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社教工作

    沈心田看完《报告》,抬头看看林木森;林木森的眼睛布有红丝,目光仍深沉、挚着,浓重的眉却掩饰不住惶惑、忧怵,不时地颤抖二下。

    “昨晚没睡觉吧?”沈心田痛惜地说,“下午……没时间了。唉,木森,你这个‘拼命三郎’……”

    林木森昨晚从“八十六号”出来,连夜回到龙溪;他记得沈心田在卫生院的那句话,“十月二,必须振作精神来上班!”

    “我睡了……。”林木森知道瞒不过沈心田,笑了一下。

    “王主任看了吗?”沈心田又问,“怎么就是《报告》,连标题也没有?”

    林木森说:“王主任正在看;标题,我想来想去不好写,就干脆不写。”

    “干脆不写好!”王宏铭说着走了进来,说,“沈书记,你说呢?”

    沈心田笑了笑,说:“也对!只要《报告》了,认真去落实;有些工作还真不需要喊口号。”

    王宏铭问:“要不要开个‘常委会’?”

    “方案你我都同意,事常委们也都知道;《报告》连标题都没有,又涉及经济分配,一讨论就要一天,回头同他们通通气算了。”沈心田说,“木森,根据《省、地革委会进行‘农村社教运动’的通知》精神,‘农业培训班’已暂时‘休学’;你的工作也有变动,具体况宏铭谈。”

    王宏铭很严肃地说:“木森,根据县委、县革委的指示,这次‘农村社教’的‘运动重点’是生产大队,公社的工作是指导。县里派来了‘工作组’,一共四位同志;组长是王新宇同志,‘县工作组’已定公社在‘钱北片’设点。根据‘县工作组’的工作安排;三十下午,公社党委、革委开了会,决定由公社党委、革委的部分常委、委员组成三个‘工作组’,到各片去蹲点;在‘县工作组’的领导下,指导各片的‘农村社教运动’。‘钱北片’由刘副书记挂帅,‘龙溪片’是张汉领队,‘大丰片’组长是你。给你配了四个人,副组长是杨兴,组员有赵小龙、张玲和王琳。木森,三个工作组长,你最年青,工作经验也少;沈书记给你请了名顾问,蔡阿田。你看还有什么要求?”

    到“大丰片”去搞“社教”,张玲昨晚就暗示过;让他领队,林木森没有料到。他把“工作组”的人员逐个一想,深感到公社两位领导的袒护,很是激奋,说:

    “谢谢组织对我的信任!请领导放心,有蔡站长、杨场长‘把关’,赵小龙‘护航’,张玲协助,‘大丰片’的‘农村社教运动’工作决不会拖公社的后腿!只是王琳……”

    王宏铭和沈心田俩人对视一眼,会心地一笑;王宏铭说:

    “怎么?你要人家的‘建材’,还派人去挣钱;就不愿意接受一个人?放心!是王主任自己提出把妹妹放在你这组的。”

    沈心田说:“木森,王琳是气点,但工作高;让她下去锻炼锻炼,再说不还有张玲嘛!你打算让谁带队去城里?”

    林木森说:“张大发。他好动,闲职在家,对张水旺开展工作不利;再说他去城里,对渔业大队的社员也有个好交代。”

    沈心田沉思片刻,点点头;说:“好吧!‘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木森,这句话,对你行,对他不行;再从大丰或良种场调个人去作副手。木森,宏铭把夫人都送去了‘大丰片’,你就大胆的工作!但是,有一个原则,除了‘大丰片’的事,别的地方你不能插手。”

    林木森回到茧站,“大丰片工作组”的成员已等在哪里。

    蔡阿田、杨兴首先表态,众人立刻附应,一句话:服从指挥,全力以赴!林木森心里乎乎地。

    “大丰片”有大丰、永丰、跃龙、渔业四个大队及良种场五个单位。不谈良种场,大丰大队最强,说强,一是地方强,田是田,地是地,百多个浅漾,大的十二三亩,小的二三亩,种植雪藕饱满爽脆。二是人强,心齐;大队刘支书在大丰扛了十三四年旗,咳一声,全大队无人不上前。而跃龙大队正相反,跃龙的区域原是与跃龙湖相邻的一片水洼漾,人多田少。五八年,当时的大队党支书许阿多领着围垦,田增加了六百多亩,敲锣打鼓地报喜,许阿多升作了公社副主任。问题出来了,六百多亩大多成了淤泥田,看上去好好的,人下去有些地方淤泥齐腰深,连田埂都做不了。说是地下积水太旺,开深沟沥水、往田里担土。折腾了三年,挑尽了附近的地,况没改变多少,却要交公粮了。每年划着采菱桶插秧,有的田亩收的粮食还不够上交公粮额。这六百多亩还是县里的“农改功绩”,又不能改作他用,只得年年往田里担土,最后连桑园都挖了十几亩。永丰大队比大丰不足,比跃龙有余。渔业大队的关键是“渔民上岸”。不过,穷则思变,“大丰片”里跃龙大队的政治风气最浓。

    林木森谈了工作设想,很简单;国富民强。壮大集体经济,解除社员后顾之忧,“社教运动”诸多问题可以迎刃而解。林木森的理论依据是人民公社的“一大二公”;他的“蓝本”是公社良种场的“集体农场经济体”,他的实践范典是钱北大队的养鸡场和太湖大队的芦蓆场。林木森很自信,因为他手中有《龙溪公社革委会与‘东方厂筹委会’、‘省五建二工区’拆除旧建筑的‘劳务合同’》。他解释《拆除旧建筑的‘劳务合同’》;根据《合同》,龙溪公社“大丰片”派出人员四十八人,组成“龙溪公社民工队”,“负责‘东方厂’区域内的拆除工作,拆除的建筑垃圾(砖瓦木料)必须清离厂区”。“民工队除二名管理人员(月工资三十八元}二名食堂炊事员(月工资三十元},其他人员每月工资三十七元”。

    林木森说:“这是一条路,借‘社教运动’的东风,走壮大集体经济的路!以建好‘渔业新村’为开展工作的突破点。渔业大队底子薄,但社员集体的思想基础好;渔业大队就象张‘白纸’,社员就象‘纯洁的颜料’,我们可以在这张白纸上,调配好色彩,写最好的文章,画最美的图画!”

    大家听了林木森的工作设想,更是信心百倍。

    经商议,为了不增加大队的麻烦,“大丰片工作组”驻公社良种场办公。这样林木森、杨兴不需动,给蔡阿田和赵小龙,张玲和王琳安排两间宿舍就行;何况,良种场有食堂,蚕桑分场还有“生活物质”能借用。

    下午,“大丰片”的大丰、永丰、跃龙、渔业四个大队及良种场的支书、主任到“工作组”开会。支书、主任们有些忐忑不安,当看到张大发跟在林木森后进来,更是面面相觑,新官上任三把火!怕是杀鸡给猴看,凶多吉少了。

    林木森淡淡地一笑,说:“这次‘农村社教运动’,生产大队是重点,你们各位是‘主力’;作为‘大丰片工作组’的工作说是指导,应该只是参谋,也就出个点子,编个计划。今天请大家来,二件事。一是见个面,大家相互认识,开展工作也方便;或许大家都认识我,不好意思的是我还不认识大家。二是向大家借人;大家或许也知道了,在地、县领导的关怀下,公社与‘东方厂’签了份‘劳务合同’;这里还有王琳和张玲二位女同志的功劳。签了‘劳务合同’,就要履行;外出的‘劳力’,请各大队帮忙解决-下。”

    外出“劳务”,这是“一等一”的好事;林木森说得象求助一样,各大队小心翼翼地表态支持。既然支持,林木森便让大丰、永丰、跃龙、渔业四个大队各出“劳力”八人,良种场为六人。以上三十八人组成拆除队;渔业大队另派二条船、六个人负责运输。另外,二名炊事人员由良种场派。接着林木森介绍了“合同”内容后,各大队的支书、主任都笑容满面,大声表态支持。

    林木森说:“大家既然支持,我代表公社先说明一些事。首先要端正态度,履行‘劳务合同’,主要是解决‘渔民上岸’;这是‘大丰片’更好地开展‘农村社教运动’,体现社会主义优越和壮大集体经济的一个契机,大家必须、也应该清楚这一点。

    “第二,拆除与清除建筑垃圾必须同时进行,建筑垃圾将由‘大丰片’负责‘消化’,以渔业大队为主,负责百分之七十五,其它三个大队各为七,良种场为百分之四。建筑垃圾原则上由各大队自行处理,除了渔业大队,必须作到三条。一是先集体后个人,先维修、或建造生产队的蚕房、仓库。二,全大队的社员自愿报名,以无房户、无砖瓦房户、修房户、扩建房户的类型分开,依次抽签轮序;所有材料不许转让,严私下买卖,如有类似况,一律没收!

    “第三,所有材料参照市场价的-半收费;所有收入上交公社百分之四十,交‘工程队’百分之二十,大队百分之三十,生产队百分之十。此款除作管理费开支,只能用于发展集体经济。根据‘省五建二工区’的《‘劳资’管理制度》,民工的工资为每月三十七元;其中百分之十五为管理费,就是五元五角五分;生活补助为百分之三十,就是十一元一角;其它部分买工分,这一块由各大队和所派‘劳力’生产队自行商量。食堂炊事员是女同志,月工资三十元;参照以上执行。民工队设二名管理人员,公社委派张大发同志为‘民工队’队长,副队长将由良种场或大丰大队推举一人担任。以上条款没有商量,给大家二个小时考虑。同意就到张玲那签合同,不同意决不勉强!”

    林木森话刚落音,早按捺不住的大队干部都拍手雀跃,纷纷表态,“服从‘工作组’安排;回去抓紧落实‘劳力’,同时认真进行‘农村社教运动’”。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