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釜底抽薪

    -<>-记住哦!

    徐文问:“你认识邓光明吗?”,

    林木森说:“认识。-<>-/-<>-/北山公社西港大队革委会主任;去年十月,我去北山换过木料……”

    “这件事我们知道。”王新宇拦住林木森的话,说,“林木森同志,不要激动。你是龙溪公社的‘纳新’重点对象;陈书记、马主任都对你赞誉有加!龙溪出了‘九.二二专案’,涉及到了一部分的人。有的同志平能勤勤恳恳地工作,由于没有认真地读**的书,没有时刻用*泽东思想来指导自己的言行,犯了错误;我们应该拉他一把,让他回到**的革命路线上来。但是,有些人是表面上装老实,骗取了革命群众的谅解;在重新工作后,仍然坚持‘资反路线’,‘走资派’还在走!对于这种人,我们一定要擦亮眼睛,提高革命警惕,把他们揪出来,纯洁我们的革命队伍!木森同志,你说对不对?”

    林木森说:“对!对于混在革命队伍中的坏人一定不能手下留,一个也不放过!”

    “说得好!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扣留的粮食就这么多吗?”

    林木森说:“王部长,这我就不清楚了。挑粮进库,昨晚清仓,我都不在场。对了,两次清查,都应有磅单;对照一下就清楚了呀!”

    王新宇说:“挑粮进库的磅单乱七八糟,有一秤没一担地。还说当时发生争吵,有二张磅单还丢了!木森同志,你是‘农规’的行家,对物体应有目测能力。四船粮,就这么多吗?”

    林木森心想,既然刘水根在“党委扩大会上”都能默认了五船粮食变四船,对追缴粮食上,他也不会认真。他故作深思,说:

    “这很难说。首先要看是什么船,渔船要行动快,船体窄,装载就少。再看怎样载货,象麻袋装的署干,堆大量少。还有,据说这次是以船数来交易;难免会虚报重量,搞投机倒把的我虞尔诈是常事。还有,王部长,挑粮进库时万丰党支书赵洪权在场,问他不就清楚了。刘副书记,对吗?”

    刘水根一直蹙着的眉结更紧了;半响才说:“赵洪权是在场,可他并没有去清查数。据说当时三种粮食混着起船,又是散倒的,铺得一地,看着满屋都是;昨晚清数,粮食圈屯起来,集中了,看看就少了。”

    徐文说:“我对‘检举信’上这一条,一直有怀疑;说是‘利用清点粮食,盗取粮食六七吨’。简直是天方夜谭!三五十人清点粮食,众目睽睽,怎样去偷?就算有几个人偷,挑去八担九担,了不得了!集体偷盗,这里还有北山的十七八个人,他们一股屎没擦,会去帮别人作贼?当初我在航运公司也遇过这样类似事。卸货时看天要下雨了,就把货只顾往仓库里搬;第二天一码堆,满满一仓库的货就这么两堆。不放心了,清点一下,数量丝毫不少!”

    王新宇和兰云交换了一下意见,认为徐文的话很有道理。

    王新宇转对刘水根说:“刘副书记,‘检举信’上这一条,可能缺乏实据。当然,我们还要对有关人员进行询问。对于林木森同志……”

    “对于林木森同志,我从没怀疑过!”刘水根说,“说他和‘九.二二专案’有关联,纯属一些人的误会。林木森这一年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是众*交赞的!他和王建民只是工作上的正常接触,如果就此怀疑,沈书记,王主任还有我和王建民的接触更多,岂不更应受怀疑?”

    “好吧。十一点了,吃饭。”王新宇说,“木森,一起去。”

    林木森说:“谢谢!我是在茧站就餐的。另外,我还得收拾一下,明天还得回农科所去上课。”

    “明天?”兰云咕了一声,说又止;笑了笑,走了。

    林木森满心欢喜;一场虚惊!冷静下来,他开始回顾刚才的谈话。突然,脑中闪过兰云临走前的那句反问,还有似乎意味深长的笑;这里面有文章!他感觉自己最后一句话简直是狗尾续貂,怎么能表示出急于想离开龙溪呢?调查刚开始,王建华刚“拘押”,众多事都与自己有牵丝绊筋,就这么类似闲扯的-次谈话,就能澄清所有的怀疑了吗?林木森郁闷,他真的不想卷入这件事中。

    下午,“县工作组”开始介入调查,找人单独谈话。

    首先与蔡阿田交换意见。谈了十几分钟,蔡阿田拍了桌子,冲着刘水根又吼又喊,要他交出写“匿名信”的人。谈话不欢而散。

    接着“县工作组”传讯王建民。不痛不痒地问,他漫无边际地答,反反复复就是一:四船粮食换三船木料;他是牵头人,对方是北山西港的邓光明,张大发是被动参加的。谈话暂停待查。

    再就是王建华。任你怎么问,王建华就是一声不吭,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刘水根,似乎所有问题应由他来回答。气得徐文拍了桌子。谈话草草收场。

    最后是张大发。他有一搭没一搭;嘴巴一张开,天南地北,口水四溅。再看记录,前后矛盾,不知所云。所有问题不管是否沾边,硬把刘水根、赵洪权扯进来;弄得刘水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你发脾气,他更是来劲。谈话被迫停止。

    “县工作组”经商议,决定王新宇回去向地、县领导汇报;听取领导的下一步工作指示。“县工作组”还通知所有涉及人员暂时不得离开龙溪。不同的是:王建民是拘审,王建华是拘押,张大发是反省,蔡阿田是待查;林木森可以自由行动,但为了配合“县工作组”的工作,暂时不回农科所。

    林木森接到“通知”,尽管作了思想准备,还是感到慌乱,失落。经过一番审己度人,他给自己划定了一个准则;决不能因此而遣回。

    如果王新宇他们此时再找林木森谈话,他肯定会大乱阵脚。林木森不愿再一次被时代所抛弃,再一次生活在怜悯之中,更不愿处于嘲弄、欺辱之地。江湖上对牢狱有句名言:“不到此地非好汉,再到此地非英雄。”决不能指望伺机再一次被人“捞”起来。因此他力图保全为上。

    林木森略冷静,开始思量怎样蒙混过关?是否参与了“九.二二”,直接的事例是通风报信;只要王建华不说,王建民、邓光明都没有实据。再一个是让沈双林出具薯干的查无实据的证明,佐证是一幅画;如果不妥,可以不承认。可这些昧着良心的所说所作,细究下来未置可否暂不论,也难自圆其说。如果换一个方式呢?林木森突然心里一亮,其实昨天晚上的“粮食清查”己把沈心田、王宏铭、张汉甚至许巧珠和刘水根全牵扯进了“九.二二专案”,蔡阿田出于反常地对刘水根又吼又喊,目的有二,一是蔡阿田一人把“粮食清查”挑承了,使他人免于干及;二是写“匿名信”的人与刘水根有关系,排排昨晚参加会议的人,不难得知此人应是赵洪权。现在要天下太平,最佳的办案是“县工作组”能不查不问;查是因为有人管,问是因为有人说。查的人在湖兴城,说的人可在龙溪。要对付湖兴城查的人,首先要镇住龙溪的说的人。虽然林木森己向刘水根放了话,赵洪权再纠缠不休,将从朱丽雯被欺辱的事上找回来;如果先折戟沉沙,又如何去报仇雪恨?

    林木森连抽了二支烟,再三思量,他决定“釜底抽薪”;走赵洪权,吓退刘水根,说的人没了,查的人找谁去?公社会换谁来配合“县工作组”?陆保林,只会是他!那么一切都扭转到既定的方案上来了。恐怕沈心田、王宏铭也有此愿;只是对不起朱丽雯了……

    王新宇回了湖兴;徐文去了钱北看兄弟徐武;兰云住在“101”,说是可以自由行动,可林木森知道他上下楼全在她的眼中。

    林木森不想令人生疑,怎样不使兰云和某些人知道自己去了龙溪街呢?

    林木森提着水瓶到茧站食堂;老丁头正在焯粽箬叶,满屋清香。

    林木森问:“丁师傅,这时候还有粽叶?”

    “有。只是老了,粽箬发脆,易折断。焯煮一下便软了。”老丁头说,“林主任,建华心事太重,二餐没吃完一碗饭。作点干粮让他饿了吃。糯米太少,只好多掺些些晚粳。”

    林木森心头一,说:“谢谢!丁师傅,辛苦你了。”

    老丁头说:“什么话?六子对我说,他在钱北这几年,就这段时间干得舒畅。建华是个好人!还有你,林主任,你吃亏受累从没二话;遇上好处却分给大家!蔡站长说了,你还保举六子作茧站副站长;虽然还没批下来,你的义我们全家都记着!”

    林木森说:“我保举丁师傅,是他工作好!老丁师傅,麻烦你一件事。找到张玲,就是王主任的娘子,把这张纸条给她。”

    老丁头点点头;灶火一封,双手一背,过河买烟去了。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