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破獲大案一

    -<>-记住哦!

    林木森回到龙溪,小青正在院子里“拜月”;小姑娘一招一式还蛮认真。哈18ha18.com-<>-/-<>-/她插完香,回头见到林木森,笑昧了眼,说;

    “木森哥哥,嫦娥仙子真灵!我才问她,木森哥哥怎么还不回来?你就到了。”

    “我买鲫鱼去了。”林木森把鱼篓递给小青,问,“大牛的娘子好吗?”

    “她在睡觉。我说是你让我送的,她一口气吃了六个鸡蛋。木森哥哥,她叫梅英吧。”小青取个脸盆,倒上水,把鲫鱼放进去;鱼儿翕张,啜了两口水,游动起来。“这鲫鱼真大,还是活的。木森哥哥,大牛的姆妈来了;大牛还问你在哪里,我说你同宝林哥在喝酒。”

    林木森被提醒了;王大明他们都回去了,自己留在龙溪“照料”梅英,说起来也不妥;李金凤知道,“醋坛子”非打翻不可!忙说;

    “小青,明天把鲫鱼交给大牛,告诉他,是云姐姐送的。天晚了,我得回钱北了。”

    走到门口,他又转,问;“小青,对了,你同你阿爸怎样说的?”

    小青说;“我说,木森哥哥来看彘儿,听我说了粮食换木料;批评说,这是违反政策的,还说公社会追究。阿爸听我-说,也说,可不,这事悬乎……”

    “好,你说得对!”林木森顿觉浑轻松,又补了一句,“谢谢你!”

    回到钱北,林木森发现平满屋“扯白话”的人,今天一个都没来。他把自行车一停,进门就喊“肚子饿”。

    李金凤一听就急了,说;“你怎么没吃晚饭?”

    林木森说;“我上哪吃晚饭?”

    好在小盈来“拜节”,有现成的好饭菜,李金凤忙和姆妈饭弄菜,望着林木森大口吃喝,李金凤想问又把话咽下了。待到林木森洗脸时,一的汗味,李金凤忍不住了,问;

    “你……你怎么忙到现在?还晚饭都没吃!”

    一股醋味。林木森冲她一笑,说;“整个龙溪,除了李金凤,还有谁惦着我是否吃晚饭?”

    李金凤笑了。徐贞女笑着逗趣说;“别人家的,整天揣在怀里也捂不!木森,今天我还真要问问你,舅妈哪点慢待你了?”

    林木森忙说;“没有,没有。舅妈最疼我了!”

    徐贞女笑着盯了一句;“哪里刚才怎么说的?”

    林木森困窘了。李金凤忙解围,说;“姆妈真是!他不就是哄我开心,这么句话你还计较呀?”

    徐贞女窥见林木森一脸尴尬,乘势下坡,说;“我就计较!你们俩的悄悄话躺在被窩说去!”

    李金凤一把拉住林木森的手,说;“走,我们进里屋。”

    林木森进了里屋,忙问;“舅妈是不是真生气了?”

    李金凤一笑,说;“不会的。怎么这么戆?逗你的!”

    见林木森笑了,李金凤又说;“你刚才是说的心里话?”

    林木森暗自得意,看来今天是隐瞒过关了。笑着说;“当然!”

    李金凤瞟了林木森一眼,说;“把内衣全换了,一汗。我还当你在小毛家吃晚饭,怕徐武.德江他们灌你酒哩!等等。”

    林木森着上,李金凤忙用衬衣蘀他擦。抚摸男人的肌,李金凤心里一阵阵。可口还是不顺,她又试探着问;

    “梅英好吗?”想想不妥,李金凤又补了一句,“大牛一定很高兴吧!”

    “应该吧!”林木森淡淡地说,“作阿爸了能不高兴。”

    李金凤心想,生儿子我也行,是你自己不敢!我的大、*股大,能生会养,决不会象梅英那样气,生个小孩“惊动”半条钱北街……

    李金凤说;“大牛的姆妈没来吗?”

    林木森心里知道,得把醋坊关掉,要不金凤会不依不饶地问到天亮。说;

    “大明他们走了,我去了趟宝林哥家。宝林哥不在。后来,大牛怕梅英不下,让我帮忙弄几条鲫鱼;跑了趟太湖,累死了!”

    “怎么生气了?我又没说你什么。”李金凤一边脱衣上,一边说,“九点多,丽洁姐来了。”

    林木森一听朱丽洁来过,猜想她是蘀朱丽雯传话的;为了梅英忙得晕头转向,忘了这里还有一茬事。

    林木森忙问;“丽洁姐没说什么事?”

    李金凤说;“没说什么事。说是看‘闹新房’回转。丽洁姐来了,说徐武他们‘闹新房’可会折腾了,硬要小毛和慧丽亲嘴……”

    林木森想起一件事,问;“丽雯回钱北了?”

    李金凤说;“回来好久了。你不知道?说是万丰遭人欺负,蔡支书让她回钱北。还说,杨慧丽也想去钱北学校,丽雯回来,杨慧丽还生气了……不说了。早点睡吧……”

    搂着李金凤,林木森却总想着朱丽雯,惦着沈梅英;更担心太湖畔那里“粮食换木料”的结局……

    林木森心猿意马,气喘吁吁,力不从心了;李金凤俯在他耳边说;“你累了,我来……”

    李金凤对**己不矜持,一番安抚,百般温;她的喘浪呤激发了林木森的活力,使他精神舒坦,安静地睡着了……

    林木森正在吃早饭,一辆自行车停在门口,赵小龙来了。

    “林主任,吃早点呀!舅妈好!金凤妹妹好!”

    赵小龙打着招呼,拎进一只沉甸甸的编织袋,说;“舅妈,这是陆主任和莲花姐让我捎来的‘大丰雪藕’,特地用塘泥敷着;不吃就不要洗,可以放三四个月。这些天我们一直在高安大队搞‘民兵训练’,说是八月十五吃莲藕,七拖八延地耽误了。”

    “谢谢你!谢谢陆主任,谢谢陆家娘子!”徐贞女笑着说,“我家木森真是前世积了德,能结交你们这些好朋友。不是说,‘十五月亮十六圆’,没耽误,没耽误!”

    中华民族注重礼仪,传统节很多,林林总总以节最隆重,以清明、端午、中秋三节次之。农村也衷清明、端午,但更为讲究的是立夏、中元、冬至。这大多与传统祀祠习俗,农事忙闲有关。中秋节说是团圆,更有离乡游子“每逄佳节倍思亲”之说,可在农村,此时正是地上作物收获季节,以前农户都得忙于出售,为求生机四乡游走,纵然思亲也是枉然。有民谣唱;“月儿明亮照高楼,几家欢乐几家愁,几家赏月人欢喜,多少奔波在外头。”便是此景。有钱盼节,没钱躲节。眼下子过得紧巴巴地,除了一些需“拜节”的人家,其他人家能胡混一个节就胡混一个节了。

    林木森见到赵小龙,心里便“咯登”一下,知道“网”罩住鱼了。因对陆宝林的擒故纵,瓮中捉鳖反感,激触了林木森的“草民节”,义愤之下扯破了网!可事刚起个头,林木森便有些后悔了,他更担心自己昨天的行踪是否被人注意!

    徐贞女和李金凤一直念着茧花的事,见赵小龙来家,忙着让座,点火给赵小龙煎了两个荷包蛋,舀稀饭,舀团子。赵小龙正推辞,林木森把手一挥,说;

    “小龙,坐下。你一大早从龙溪赶来,到哪里去吃早饭。喝碗稀饭,有什么客气的!”

    赵小龙笑了,也不客气;接过徐贞女盛来的稀饭,喝上一口,舀个咸菜团子一口就咬去一半。

    林木森说;“小龙,陆主任让你一大早赶来钱北,找我有什么指示?”

    赵小龙望望在灶间忙碌的徐贞女和李金凤,压低嗓门说:

    “林主任,我们昨晚破获了一个大案!昨晚,渔业大队,太湖大队用粮食与江苏北山换木材;我们在太湖口上的王家打了个‘伏击战’,截获了五船粮食和三船木料!太湖大队党支书王建民被当场抓住,可惜北山西港的邓光明没有来,让他溜了。”

    林木森故作惊讶,说;“渔业大队,太湖大队用粮食与江苏北山换木材?奇怪,我昨晚去了太湖大队,怎么没有听到一点风声?”

    赵小龙说;“这是你走了以后的事,他们粮食换木材是在王家交易的。林主任,我们是是得到消息,假装去高安搞民兵训练去的。昨晚,万丰的赵洪权领人去湖边,高安的民兵围守太湖大队,王厚民看见你进了村,怀疑你也参与了,要等你出来时把你扣住。虎子知道了,马上报告了陆主任。陆主任不相信,让你走了就进村去查,田云说,你是来蘀大牛娘子买鲫鱼的,陆主任就把王厚民臭骂了一顿……”

    林木森心里一块石头放下了,感慨地说;“自己兄弟就是自己兄弟!还是陆主任了解我。”

    赵小龙说;“就是,可陆主任这么一折腾,村里人发觉了,有人就去王家报信。我们不得不提前行动,结果是打草惊蛇,功亏一簧。加上事先又没和钱北、兆丰、钱南大队联系,王家地形复杂,芦港汊纵横。我们都不敢冒然进去,高安、万丰的民兵更加怕,眼睁睁地望着一些粮船拐进苇子里溜了。林主任,据说,渔业大队党支书张大发,还有王建华很可能都参与了策划。林主任,粮食和木料昨晚都押到龙溪茧站了。陆主任已报告了沈书记和王主任;沈书记和王主任指示,先通报在家的公社党委、革委的委员,开会研究,成立专案组。林主任,我是专程来请你的。”

    听到王建华、张大发和邓光明暂时没事,林木森轻松多了。

    林木森笑了,说;“小龙,公社党委、革委委员开会,你来找我干什么?”

    赵小龙说;“林主任难道一点消息也没听到?这次‘县革委全委会’根据**的‘掺沙子’指示,要改选,沈书记、王主任参加‘县革委全委会’前,公社党委、革委全委会开了会,提议增补你为公社革委会委员。陆主任让我通知你开会,肯定增补你为公社革委会委员的事,县革委已批准了!”

    林木森想想这两天,大队支书.主任和卫生院院长对他的态度,明白了;原来王冰哪天的话有所指。

    真有趣!原来升了“官”自己还不知道。

    -<>-记住哦!

重要声明:小说《龙溪河水向北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