?宝林说得没错,你的前程不会比王宏铭差。怎么?木森,你不认识我。我叫王石头,家里原来也是钱北街的,后来阿爸到公社粮库才搬到龙溪镇上的,我妹妹嫁在钱北的李忠良……”

    林木森想起薛天康说的“离开‘困龙’,儿子‘死而复生’”的王阿金;不住笑了。他感到有些失礼,忙掩饰说:

    “你是秋菊嫂子的哥哥!真对不起!今天辛苦你们了。”

    王石头说:“shime话?这是我们的职责。”

    林木森说:“王、王局长,想求你件事!”

    王石头抬手制止林木森的话,很爽气地说:

    “等等。首先,称呼要改,宝林叫我王哥;你是他兄弟,也叫我王哥。第二,有事说事;不许说求,说求就不要说事。”

    林木森说:“好,我有话直说。王哥,徐财旺也是见钱眼开;能不能法外开恩,从轻处理?”

    王石头说:“我妹妹说得不错,木森兄弟真是个仁义人。兄弟,今早的事可是马主任亲自布置的;事虽然不算大,但这规模、这阵势可不小。兄弟,实话告诉你,今早的事是有人先报告了马主任,其实,我们早就到了。马主任布置我们全面包围,一网打尽,再憎别首恶。我们等在门外,听见你在劝说大家;马主任有意让你说完,才让我们行动。ruguo徐财旺不‘咬’出‘补贴’的事,kěnéng还好办。木森兄弟,马主任是‘军人出’;最忌讳‘经济问题’。”

    林木森想了一下,递上一支烟,说:“王哥,我说求是有原因的。说实话,徐财旺的姐姐对我有恩;徐财旺走到这步,一是财迷心窍,二来,很kěnéng是认为我会庇护着他……王哥,实在不行就变通一下,二保一,怎样?”

    王石头沈吟片刻,说:“二保一。兄弟,保谁?”

    林木森说:“保徐财旺吧。他是‘上门女婿’,有老有小,子难过……”

    王分局长没作声,抽完香烟,把二十只粽子放在林木森面前;说声“有空来玩”,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