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公開交易

    刘水根因病进了城,他是干革命时留下的“老病根”,风餐露宿、含辛茹苦,积劳成疾,是荣誉,谁也不好说。王新宇和沈心田、王宏铭商议后,决定由陆宝林来配合“工作组”的工作。

    陆宝林不亏是“老治保”,对“治保”工作很有经验;他一看匿名信,马上指出检举信是别有用心——是想“转移阶级斗争的目标,破坏龙溪公社的大好革命形势。”

    陆宝林蒲扇大的巴掌敲得桌子“咚、咚”地响,他忿忿地说:

    “王部长,这个写信人肯定是他姆妈的一个‘下台’的‘走资派’,他伙同于薛长寿这些不耻于人类的臭狗屎,暗中结伙。王部长,**一再教导我们,阶级敌人心不死;要警惕我们边的赫鲁晓夫。龙溪同全国的革命形势一样,表面风平浪静,实际上被打倒的‘走资派’一直在暗中活动。前几天,跃龙大队就有人为畏罪自杀的富农崽鸣冤叫屈,叫嚣要追查富农媳妇英花畏罪自杀的死因。想借机整垮大队革委会,我带‘治安大队’前去调查,果然是原大队副大队长这龟孙子在捣鬼。他姆妈的!这些人就象甲鱼,运动来了,脑袋就象*一样缩进壳里。一有风吹草动,*头就伸出来,见什么就咬,还咬着不松口。王部长,这些人包藏祸心,唯恐天下不乱;形‘左’实右,这一回见我们破获了‘九.二二’,抓住了他们的代言人王建民,挫败了他们复辟资本主义的谋,就故意夸大粮食的数量,公然捏造‘公社党委、革委会利用清查盗取粮食’,把矛头直接指向革命政权,企图搅乱民心,引起混乱,其用心何此歹毒;他姆妈的!这些王八蛋、败类时刻想搞‘复辟’,他们为了破坏大好革命形势,挑拨县领导对公社干部的不信任,离间龙溪革命干部的团结,搅乱民心,制造混乱,岂图达到他们篡夺政权的狼子野心!”

    陆宝林说得证证有词,“县工作组”对他的话只信一半,陆宝林又介绍了晚上复查粮食的况,说:

    “虽然复查粮食是蔡阿田领着干的,保卫工作是老子亲自抓的。茧站周围二里地由治安大队‘戒严’,挑粮的全是被关的人。王部长,偷粮的人难道是老鼠精,会钻墙打洞?”

    陆宝林还让赵洪权来说明况,澄清事实。虽然赵洪权哼哼哈哈、不不愿地,但基本上还是赞同陆宝林的说法。他俩是“九.二二专案”的功臣,最有发言权。“工作组”意见开始有了分歧,王新宇不得不改变调查方向。

    王新宇从多方面寻找写信人,无果。于是,“匿名信”揭发的材料便查无实据;于林公社的“薯干协查报告”证实了酒厂委托钱北供销社“调拨”薯干,但对于王建华从中取薯干換木材给予了坚决否认;又是一个查无实据。找不到写匿名信的人,“复查”工作一时无处着手,“工作组”内部分歧还公开化了,王新宇感到压力很大。

    首先是兰云态度大变,兰云陪王琳到渔业大队“替母亲买鱼”回转后,绪也变压抑了;她找沈心田、王宏铭、张汉、林木森与张大发等人了解了一些况,因偶感不适,请假回城休息去了。

    接着徐文也开始“压抑”了,徐文想不通,以他的“份”竟然安排不好兄弟的工作;他对张国庆说:“农民的小农意思太严重,不就是‘大联合’时的陈年芝麻事,值得这样计较吗?难怪**说,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

    张国庆也还是个“备案干部”,拖着一条农民的“尾巴”。一听徐文的话,不高兴了。心想,烂泥糊不上墙,龙溪比不上湖兴,照样闹。说:

    “徐文,你兄弟可是个人物!为了他,我可是连张汉都得罪了。农桑口是没戏了,现在就看陆胖子怎样了?别皱眉头,陆胖子虽然是个戆胚,但他心直口快,与你兄弟相同。常言道,人心换人心,五两换半斤。当年,陆胖子一下搭上了筋,把林木森捧在手心象个宝贝护着。让你兄弟多走动,多摸顺毛,他就吃这!”

    徐文想想也是,乘他对“匿名信”的看法得到陆宝林的肯定,态度大变;只要陆宝林开口,立刻支持。

    王新宇正苦思方案时,二十六,“北山”来人了。

    由所辖的地委副书记亲自带队,开来了四辆小车,灰色的“吉姆”、褐色的“伏尔加”、草绿色吉普。江苏的工业比浙江强,公社都配备上了吉普车。平不觉得,今天四辆小车齐崭崭停在县革委会院子里,真让人眼睛一亮。

    江苏来人领队是地委副书记,前来拜会湖兴县革委会。陈绍泉接到马天民的电话,决定亲自会见。国人注重礼仪,君子之谦。江苏来人级别高,态度端正,对事件很慎重。陈绍泉、马天民坦诚相待,与江苏客人商榷后,通知沈心田、王宏铭和陆宝林去县革委会开会。同时,通知王新宇带“县工作组”返回湖兴,汇报工作。

    下午,王宏铭、陆宝林陪同北山公社革委会主任和北山西港大队党支部书记老董等人来到了龙溪公社。

    根据两地领导的商榷;“九.二二专案”案核实与处理如下:

    北山公社西港大队原革委会主任邓光明假借灾荒,获取龙溪公社太湖大队原党支部书记王建民的同;两人跨省勾结,于一九七二年九月二十二,邓光明以三船木料换取王建民四船粮食。在交易开始前,被龙溪公社“治保会”当场捉获。虽然本次交易未成功,但他们的非法行为已严重地破坏了国家的“双统”政策,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干扰、破坏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势!经县革委会批准,决定对“九.二二专案”的首犯邓光明、王建民批捕法办(将由两地政法部门分别处理)。所有参与人员都将进行“学习班”教育并按涉案程度给予处罚。所有非法交易物资一律没收。

    王宏铭宣读完决定后,解释说:

    “没收非法交易物资,本来应由两地各自处理;考虑到运输问题,北山公社同意将木料交予湖兴县处理。经湖兴县革委会研究决定,留下部分木料(百分之六十以内)用于龙溪公社的生产建设;其余木料交县物资部门。非法交易的粮食,全部没收;作‘战备粮’交县粮食局。县粮食局考虑到处理北山公社木料的‘经济支付’;经县革委会同意,将此批‘战备粮’支援北山公社,开展‘农业学大寨,向荒山要粮’的革命工作。”

    绕了一大圈,“九.二二专案”的“木料换粮食”进行了公开交易。不完美的是,西港大队所得到的粮食少了(只得到二船粮食),但北山公社得到了(“清查”时转移了一船多,也还有三船多粮食)。太湖大队扯个“二(船粮}比一(木料)”,渔业大队是“二.五(船粮}比一(木料)”。但县物资部门和龙溪公社得到了木料。这也是人民公社的优越。在大是大非面前,人的因素第一,“九.二二专案”之中,两地最坚决、最无奈的是邓光明、王建民的批捕法办。

    北山西港大队董支书小声告诉林木森:

    “老邓自首后,西港大队的社员把公社围得水泄不通;老人、妇女还有孩子打头阵,口口声声要拼命,公社‘治安大队’根本出不了门。老邓一见,急了,指着门庭的楼柱说,‘你们不退出公社大院,我就撞死在这里!’他是个说到作到的血汉子;西港的人才退下,大家还是轮流守在公社大院的附近。老邓便对县公安局的人说,‘让我穿上公安制服,我们乘天黑走。’第二天。西港人一看,老邓不在,又要闹到县里去;公社再三劝阻,说‘你们越闹得大,事也越大,老邓的罪名就更大。’我也说,大家还是回去写材料‘保’他吧……我说写材料‘保’他,是眛着良心在说谎,可事出了,总要有人来担承……县公安局的人说,‘老邓包揽了所有的事,怎么问他怎么承认,就一句话,去龙溪把西港的人要回来。’血汉子呀!”

    西港大队的人把粮食装上船后,坚持要连夜返回,王宏铭便让茧站食堂提前开晚饭。望着十几个大口吞食的汉子,“治安大队”的人相互看看,把桌上的菜移送过去。

    “谢谢!对不住了……”一个西港的汉子说,“不要菜,不要菜,这是我们吃的最后一餐饱饭了。”

    有人接口说:“就是。前几餐想着家里人挨饿,吃着饭,心里在淌泪。今天想着回家去挨饿,心里还是在淌泪。”

    赵小龙说:“你们吃,吃不完带上路上吃。”

    “治安大队”的人都放下了筷子,离开了食堂。

    吃完饭,西港大队的人围着董支书说个不停。董支书便来找林木森。

    “没办法,林主任,求你帮个忙!大家都想见一下王支书兄弟俩。你放心!我们只在门外告个别。决不滋事!”

    林木森想了一阵,说:

    “董支书,王建华就不要去见了;他还没定,免招惹些口实。”

    为防意外,林木森还是让赵小龙集合了“治安大队”。

    董支书领着十几个西港大队的人来到“关押”王建民的屋前;他们齐刷刷地跪倒在地,磕了三个头。

    董支书说:“建民大哥,你的大恩大德,西港人永远记得!你放心,从今起,你的母亲儿女就是我们西港人的母亲儿女,你的夫人就是我们西港人的嫂子!”

    王建民立在窗前,双手紧攥窗栏,没说一句话,泪水顺腮而下。

    在场的龙溪人都扭转头去,不忍睹目。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